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惊悚片《魂溢血》剧本


来源: 凤凰网影视文学


魂溢血(电影文学剧本)

序幕:

倒立镜头中绣有花纹的绸布正在向前移动着。

倒立镜头缓缓向后拉开:是一条裤腿向上正在走动的绣有花纹的绸布裤子。

倒立镜头继续向后拉开:裤腿向上的绸布裤子正走在黑夜中。

镜头从倒立角度旋转回正常角度:绸布裤子正走在黑夜中。

(伴随着剧中人王秤的男声画外音)生前是弱者,难道死后就变成了强者?生前只能被别人侵害,难道死后反倒能侵害别人了?难道死亡万能吗?这难道不是灵长类的类意淫吗?难道灵长类的高级之处就在于——有灵吗?所谓灵长类的鬼——不就是灵长类的人吗?我就是——半鬼半人!

(伴随着剧中人臣艳的女声画外音)你们家上辈子做了什么孽?黑无头影子就够受的了!怎样这么多白色鬼影子?

(伴随着剧中人水冠的男声画外音)记住:要喝自己的水!自己血中的水——不能死!

(伴随着剧中人赵币的男声画外音)三个人中,一定至少有一个人已经是鬼、即将是鬼或正在半人半鬼。猜猜我——到底是人——还是鬼?

(伴随着剧中人薛花高说出一个女魂的画外音)我——香——吗?我——真的——很香——吗?我的内脏——是不是——更——香?

(伴随着剧中人水赢的男声画外音)恐怖片看多了,后果很恐怖。——这个鬼影子?也仅仅就是这个——图像,我从小就看见过。早就看腻了。你一直盯着他看,他就会消失。再说一遍:阴——阳——不——惧——

(伴随着剧中人墙老板的男声画外音)住宿的客人中有——人,也有——鬼。——这是我的遗像。——这是我的骨灰盒。

(伴随着剧中人王春禄的男声画外音)给我请个假。给我请假了吗……

(伴随着剧中人白义的男声画外音)遗传得只剩他一个人了……

(伴随着剧中一个死去少年的画外音)抽——烟——吗。

(伴随着剧中人李香糖的女声画外音)让我——潜规则一次……

(伴随着剧中人水雄的男声画外音)再上来——捅你一刀!

(伴随着剧中人黑香的女声画外音)画布上的鬼——活了!

(伴随着剧中人水寇的男声画外音)唉——多少年了?我又没害你!你就饶了我吧……

(伴随着剧中人李香糖的女声画外音)

第一个灵异:从一层到顶层,同一时刻,所有的房门同时有谁在敲。

第二个灵异:所有的房客都会做同一个绸缎裤子的梦。

第三个灵异是一个被吓死的白脸女服务员敲门送酒,千万不能喝。

(伴随着剧中人保安部经理的男声画外音)神惧集团的利益就是我的银行存折;神惧集团的安全就是我的阳间寿禄。一切以神惧集团为纲——

(伴随着剧中人王秤的男声画外音)四大董事都是谁?

(伴随着剧中人水赢的男声画外音)脑——浆——

(伴随着剧中人赵币的男声画外音)骨——髓——

(伴随着剧中人薛花高的女声画外音)骨——盆——

(伴随着剧中人李香糖的女声画外音)牙——齿——

(伴随着剧中人王秤的男声画外音)血——液——

(伴随着剧中人李香糖的女声画外音)怎么样?传说的三大灵异都实现了吧。

(伴随着剧中人水赢的男声画外音)别人的悲剧,是喜剧;别人的喜剧,是悲剧。悲剧,就是喜剧;喜剧,就是悲剧。

(伴随着剧中人王秤的男声画外音)没有灵异,只有因果。自然界不会给灵长类以灵魂不死的特权。灵长类死后如有灵魂存在绝对是自然界的腐败。

(伴随着剧中人赵币的男声画外音)他——红——了——

(伴随着剧中人一个女服务员的画外音)什么?死房间那个人还一年死一遍?

(伴随着剧中人水冠的男声画外音)我们是另一支血统,可能是通过感应……

(伴随着剧中人王秤的男声画外音)我的骨灰里有糖……

(伴随着剧中人薛花高的女声画外音)仅仅是血统的感应吗……

(伴随着剧中人水赢的男声画外音)难道仅仅是……血统在感应吗……

(再次伴随着剧中人水赢的男声画外音)难道这个幻觉已经流出或溢出我们的血统了……

(伴随着剧中人臣艳的男女混声画外音)我的血管,只能是别人的水管。我的血管,一定是别人的水管。……人类一缺氧,鬼神就出现……

在上述画外声音中,在走动的绸布裤子画面中央出现淡淡的血色片名:魂溢血。

血色越来越浓。

血色最浓时片名被抹去。

在绸布裤子走动过程中,血色的主要演职员名单不断出现,又被一一抹去。

镜头向后拉开,仅仅是一条绸布裤子在黑夜中行走。

上面没有身体……

绸布裤子下面没有脚——

1.

黑真皮凉鞋里一双露出涂红指甲的美白脚。

但每只脚指甲上的红色分别一点一点地自动褪去。

每只手指甲上的红色也分别一点一点地自动褪去。

嘴唇上的口红也一点一点地自动消失了。

穿白裙子的臣艳不太苗条地站在自动扶梯上,随着向上移动。

上行扶梯两侧的连续大型广告牌上有这样大字宣传:大灵风景区欢迎您!投资大灵风景区,回报无穷!

广告牌靠下方有稍小字样:联合开发商:神惧集团……

眼前出现一个扑天盖地的商品世界。

脚指甲上的红色已经全部不见了。

似被什么眯住了眼,臣艳用指甲上还在渐渐褪去红色的手轻揉一下眼睛。

臣艳继续边走边向前看着。

臣艳注意到开架的励志书书架上贴着宣传语:人生就是资本!人人都是资本家!

臣艳嘴角撇出冷嘲。

她又看到这样的宣传语:女资本家——女人嫁给资本。

臣艳把眼光扫向别处。

指甲上还在渐渐褪去红色的手拿起一本书封面占据大半画面:

向上螺旋式楼梯背景前配合竖行文字是:鱼与鲨——你撕我咬的历史宿命!工人是鱼,厂长是鲨;公民是鱼,裸官是鲨;小人物是鱼,大人物是鲨;小资本是鱼,大资本是鲨;主义是鱼,行为是鲨;人类是鱼,时间是鲨。

这时传来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嘹亮声音:……现在请各位观众大饱眼福,隆重有请神惧集团董事长水冠先生为大家献上盖世墨宝……

电视墙上几十个液晶大屏幕上同时出现:一只戴亮闪闪钻戒的手轻轻蘸过墨汁后,挥动手腕在白色宣纸上甩出“阴——阳——不——惧”四个大黑毛笔字。

主持人的立刻叫好声和观众长久不息的热烈鼓掌声……

2.

臣艳正试戴一只钻戒,在金饰品柜台前。

臣艳嘟着渐渐失去口红的嘴唇,把试戴另一只钻戒的手在眼前晃来晃去。

突然发现钻戒已戴在一只黑手上。

钻戒直接掉在了玻璃柜台上。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 随着, 画外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