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编剧林蔚然访谈:窥视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不喜欢胡乱煽情,用“冷”的态度表现情感

凤凰网影视文学:我个人其实比较喜欢您的另一部话剧,叫做《请你对我说个谎》,您当时是如何定位这部话剧的?

林蔚然:《请你对我说个谎》这个戏呢,其实是我第一部小剧场的戏剧,那么在当时,我想的其实挺简单的,就是因为那个出品方原来想找我写一个电视剧,改一个小说,但是我对那个小说不大有感觉,那可能就不做这个了。后来他说那咱弄个话剧呗,我说那行。然后他跟我说做什么题材,我说来一个对市场特别普世的呗,我说谁都能看得懂的,我说咱就做一个这样的一个情感题材,然后他们都没意见,那我们其实需要用力的就是如何把戏剧形式做好,最后我们确立了一个这样的戏剧形式,以三人来共同饰演一个角色,用红白蓝三种颜色去分,就是去代表一个人身体里的三面。那么它其实也代表我们所有的人在面对人生的这样的转折和各种事情的时候,他会有不同的时刻出现。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所以这个戏我们创作态度是挺严肃的,题材又是挺通俗的,我们想尽力的就是,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保证,但是我们想做到双赢。叫好又叫作。这部戏成绩还可以。

凤凰网影视文学:那一直以来对您影响比较深的作品是什么?这个我特好奇。

林蔚然:对,其实也跟那个问题一样,就是最感谢谁,谁影响了我。

凤凰网影视文学: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

林蔚然:对,这么多的作品,其实对于我们这样的学习者和创作者来说,它共同的会对我产生一个合力,都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说从结构方面,我记得上学的时候,当时史航给我们推荐片子,然后当时看的《暴雨将至》这个电影,当时我就惊呆了,我说讲故事还能这么讲,因为它完全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叙事结构。然后包括戏剧那是我工作之后,有一个戏叫《三个黑故事》,没有什么话完全是肢体去表达,但是你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他们那种幽默,那种对于人生的态度,表达方式都深深地影响了我和我身边的一批青年戏剧人。再有就是通过阅读文本,我们上学的时候,看到曹禺先生的作品,看到很多国外的作品,契诃夫的作品,我觉得那个时候,可能不能够很深刻地理解他们想要表达的这些东西,但是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再回头去看,比如说看曹禺先生的《日出》,它的台词都不用换,就是放在今天去演出,我觉得这个就是剧作家的才华和他的过人之处。你不用动,说的都是今天的事儿。然后包括契诃夫的作品,那个时候你就觉得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他那么伟大,但是在今天我觉得我深深地,我特别的喜欢。就是这个东西,完全它就是一个看透了这个事情百态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包括像丁伦马特的一些作品,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作的人来学习他们的这些精华,他们如何来看待人生,看待整个世界,我觉得这些真的都是对我自己影响都非常大。

凤凰网影视文学:那都市女性的情感其实是您作品一直比较关注的话题,同时也形成了您自己的一种风格,为什么会对这个题材情有独钟?

林蔚然:我觉得这个就是女性编剧,这个编剧不是什么题材都能写,这是肯定的。你说我什么都能来,我都接着吧,那个可能更多是因为生活的一些原因,所以其实我选择和我的切入,也比较谨慎,因为我会先从自己熟悉能够把握的比较准确的题材开始切入,因为我从小就是爱跟同学们或者朋友们聊点八卦事儿什么的,他们都爱跟我讲讲自己的事儿,其实就是说我会对这些东西比较敏感,而且判断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判断的也会比之前更加准确。但是其实我并不喜欢胡乱煽情,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觉得有的时候…

凤凰网影视文学:比较节制一些。

林蔚然:对,在表达的时候,其实用冷一点的这个态度,客观一点的态度,包括用什么样的一种幽默的方式,因为人生确实太多苦难了,在这样的一些情感问题,每个人其实我们都会碰到,只不过我们真的不拿出来天天就着饭在这聊这事儿,肯定不大会这样的,所以当然这些事情过去之后,我们访问自己,及时都能用一种特别跳达的态度去看这些东西,所以我其实更喜欢这种比如说有点黑色幽默的这样一些东西,有一些反讽的,能够让我们看到这些人物其实跟我们自己息息相关。

凤凰网影视文学:其实我觉得观众可能和您的心路历程差不多,我们都是一起共同地在成长。

林蔚然:没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编剧 林蔚然 访谈 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