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编剧林蔚然访谈:窥视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编剧需要慢慢的在时间中淘洗

凤凰网影视文学:我们知道在英国学戏、拍戏对于我们中国青年的编剧,这种机会非常的难得,在这期间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林蔚然:因为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我们走出去卡一下,因为我们都知道,英国是莎士比亚的故乡,对我们来说这个分量是不一样的,对于世界戏剧来说,它的分量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在我们的观念中,它可能偏传统,它是戏剧的正根嘛。所以走出去看一下,包括我们也去伦敦西区,我们去走了一圈,看了他们助演的演出。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感受,对于开启心智和开启你的视野,包括和苏格兰的艺术家一起工作,我发现他们对于即使是我们的切实编剧,他们的这种尊重的程度,对你的文本的尊重的程度,相当之高。他不会去删减去切断你的文本,而是跟你探讨,你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这样写呢?那么最终导演是把这个文本,真实地呈现出来,无私地给一些建议,怎么样会更好,他说这只是我的建议,他选不选择肯定权利在你。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愉快而平等的这样一个交流和合作,那么对于我和我们几个同行的人,这是一次非常难忘而有意义的一次经历。

凤凰网影视文学:在您的编剧之路上,谁对您的影响比较大?

林蔚然:这个其实我自己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因为我的家就在一个全都是艺术团体的大院里,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就看我们家对面楼有一叔叔他就是编剧,所以我很小就看了他写的剧本,当时我觉得这个形式很神奇,因为我小的时候是一个有点自闭的孩子,就是每天在家看大量的书,但是跟人交往就完全不行,很少出去玩耍什么的,也不知道怎么跟小伙伴玩,所以在家看。所以看到剧本这个形式时,我觉得跟我阅读的大量的小说这个形式完全的不一样,我觉得非常新鲜,从这以后可能萌生了一个兴趣的萌芽吧。然后我那个时候最大的娱乐就是去书店买书,那我记得当时我买的第一本戏剧集是奥尼尔的戏剧集,其实看不太懂,真的看不太懂,觉得他的气质和气场完全把我震住了,我一遍一遍看,一遍一遍看。然后那时候还特别的天赋义炳,就查那个报刊订阅的名录。当时我的父母给我看了很多报刊,然后我就自己找到中央戏剧学院的学报,小学的时候我就订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学报,也看不懂,但是就觉得如获至宝,一遍一遍研究在家。

凤凰网影视文学:您当时处于的氛围非常的好。

林蔚然:对,其实我的父母其实特别想让我学钢琴,但我学了三年,我就没坚持下来,太辛苦了,我就看很多课外书,这个很愉快,然后写作业,我妈一推门进来,我就把小说啪就扔掉了,假装什么也没有干。大概就是这种偷偷摸摸特别愉快的东西,让我觉得很自由。但是我的父母其实特别支持我,知道我其实对于文学特别感兴趣,那会作文写得还不错,所以我爸妈特别开心,直到我高考的时候,其实在之前,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想要考中央戏剧学院的戏剧文学系,他们二话没说,就真的同意了。

凤凰网影视文学:非常的支持。

林蔚然:对,所以你要说感谢谁,肯定首先是感谢父母。之后到了学校之后,我们戏剧文学系的各位老师,其实对我的这个帮助和影响,他们非常严厉,就是对我们的这种所谓的自尊心,打击的,上来就全灭了。反正就是把你打到最底下,在学校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你到这儿都是一张白纸,重新开始。所以在那几年的学习里,我觉得我写了两年散文,就是因为老师对我们的训练就是说你要写人。你要学习事件的编织,你如何来观察这个事件,然后给我们开了很多书单。然后你们要建立一个阅读的这样的一个习惯,怎么去分析,我觉得这些东西可能看起来比较慢热,他没有教你技巧,如何去迅速地进入舞台剧的写作,你迅速地写个电视剧,你写个电影,老师没有让你做这些,但是这个我觉得这个在慢慢地时间的这种淘洗中,它是越来越明显,就是你的基础是怎么样,它给你一个什么样的观察世界的方法,我觉得非常重要。

凤凰网影视文学:是不是反而就觉得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非常的重要?

林蔚然:当然当然,我觉得这个后劲,虽然我现在,其实我都是在业余时间写剧本,因为我还有一份工作,但是我觉得老师给我的这些东西,以及父母给我的这些支持,对于我来说是终生受用的。因为我的阅读基本上很大量都是在我非常小的时候完成,所以这个就是所谓的童子功,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是我很幸运的地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编剧 林蔚然 访谈 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