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编剧、导演徐纪周:我最关注人物的情感逻辑


来源:中国艺术报

人参与 评论

  


 近期,抗日传奇剧《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在北京卫视和江苏卫视黄金档以及优酷网、土豆网播出。该剧由知名青年导演徐纪周自编自导,李晨、沙溢、马苏等联袂主演,献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导演徐纪周曾因执导抗战剧《永不磨灭的番号》荣获第18届上海电视节最佳电视剧银奖等诸多荣誉。与此同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剧中“手榴弹炸飞机”一幕,亦给导演带来无数网络口水,被视为抗战“雷剧” ,成为反面典型。值此新剧开播,本报记者专访导演徐纪周,就《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及抗战剧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拍商业性的抗战剧是为了“还债”

记者:多年来,从《中国刑警》(2001年)、《杀虎口》(2008年)、《永不磨灭的番号》(2010年)、《战雷》(2012年)等等,到如今的《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您一直是擅长军警题材的电视剧编导,这其中有何原因?

徐纪周: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对我来说,刚入行时像都市剧、偶像剧等,被很多资深导演把控着,那个领域挺难冲进去的。一开始,我是拍警察剧的,后来警察剧被限(指从2004年开始,涉案题材电视剧及相关电视节目退出电视黄金档) ,就剩下战争剧这一个门类。这个门类的活比较苦,好多导演不愿意拍,因此我那时获得的机会更多一些。倒不是我喜欢,既然拍了,就好好拍,没想到一下拍成功了,其实就是一个市场的选择。

记者:跟爱好没有关系吗?

徐纪周:我家里没有军人,也不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对这个类型,我不像那些军人家庭出身或部队成长起来的导演那样有情结,但可能恰恰因为这个,我拍出来的剧跟别人不太一样。可能因为我对军事没有那么热爱,所以在拍这个类型时,我会找到自个儿的兴趣点。我的兴趣点可能跟喜欢拍这类戏的人不太一样,也就是说我对各种战争场面能拍也会拍,但不是那么“嗨” ,我更加注重具体的人性刻画和塑造,不希望拍得跟别人一样,因此我拍出来的东西可能算是比较新颖。

记者:相比之前所拍的剧, 《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有何不同?

徐纪周:是最市场、最商业的一部戏。这完全是因为我之前拍了一部《战雷》 ,那是我自个儿很想拍的一部戏,也是一个军事题材。当时来讲,它是一个比较冷门的题材,我选择的演员也都不是太大腕的明星,但是我的合作公司华录百纳还是投拍了那部戏。结果,那部戏口碑很好,但是市场反应没那么好。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对我没有任何怨言。华录百纳跟我合作了这么多年,一直支持我的创作。后来,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公司希望拍一部大体量的战争剧,我想以前公司支持我搞创作,拍我自个儿喜欢、个人情怀、个人表达的戏,我应该帮公司拍一部市场化的戏。

《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就是一部非常市场化的戏,包括演员的搭配,乃至整个商业配置都是如此。在创作过程中,我把自我放得很小,几乎没有。我是按好莱坞公路片模式拍的,两个性格、身份完全不一样的人物,被迫在一起完成一个任务,像电影《泰囧》也是这样的。

自编自导能赢得更多话语权

记者:以前您执导的很多部电视剧,都是自编自导。此番《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再度自编自导,对于一部剧来说,您觉得好处在哪里?

徐纪周:每当我拿到剧本,很少有很完善的,基本都得改,改到最后基本跟重写差不多。然后,又得跟编剧重新沟通、磨合,挺麻烦的,我还不如自个儿写。我曾经拍过为数不多的几部剧,像《团圆饭》 《我的宝贝》 ,剧本是编剧拿过来的,中间还会有些调整。还有一些比较完善的剧本,编剧比较强势,制作公司也比较强势,我感觉自己的创作空间比较小。所以自编自导的话,我自个儿的话语权可能更大一些,我个人创作意图的完成度也更高一些。基本上,你看我自编自导的大部分剧,也都是我自己当制片人,从对作品的完整性把控,以及我对资源的搭配来说,都更从容一些。

记者:剧集的名字为何这么长?

徐纪周:那是江苏卫视自己要改的,跟我没关系。江苏卫视不愿意叫《秀才遇到兵》 ,改名《春江英雄》 。但北京卫视如果播出的剧名叫《秀才遇到兵》的话,公司会受到损失。我只知道我们的剧就叫《秀才遇到兵》 ,这是自个儿的东西。我不知道这部剧卖完了以后,可以这么野蛮地被改名,我从来没碰到过。

记者:您是否看重这部剧的收视率?

徐纪周:我特别看重,这部剧的收视率特别好,形势很喜人。这是一部很市场化、商业化的戏,收视率和收益是对它重要的衡量标准。我以前拍过口碑好,但是市场收益一般的戏。这部戏是我给公司的一个交代,我必须做一部市场反应良好的戏。

记者:在这个电视剧收视要拼颜值的时代,您对李晨、沙溢、马苏等几位主演有何评价?

徐纪周:如果不是这几个人的话,撑不起这部戏。这部戏喜剧趣味很浓,但战争剧做喜剧的话,做不好会遭人骂的,所以要有一个平衡度。剧中的人物是充满喜感的,他们几个演员平衡得特别好,不恶俗,有正剧的味道。

电视台就爱播“手榴弹炸飞机”那版

记者:在已播出的抗战题材影视剧中,有没有您比较喜欢的?

徐纪周:先说我的吧,自己拍的《战雷》我就特别喜欢,但是市场反应没那么好。

记者:这涉及个人艺术表达与市场收视率的平衡问题?

徐纪周:这个平衡不太容易实现。 《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和我现在正在拍的电视剧《胭脂》 ,都是给投拍了我喜欢剧的公司还债的。 《胭脂》是赵丽颖、陆毅主演的高颜值谍战剧,是谍战“玛丽苏” 。

记者:您也曾拍过抗日“雷剧” (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中,有拿着手榴弹炸飞机一幕) ,据报道后来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拍?

徐纪周:没有后悔,就是后期没盯到。这个事说了几年了,我觉得解释也没用,大家其实也就是看笑话的。当时电脑特效改了好几遍,都不行。后来我要暂时离开剧组,走之前说过最后要怎么调整、怎么修改,但还是没改出来。那个飞机的比例和手榴弹的比例没做对,到播出后观众就开始骂我。

记者:是后期制作出了问题?

徐纪周:后期没做到,把飞机做得那么小,手榴弹做得那么大,跟高射炮似的,一下给炸了,可不让人笑话嘛。等到播出的时候,我才知道这种情况。都已经播了,我说能再调整吗?电视台说没事,就这么着吧。后来我们还重新做了一版,但是人家照样播原来那版,这事根本没法解释。

互联网时代,经常会把细节放大化,那你怎么办?也不是我当初设计成那样的。本来的设计先是机枪把那个油箱给打漏了,然后扔手榴弹,飞机低空从持手榴弹的人头上掠过的时候,火光给燃着了,最后爆炸了。结果后期制作人员没按设计那么做,中间少插了好几个镜头。

像“裤裆藏雷”那部电视剧,听说原剧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正的,而且投资也挺大的,但这个点被拿出来无限放大了,断章取义,不把前后勾连在一块儿,我觉得对制作者来说也不是很公平。但是,互联网时代就这样。而且,“裤裆藏雷”被炒热以后,战争剧审查得特别严,这对行业也是有损失的。具体到“拿着手榴弹炸飞机”这个事,我认为我是有责任的,要负疏漏的责任。所以,大伙怎么骂我,这个事我认。别人给了你荣誉,骂你,你也得接着。

记者:这是否涉及如何处理艺术真实性的问题?

徐纪周:标准都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我觉得在我心里,首先是要完成人物的真实,让大家都相信人物的情感逻辑和心理逻辑,别一惊一乍的。像《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 ,虽说它有很大的嘻哈喜剧的风格,但两个主要人物的情感逻辑和心理逻辑是成立的,所以观众才有代入感。对我来讲,这一点特别重要。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郑飞]

标签:电视剧 春江英雄 编剧 徐纪周 创作谈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