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的绝密生涯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第1集

1931年,军阀割据地盘,日军对中华大地虎视眈眈,国家处于内忧外患时刻,郁达与谭梓君做好了结婚准备,两人坐在餐厅有说有笑非常开心。邹教授被人袭击身负重伤躺在医院养伤,地方部门派出警务人员在医院全天守护邹教授,邹教授与郁达是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郁达得知邹教授受伤,赶紧来到医院看望邹教授,邹教授体力虚弱认为自己性命难保,郁达一脸关怀安慰邹教授。谭梓君与郁达在房子里面跳舞,房子外面的楼层中出现了一名狙击手,狙击手通过瞄准镜注视郁达与谭梓君在房间里面跳舞,两人沉浸在幸福甜蜜的爱情气氛中根本不知道有狙击手藏在楼外。一伙身份不明的特工穿着医务职务人员的工作服潜入到医院暗杀邹教授,分布在医院里面的警卫队与特工激战,整幢医院一片大乱失去控制。谭梓君来到一个房间里面跟一个蒙面男人对视,蒙面男人举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谭梓君,谭梓君站在当场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蒙面男人举着手枪对着谭梓君站立的方向扣动扳机,谭梓君转过身子发现一个男人死在身后,原来蒙面男人开枪是射击谭梓君身后的男人。小彤是谭梓君的好友,谭梓君在枪击案发生之前计划跟小彤晚上一起看电影,电影还没放映,小彤便死在了枪击案中,谭梓君来到小彤的遗体旁边失声痛哭,小彤血肉模糊倒在地上死去多时。邹教授在枪击案中被人杀害,郁达闻讯赶到医院,谭梓君经历惊心动魄的枪击案,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扑进郁达怀中痛哭,本来谭梓君打算跟小彤下班之后一起看电影,几个小时不到两人已是阴阳相隔。郁达准备跟谭梓君延缓婚礼日期,教堂神父已经做好为郁达与谭梓君举行婚礼的准备,郁达离家出门找神父商量延缓婚礼日期,谭梓君留在家中等待郁达,郁达来到教堂外面被几个警察拦住,其中一个警察跟郁达发生矛盾,郁达得知谭梓君已经离家奔往市区外面 的林场,心急如焚就想离开教堂。藏在不远处的狙击手开枪杀死几名警察,郁达面色大变迅速逃离教堂。谭梓君来到林场祭拜去世不久的舅舅,一个叫九叔的男人正在处理谭梓君舅舅的后事,谭梓君无法接受舅舅去世的事实,一时之间忍不知眼泪横流,郁达心急如焚来到山下,守山的人不给郁达上山,郁达不顾守山人员的阻拦向山上走去,之前袭击几个警察的狙击手亦悄悄监视跟随郁达。郁达来到山上找到谭梓君,谭梓君正在焚烧舅舅居住的木屋。

第2集

狙击手开枪杀死几名警察,郁达面色大变迅速逃离教堂。谭梓君来到林场祭拜去世不久的舅舅,一个叫九叔的男人正在处理谭梓君舅舅的后事,谭梓君无法接受舅舅去世的事实,一时之间忍不知眼泪横流,郁达心急如焚来到山下,守山的人不给郁达上山,郁达不顾守山人员的阻拦向山上走去,之前袭击几个警察的狙击手亦悄悄监视跟随郁达。郁达来到山上找到谭梓君,谭梓君正在焚烧舅舅居住的木屋。郁达与谭梓君与一伙伪军遭遇,其中一名伪军开枪击中谭梓君,郁达扶起谭梓君向前继续奔跑,藏在不远处的方坤开枪打死伪军,郁达在方坤的帮助下逃到战壕里面,谭梓君已经负了伤,郁达忽然记起相机落在战壕外面,方坤从瞄准镜中看到郁达奔回战场寻找相机。埋伏在不远处的伪军开枪击中郁达,子弹从郁达胸口穿过去,郁达中弹倒在地上,谭梓君因为郁达中枪倒地昏死过去,等到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已在回城的车上。车上没有郁达,谭梓君心急如焚向带头长官打探郁达的下落,带头长官脸上升起不悦数落谭梓君还惦记着死去的郁达,谭梓君不相信郁达已经战死,带头长官见谭梓君吵着闹着要下车找寻郁达,心中升起怒气打开车门将谭梓君推到地上。方坤在郁达中弹不久从藏身之处冲出来想捡拾相机,藏在不远处的敌人开枪击中方坤,方坤倒地趴在地上一副不甘心的模样伸手向相机摸去,由于体力不支失血太多,方坤晕死过去被人送回医院里面治伤。谭梓君来到医院找到方坤,方坤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谭梓君深信郁达没有死,方坤当时就在战场目睹郁达中弹倒地,谭梓君希望方坤能透露郁达的下落,方坤一脸无奈看着谭梓君完全不知道郁达去了何处,当时他亲眼看到郁达中枪倒地,后来他冲到郁达身边也被敌人开枪击中,最后苏醒过来便来到了医院里面。谭梓君知道方坤是郁达派来的保护者,当时方坤就藏在暗处保护谭梓君,谭梓君从方坤身上搜到一张证件,上面写着方坤的名字。七年过去,郁达生死不明一直没有跟谭梓君联系,郁达妹妹琪琪心灰意冷认为嫂子谭梓君会改嫁,谭梓君来到琪琪身边再三表态不会改嫁,琪琪的年纪比谭梓君小很多,多年以来谭梓君就像是照顾妹妹一样照顾琪琪。韩先生深夜搭乘列车来到一处牢房中探视一个叫李连生的囚犯,两人谈完一些事情韩行生转身就要走,李连生将一本通行证送给韩先生,韩先生接过通行证转身离开牢房。

第3集

韩山来到新京意外救了一个叫慧子的日本女人,中村长官带走慧子的时候跟韩山谈话,韩山毕恭毕敬对日本人表现得非常友好,中村故意试探韩山的心思,在谈话过程中称呼中国人是支那人,韩山虽然听到中村称呼中国人是支那人,却没有露出一丝愤怒。虽然韩山的表现非常好,但中村还是对韩山不太信任,回家路上中村叮嘱慧子以后跟韩山交往的时候记得注意韩山私底下的生活情况。郁达弟弟受伤被方坤发现,方坤扶着郁达弟弟回家养伤,郁达弟弟躺在床上跟方坤谈起嫂子谭梓君,谭梓君已经七年没有嫁人,郁达弟弟担心嫂子谭梓君会改嫁,方坤非常相信谭梓君的为人,坚信谭梓君不会改嫁扔下郁达的弟弟和妹妹。韩山跟中村再次会面,中村向韩山介绍几个日军长官,韩山的真实身份是地下党员,为了不引起日本人的怀疑,韩山谎称跟日本人合作的原因就是想对抗苏联,苏联一直在欺压中国,韩山决定跟日本人联手一起对付苏联。九叔是韩山的上级,韩山跟九叔见面才知道九叔的身份,九叔已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韩山又惊又喜跟九叔谈论一些机秘事件。郁达弟弟在养伤过程中跟方坤透露谭梓君珍藏多年的相机,相机里面保存谭梓君与郁达的结婚照,方坤在郁达弟弟的指引下四处寻找相机,谭梓君外出归来见方坤翻箱倒柜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脸上升起警疑以为方坤在偷东西,直到郁达弟弟解释是让方坤寻找相机,谭梓君才打消了对方坤的怀疑。九叔在新京开了一家店面,谭梓君来到店面里面遇到九叔,九叔当年曾经为谭梓君的舅舅处理丧事,谭梓君的出现令九叔吃了一惊。谭梓君不知道丈夫郁达已经改名韩山成为地下党员,九叔待谭梓君离去才打电话约见韩山。为了大局着想,九叔要求韩山离开新京,韩山搭乘汽车与九叔向城外赶去,司机开车来到一条胡同口被一个女人拦住去路,女人正是谭梓君。谭梓君正跟房东交涉,房东要求谭梓君赶紧交房租,谭梓君因为经济困难希望房东缓和交租日期。坐在汽车里面的韩山一眼认出妻子谭梓君,虽然已经七年没有见到谭梓君,韩山还是对谭梓君存有夫妻之情,看着妻子谭梓君被房东推倒在地上,韩山心急如焚想推开车门上前搭救妻子。小胡同的宽度仅容汽车通过无法打开车门,坚硬的墙壁堵住了想开车门的韩山,韩山无法打开车门坐立不安替谭梓君着急,九叔提醒韩山必须抛开跟谭梓君的感情离开新京。

第4集

方坤为谭梓君洗好相机里面的相片,相片全是谭梓君与郁达结婚的场景,谭梓君从方坤手中接过相片陷入到悲痛中。九叔上门拜访谭梓君,同时还送了一笔钱给谭梓君,谭梓君对九叔千恩万谢,九叔离开谭家跟韩山会面,韩山得知九叔送了一笔钱给谭梓君,脸上升起愁苦依然为无法跟谭梓君见面而难过,九叔是接到上级的命令才送钱给谭梓君,谭梓君是韩山的妻子,上级决定抚恤谭梓君。韩山心情沉重来到日本俱乐部喝酒,卖酒的伙计嘲讽韩山是支那猪,韩山勃然大怒出手教训日本伙计,几个日本人纷纷站起身子向韩山走过来,中村也在俱乐部里面喝酒,韩山公然当着日本人的面狂揍日本伙计,中村脸上升起不悦提醒韩山不能在日本人的地盘撒野。韩山表面上听从中村的劝说,过了片刻忽然拿起椅子砸向日本伙计,中村无奈之下只得唤来惠子照顾韩山,韩山在惠子的陪同下回到公馆休息,惠子悄悄跟中村联系汇报韩山的一举一动。中村得知韩山正在住处听音乐,心中升起惊讶意识到韩山是个有品味的人。琪琪是韩山的妹妹,多年以来琪琪一直在努力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琪琪欢天喜地回到住处向谭梓君报喜,坐在一边的九叔不动声色向谭梓君打探关于郁达家人的生活情况。郁达失踪之后,谭梓君一直照顾郁达的弟弟和妹妹。韩山的真名就是郁达,七年之前韩山中弹倒地被人救走,七年后韩山与九叔成为地下党员秘密进行抗日行动。日军长官中村表面上跟韩山和平友好,暗中则派出惠子秘密监视韩山。韩山晚上再次来到日本俱乐部喝酒。几个日本人走了过来找韩山的麻烦,韩山跟几个日本人打大出手,几个日本人仗着人多势众将韩山打趴在地上。韩山苏醒过来离开日本俱乐部钻入汽车中准备回家,几个日本人从俱乐部追了出来将韩山赶下车,韩山下车站在远处看着几个日本人钻入汽车里面,汽车刚刚发动忽然轰然炸响变为废铁,韩山惊恐不安站在当场看着燃起熊熊大火的汽车,一分钟前如果他开车离去已经像几个日本人那样一命呜呼了,幸好几个日本人当了替死鬼救了韩山一命。中村对韩山遇袭一事百思不解,韩山秘密跟中村会面,在会面过程中韩山提起军统局的人以及一些热血爱国青年,袭击韩山的人很有可能是军统局的特工,如若不然就是一些热血爱国青年,韩山光明正大跟日本人来往很有可能引起一些爱国青年不满。

第5集

中村部长热情接待了日本远东情报中心派来新京“调查本部”的情报专家韩山。朱莉带着韩山的照片找到方堃,方堃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人是应该已经死了的关郁达。朱莉对方堃道出自己的任务:除掉韩山。她再次请求方堃出山,方堃最终拿出尘封已久的狙击步枪。谭梓君带着关家的一家老小依靠一家杂货店的微薄收入艰难过活。关郁达的弟弟小全带着几名同学用燃烧瓶袭击调查本部的大门,机要处秘书惠子险些葬身火海,被韩山救出。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山, 郁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