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刺客聂隐娘》剧本全文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刺客聂隐娘》剧本全文

  



(2012年10月定稿)

剧中人物

聂隐娘(杀手,本名聂窈,又叫窈娘、窈七、七娘)

田季安(魏博藩镇藩主)

嘉诚公主(田季安母)

道姑(嘉信公主,与嘉诚双胞)

聂田氏(聂隐娘母,嘉诚公主的录事官)

聂锋(聂隐娘父,掌管军纪的都虞侯)

田兴(聂隐娘舅,军将统帅)

乳母

田元氏(田季安妻)

田季安子三名(九岁、六岁、四岁)

蒋士则(元家心腹)

精精儿(田元氏)

空空儿(精精儿的师父)

夏靖(田季安贴身侍卫)

胡姬(田季安妾)

侯臧(胡姬舅舅,节度副使)

骆宾(判官)

曹俊(老臣)

负镜少年(倭国人,遣唐船工匠)

采药老者

(序场)

某藩镇都城·马市

某藩镇都城,晨鼓将尽,城郊马市已是人来人往,喧闹如沸。

一顶华盖远远而来,某大僚骑马扈从簇拥着,沿路传呼人群避让。

一白衣道姑指认大僚,授以黑衣女子黑色羊角匕首,刀广三寸。

道姑:为我刺其首,无使知觉,如刺飞鸟般容易。

黑衣女子领命,遂匿马队逆向而行,与大僚错身之际,穿过马腹跃身而起,瞬息匕首刺大僚颈。扈从传呼着人群浑然不察,惟大僚面色霎一黄如雕枯,续前行丈余,坠马身亡。

某节度使府·内院

晌午,某节度使府内院,蝉声嘹亮,庭院扶疏树木间,黑衣女子闭目直立如树干。树底下,阳光炽白的廊庑有婢女进出居室。

顷刻,浮云蔽日,庭院光影一暗凉风骤起的瞬间,黑衣女子睁眼离树,飞鸟般掠入居室,隐匿于梁柱斗拱上。

室内,大僚与小儿在卧榻嬉戏,婢女捧果鲜随侍在旁。

黑衣女子闭目谛听。良久,蝉声稀落,嬉戏声渐歇。

黑衣女子睁眼,轻身下地直趋卧榻前,见小儿俯卧于大僚胸腹上睡态可掬,一时迟疑。大僚突地惊醒,见榻前黑衣女子,本能地一手护儿、一手扪榻下刀。黑衣女子看着大僚,遽然转身离去。

大僚厉声大喝,手中刀掷向黑衣女子,女子头亦不回,匕首反手一震,铿锵一声!刀断两截,断刃并射钉于柱上,力道惊人。

屋外午后的曝白亮光中,黑衣女子迷离无踪。

道观

道观,亮挞挞的内院廊下,黑衣女子进廊,跪地。

隐娘:师父。

幽暗的厢房内传出道姑责问的声音。

道姑:为何延宕如是?

隐娘:见大僚小儿可爱,未忍心下手。

道姑:以后遇此辈,先断其所爱,然后杀之。

道姑语音方落,一阵群鸟疾雨般掠过道观檐下飞往树林子去。

片名:刺客聂隐娘

字幕:十三年前(以下10场戏均被删除)

字幕:唐贞元十二年,春,正月,元谊率洺州兵五千人及其家人万余口奔魏州,上释不问,命田绪安抚之。

1.魏州城外

大地飘雪,洺州刺使元谊带五千步骑来投魏博藩镇,连眷属万余人。

魏博节度使田绪,率军将僚佐迎于城郊拱桥。

2.魏州城郊

三月三上巳日,嘉诚公主及众乐伎骑马经过林边,杏花风吹雪般飞入飘开的帘帐,嘉诚公主华美如神明。

丽人儿元谊女,给簇拥着来觐见嘉诚公主。藩主田绪唤少主田季安来,与元谊女并立一起时,众皆赞叹,好一对璧人。

绯衣的十二岁女孩窈娘,在秋千上,在碧天里,飞也似的掠,至极高处,突然脱手飞身上了树头,攀走于枝丫间消失无踪,引起一片惊哗……

嘉诚公主目睹着这一切,似一种悲悯。

3.校场击鞠

校场观少主田季安击鞠,只见杂在众少年之间的窈娘,策马追击借鞠球击树弹回之势再击出,直直向元家帐幔内的元谊女打去,一名大汉冲前截住球,是田绪的贴身侍卫老夏。

众人骚动起来,元谊女却是沉着不惊。

4.魏博节度使府·右厢前堂

节度使府右厢,嘉诚公主与录事聂田氏经阁道进前堂,接见丈夫田绪的随军侯臧。

侯臧行叩拜礼。

侯臧:卑职侯臧晋见公主。

嘉诚:起来说话。

侯臧:主公有意与洺州刺史元谊家联姻,特命卑职前来禀告公主……

嘉诚看着侯臧。

嘉诚:元家已经同意?

侯臧:……元家已经同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聂隐娘 剧本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