注册

电视剧《江南旧梦》剧本


来源: 凤凰网影视文学


1-6湖镇码头 日 外

柳五在指挥张罗着人们装船。

打好包的生丝装满了两条船。

一顶轿子来到了码头,一双脚从轿子里迈了出来,站在了码头的石头台阶上。来人身材矮胖,是镇上的“广泰商号”的老板曾广泰。曾广泰抬头眯着眼睛看着码头上装好的两船货。

柳五把一面绣有“鸿顺”商号的旗子插在了船头。

曾广泰:柳管家,够忙的啊,这又是往哪送货啊?

柳管家:曾老板,还都是些老客户。

曾广泰:现在外面生丝的行情看涨,梁家“鸿顺”商号的生意定会兴隆啊。

柳管家:托曾老板的吉言,看您老这气色,想必“广泰商号”的财源也是茂盛啊。

曾广泰:哪里,哪里,梁家在这湖镇上家大业大,可称为首屈一指,我曾家是小本生意怎能与梁老板相提并论。

柳管家:曾老板,您客气了,恕我无礼,时辰不早了,我还要赶路,我就告辞了。

曾广泰:好说,好说。我是闲来无事,你忙生意要紧。

柳五吆喝一声:行船。

船工用竹竿撑开了岸,两只船向远处的河道中行去。

曾广泰微笑的脸沉了下来,转身走去。

1-7湖镇梁家 日 外

梁姿谨,梁姿琪,梁姿怡姐妹三人迈步进了梁家大院。

大院的中间有一个石头雕花的大鱼缸,母亲梁吴氏正站在鱼缸前。

梁姿谨:娘,我们回来了。

梁吴氏:一路上可好。

梁姿琪:挺好的。

梁吴氏看着梁姿谨:有些瘦了。

梁姿谨:娘,,你的身体还好吗?

梁吴氏:我没事,就是想你。

梁姿怡:娘,大姐说也想您,就想吃娘烧的菜。

梁吴氏笑了:我的女儿,自然爱吃娘烧的菜了。

梁姿谨:娘,我爹呢?

梁吴氏:你爹在商行有事,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回房间洗洗,歇息一会。

1-8湖镇广泰商号 日 内

钱庄正厅的紫檀圆桌上摆着几个紫砂茶壶和一排茶碗,伙计阿山把不同茶壶里的茶倒进了不同的茶碗中,桌旁坐着一个年轻人,仰着头,用瓜皮帽盖住了眼睛。他是曾家的少爷曾玉安。

阿山双手把一杯茶送到曾玉安的嘴边:少爷,请品。

曾玉安举着茶杯放在鼻下深吸一口气,然后浅酌了一口,阿山忙上前接过茶碗。

曾玉安:这是南岭的云雾毛峰。

阿山笑了:少爷,又错了,这是平湖的五子仙毫。

曾玉安:再来。

这时,曾广泰一脚跨进门来。阿山看见曾老爷进来一楞神,刚想开口,曾广泰用手势制止了他。

曾广泰拿起茶杯扬手倒了出去,又倒了一杯清水送到儿子曾玉安的嘴边。

曾玉安接过放在鼻下闻了闻,又品了一口说道:你小子竟敢耍笑我,这哪里是茶。

曾广泰一把抓下曾玉安的瓜皮帽骂道:你小子挣开狗眼,看看你是在跟谁说话。

曾玉安一看是父亲忙起身说道:爹,您老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1-9湖镇街道 日 外

梁澍轩在湖镇的街道持仗前行。

过路的行人见到梁老爷都躬身让路。

梁澍轩也向路人点头示意。

1-10湖镇广泰商号 日 内

曾玉安恭敬的给曾广泰端上一碗茶。

曾广泰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说道:你身为曾家的少爷,也要精心曾家的生意,不可再好逸贪玩,曾家的这份家产迟早都要传到你的手上的。

曾玉安:爹,我对茶叶的事不在行,也没什么兴趣。

曾广泰:混帐话,你还能对什么有兴趣,只要能赚钱就是你的兴趣。

曾玉安:是,是。

曾广泰:我虽不指望着你能飞黄腾达,为曾家光宗耀祖,可曾家的买卖不能断送在你的手里。

曾玉安:爹,我一定尽力而为。

曾广泰:我曾家虽不是出自达官显赫之门,可经商赚钱的本事还是有的。你爷爷当年就是个种茶出身,一年到头风吹日晒累得半死也赚不到几个钱,就是凭着自己的脑子活,开始倒腾茶叶,才成为了能穿着长袍马褂的生意人。我从小跟着你爷爷就熟知各种茶叶的产地特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什么样的茶叶,经我一过眼,再在我的手中一捻一闻便知成色高低,出自哪里。各种茶叶的价格盘底,也都烂熟在我的肚里,所以,一论到茶叶上的生意,无论大小,你爷爷总是带着我去看货论价,我也从来没有失过手。那时候生意做成了,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就像是挡不住的流水,哗哗的流进了咱们曾家……

曾广泰半眯着眼睛,有些忘情地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

曾玉安站在一旁:爹的本事真是无人能比。

曾广泰睁开了眼睛:可是时运不济,你爷爷有一次跟官府的人连手做生意,出了事,谁想到有人在茶叶包中藏了些烟土,被巡防的官兵查获,加罪到我们头上,你爷爷带着银票找官府的人出面疏通,那个官人收了银子表面上承诺了下来,可不办实事。他们也都是官官相护,只顾保住自己头上的花翎顶戴,结果这一次让咱们曾家走了麦城,蚀了大本……

曾玉安:后来呢?

曾广泰:后来你爷爷一气之下,也就撒手而去了。他老人家一屁股的债只好由我顶着。我变卖了所有的家产,还清了欠债。同时也交下了不少的朋友,我又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小本薄利的干了这么些年,才攒下了些银子,创下了现在的“广泰商号”。这茶叶生意是咱们的发家之源,立身之本,是万万不可丢掉的。

曾玉安:爹爹说得及是。

曾广泰:我现在是有心无力了,自从你爷爷起始,咱们曾家的这根血脉传到了你这,你可要时时瞪大了眼睛,精神着点,心里总想着白花花的银子,这样才能赚到钱。才能顶立起咱们曾家的门户,才能让咱们曾家真正的成为这湖镇上的商贾大家。要让湖镇上的人见了咱们都要恭恭敬敬……

曾玉安:爹,恐怕这有点不容易吧,这湖镇上的梁家,梁澍轩老爷才是这湖镇上的望族大家,咱们哪能跟他们比啊。

曾广泰:你说得对,梁家虽在这湖镇上是家业殷实,富甲一方,可惜梁澍轩膝下无子,诺大的一份家业无人为继……

曾广泰拿起茶碗喝了一口,不想被呛住了,他涨红了脸,不停地咳嗽着……

曾玉安忙上前给他捶背……

1-11湖镇梁家 黄昏 内

梁家正厅上,梁澍轩稳坐在红木雕花的太师椅上,梁姿谨在为他捏着肩,梁姿怡在为他捶着腿,梁姿琪为他端上了一碗茶。

梁澍轩:姿谨,学堂毕业了?

梁姿谨:毕业了,爹。

梁澍轩:以后没事了也给我讲讲你在学堂里学的诗词文章。

梁姿谨:爹,我哪有您的学问深厚啊,我知道爹从小就勤勉好学,胸怀经纶,要不是爹承继了家业,以爹的学识,一定会考取功名,当个学士翰林什么的。

梁澍轩笑了:即便是我梁家设号经商,仍以孔孟儒道为尊,诗书文章也是不可缺了的。

梁姿谨:爹爹,我有一个国文老师,通晓诗词文章,他的学识渊博,什么时候我把他请到家里来与爹爹一叙。

梁澍轩:好啊。姿谨,你是长女,我希望你可把你在学堂的修学与姿琪,姿怡也讲讲,所谓知书达理,书文修养。平日你不在家时,你母亲身体不好,姿琪可是给家里帮了不少忙。

梁姿谨:我知道,我不在时,让妹妹们受累了。

梁姿怡:爹爹,还有我呢。

梁澍轩:对,对,姿怡也很好,她的古琴也有些了长进了。

梁姿怡笑了:得到爹爹的夸奖真是不容易啊。

梁吴氏缓缓走了过来,坐在了一旁。

丫环兰草端上了一盘红红的樱桃。

梁吴氏:来,吃点樱桃吧。

梁澍轩:好,好,大家一起吃。

梁吴氏:我们一家人都齐了,再过两天就是你爹的五十大寿了,到时候会来不少的亲戚乡邻为你爹贺寿,咱们也要好好准备准备。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 家, 湖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