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河在咆哮》“简单故事复杂人物”的抗战正剧


来源: 中国艺术报

  


 近些年,广大电视剧主创人员不断更新创作理念,大胆探索,开阔思路,横空出世了如《亮剑》这样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兼具而又颇具新意的优秀作品,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美中不足的是,有的抗战电视剧注重了有意思,忽视了有意义。为了创新,为了给其增加“笑点”,添加“泪点”,设计“煽情点”,制造“悬疑点”,或用狗血、离奇的情节推进故事,出现了“手撕鬼子”“裤裆藏雷”“手榴弹炸飞机”“一箭射三寇”等荒诞情节;或用武侠传奇剧的手法写抗战剧,把抗战英雄塑造成飞檐走壁的“奇侠”、“刀枪不入”的“神兵”;或剑走偏锋,在边缘题材上挥洒笔墨,出现了黑帮抗战、叫花子抗战、风尘女子抗战、军统特务抗战等另类题材的影视剧。这些抗战题材电视剧虽然新则也新,但走了形、变了样,滑入了“三俗”的泥潭,偏离了基本价值体系,背离了大众的审美标准。如果任此风蔓延,泛娱乐化将会一点一点吞噬其应该给我们带来的严肃历史反思。

笔者始终认为,抗战题材电视剧首先要有意义,其次要有意思,只有意义没有意思观众不爱看,意义失去了传播的媒介,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了“天上的彩霞”,落不了地。主旋律只有插上美旋律的翅膀,才会传入千家万户,才会更好地发挥其“载道”“化人”的作用。而光有意思没有意义,则是舍本求末。

抗战正剧贵在创新,难在创新。最近,央视黄金时段在重要节点热播的山西“造”电视剧《黄河在咆哮》,远离了雷剧、神剧、穿越剧,做到了“传奇不离奇,戏剧不戏说,传情不滥情”,回归了抗战作品源于生活、尊重历史的正道,是一部久违了的抗战正剧。更加可喜的是,该剧在人物塑造、叙事角度、故事推进等方面有了重大突破,观后令人振奋,有一种雨后清气扑面来、浩然正气心中生的感觉,为抗战题材电视剧的创作开辟了新的路径,进行了有意的探索,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这再次证明,“正剧”完全可以拍得好看,思想性和观赏性并不冲突,二者绝对不是二元对立关系。

山西是八路军总部和三大主力师的所在地,是华北抗战的主战场,全景式、大写意地反映八路军在山西的抗战,按照传统套路,自然会出现领袖人物和众多有名有姓的八路军将领。这样编这样拍也没有错,但缺乏新意,容易同已经播出的抗战剧《八路军》《太行山上》等雷同,引发观众的审美疲劳。而且写真人真事还必须坚持“大事不虚”的创作原则,难免使故事编织、人物塑造受到限制,减弱电视剧的观赏性。

《黄河在咆哮》剧中人物板垣征四郎、阎锡山、卫立煌确实在历史中存在,而八路军独立团团长郑川、抗日民主政权副县长黎英、抗日民主县长宋雨田、晋绥军122团团长周治国等则是纯属虚构,虽然“他们”是“假”的,但他们身上都有无数抗战将士的影子。剧中描写的重大历史事件事事有据可查,件件以史为据,每个故事均有史料做支撑,他们的行为举止符合生活逻辑和历史逻辑,符合抗战史实。可以说,“真”得自然,“假”得可信,“真实”处保证了抗战剧的历史感,“虚假”处增强了电视剧的故事性,虚实结合,相互映衬,取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称得上是匠心独运。

叙事角度的创新是电视剧创新的关键。《黄河在咆哮》呈现了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夜袭阳明堡、忻口战役、娘子关防御战、太原保卫战、中条山战役、黎潞保卫战、百团大战、沁源围困战等抗战期间在山西发生的全部战役,几乎是一部八路军在山西抗战的通史。这种宏大叙事把握不好,极容易成为事件的堆砌,很可能是“波澜壮阔”有余,“生动感人”不足,故事性不强。《黄河在咆哮》巧妙地将八路军抗战作为主背景,以郑川、周家、宋家为故事主线,通过三个家庭在战争背景下的命运沉浮,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再现了大敌当前、国难当头,炎黄子孙团结一致、国共两党共同抗战的历史,浓墨重彩地讴歌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根据地人民在抗战中发挥的中流砥柱作用。点、线结合,纵横交错,情景交融,取舍得当,故事线条清晰,自然流畅,既有史诗般震撼魂魄的场景,又有动人心弦的故事情节,符合时下国际影视剧“简单故事复杂人物”的叙事手法,也符合中国人有张有弛、起承转合的观赏习惯。

《黄河在咆哮》的叙事视角独特之处,还在于一改过去抗战剧的做法,不是就战争写战争,而是以抗战为主题,着力书写了共产党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为了群众的事迹,塑造了地下党组织负责人“黎英”的光辉形象,展现了军民鱼水情的感人情景,凸显了八路军建立、巩固根据地的伟大意义,回答了八年抗战中八路军为何能立足、发展并取得最后胜利的历史原因、政治原因及军事策略。

写事容易写人难,影视作品重在塑造性格鲜明、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这几年不尽如人意的是,抗战剧几乎如出一辙,日本鬼子人人凶神恶煞、龇牙咧嘴,汉奸个个獐头鼠目、歪瓜裂枣,抗战将领以前是威武英俊的“高大全”式,后来转变为草莽式、江湖式。其实人是多面性的、多样性的,把人脸谱化既有程式化、简单化之嫌,也不符合客观实际,久而久之容易误导后人,让他们以貌取人、上当受骗,同时也会给严肃的抗战影视剧加添游戏化、娱乐化的色彩。

《黄河在咆哮》通过大量的鲜活细节,成功地刻画了众多人物形象,郑川儒雅理性而又不失沉稳刚毅,宋雨田美丽单纯且非常坚强,黎英聪明贤淑、刚柔相济,周治国虽然刚愎自用、过于自信,但深明大义、光明正直,常松林性格直率、直言不讳,宋铁头侠肝义胆、劫富济贫,松憨头老实憨厚、勇猛顽强。更值得称道的是,导演打破了常规,选择了新的内涵视角,在人物造型方面突破了以往的窠臼。英勇的独立团团长郑川,非但不是剑眉虎目、面黑冷酷的硬汉,反而属于眉清目秀、面善文雅的小生,板垣征四郎生一副天圆地方、声如洪钟的好面相,其他鬼子皆不是青面獠牙、形同怪兽,顽固派伪县长周福源也非一脸奸相或动辄点头哈腰的奴才嘴脸。这部剧创新了人物形象,给人以新鲜而又不荒唐的感觉。

《黄河在咆哮》是一部以纪念抗战、再现山西战场波澜壮阔的电视正剧、史诗大片,战争场面多达40%,战争戏创下了当今国产电视剧之最。难得的是,剧中有硝烟弥漫、残垣断壁、尸体遍野的惨烈场面,却没有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原生态的血腥场景,揭示了战争状态下各式人物的命运与人性的交锋,提升了抗战影视剧的艺术品质,进一步体现了人文关怀,使抗战电视剧美学层次提档升级。这也是该剧的又一出新之处。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永远的记忆,抗战题材电视剧创作是永恒的主题,故此,新颖表达是广大电视剧主创人员崇高的艺术追求。抗战题材电视剧只有不断创新,观众才会爱看、常看,正能量才能得到更加广阔的传播。《黄河在咆哮》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电视剧创新必须要接地气,故事情节的设置、人物性格的塑造,不能离开历史背景与文化土壤,主创人员必须要有正确的主流价值观、厚实的文化底蕴和高尚的审美情趣,法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越矩,才能新而不俗,新而不怪,才能做到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

[责任编辑:郑飞]

标签: 电视剧 黄河在咆哮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48小时点击排行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