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时代》系列电影成功吗


来源:南方周末

人参与 评论

  

(时代姐妹花的各种”拜金”行为是大家对于这部电影的主要争议)

根据郭敬明小说翻拍的《小时代》系列今日就要上映最后一部。从 2013 年至 2014 年《小时代》系列电影在一片争议声中取得了良好的票房。从市场上看,这部电影是成功的,但却未能感觉在艺术价值有丝毫的建树,而这也引发了我们对于这部电影是否是一部『成功的』电影的讨论。

反方

《小时代》系列非常幼稚,把青春简单化、图谱化,女的都是美少女,男的都是花样美男,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感情纠葛和伤感:你爱我,我爱他,他不爱我……怎么一个乱字了得。这样对青春与感情的描画与理解,太浅薄、太偏颇、太负能量,会误导青少年。青春应该是用来成长、奋斗和照亮理想的,告别小我才能成就大我。

正方

你这样想,说明你不是《小时代》的目标观众。人家的定位就是青春偶像剧,就像F4,目标观众就是青少年尤其是郭敬明的粉丝,郭是要让他们开心不是让你开心。在这个意义上,这不是一部老少咸宜的大众电影。郭敬明就是抓住了这样一个细分市场,获得了商业成功。郭虽然也加入了作协,但显然成不了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反方

但难道作家就不承担基本的社会责任了吗?《小时代》这样的影片能取得商业成功才可怕,如果银幕充斥的都是这类影片,那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就会大行其道,会对人文精神的传播起多大的消解作用啊?对于财富的炫耀与追求,对时尚与奢侈品的追捧与推崇,太世俗低俗了,是用物质与欲望消解精神与人的尊严。

正方

扯那么高端干什么?物质主义与消费主义的控诉,是西方左翼发明出来反商业社会与商业文明的大词儿。把小说与电影当成什么了?什么都要载个道?人家不载行吗?载个别的行吗?从人均GDP来看,中国已是中等收入国家,正在进入消费社会,消费社会是消费者主权的社会。《小时代》不是郭敬明引导青少年,而是郭取悦他们。

反方

朱熹说了,存天理,去人欲,他认为正常三餐是天理,山珍海味是人欲;讨个妻室是天理,三妻四妾是人欲。说到底是一个欲望的节制问题。作家的社会责任不应该是迎合甚至放大欲望,从这样的迎合与放大中取利,而应该探讨人性的可能性和精神的丰富性,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点。确立精神对物质的超越性,才是文明的本质。

正方

所谓商业社会,每个人都自负其责,有自己的欲望偏好与生活方式。少数人过得形而上,精神欲望多些;大多数过得形而下,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让自己过得更好,或者叫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并不丢脸,这就叫多样性。指望所有人都过同一种你赞同的高尚生活,那是妄想,能接受自己不赞同的生活方式之存在,才是文明的前提。

点评者说:《小时代》这样的小说与影片,上了一点岁数的人真看不下去,也不合追求深刻的文艺批评家的胃口,但这并不妨碍其票房上的成功。针对特定观众的小众电影能商业成功,说明了中国市场之大、机会之多。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小时代 电影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