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届凤凰戏剧影视文学高峰论坛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主持人:谢谢丁老师的褒奖和鼓励。我们一定牢记您的教诲,把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在办网的过程中落实到实处。下面就有请萧立军老师,我首先做一个简单介绍。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莫言老师,但是在他文学之路的背后就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就是我们尊敬的萧立军老师。莫言老师当年第一部作品,《透明的红萝卜》就是经萧立军老师之手给发表出来的,从此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应该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当年萧立军老师这种发掘,可能就没有莫言老师的今天。可以这么说。我现在请萧老师从多年的文学编辑工作当中的经验,从文化政策的方面解读一下我们文艺创作的一些感受或者说经验之谈。

  


萧立军:首先祝贺凤凰网的影视文学频道上线,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事。凤凰卫视成立快二十年了,从它一成立开始,我就是凤凰卫视忠实的观众,因为我所有时政方面的消息来源都看凤凰资讯台,咱们自己的中央台新闻频道不怎么看,但是我看凤凰卫视的资讯台。今天正好上咱们凤凰网影视文学频道,我觉得又给我们影视文学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对于我们国家的文化建设,是我们又一个可以朝立的地方。因为我一直是中国作家的编辑,从筹备创刊时我就在那里,这么些年,我们最重要的,中国作家现在一个月出三本杂志,一本是文学版,主要发表小说和虚构小说,一本是纪实版,主要发报告文学和即时类的作品。还有一本就是影视版,影视版的创刊比较晚,实际上是在2010年做了两期的属于试刊性,当时为什么要创造影视版?因为和很多电影剧本编剧、电视剧的编剧,深感他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开始,编剧在整个影视创作的过程当中的地位逐渐逐渐消减,而且他们到时候制作出来的和编的东西,有时候完全都不一样。这种情况下,中国原来是我们八十年代,各电影厂都由自己的厂发表电影文学剧本的园地,等到1995年前后基本上全都没有了,全都变成发明清这类的东西了,发影视剧本的基本上没有。因此,我就是想给编剧们提供一个平台,编剧有一个自己独立叙述的系统,和制片、投资方、导演是不同的叙述系统。既使我们被别人篡改了,还留一个历史的账,因此想到了做一个中国作家影视版。所以到现在,从2010年接了两本试刊,从2011年到现在每月一本,最多的时候可以发七个电影文学剧本,电视剧不可能全发,现在电视剧一本都不够,电视剧就基本上都是节选。这些剧本有很多获得文化部的奖等各种奖项,广受编剧们的重视。他们觉得我们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实际上我编这一本影视版,一分钱不挣,我是赔钱,然后还不敢发稿费,编剧也没有给我要钱。今天也来了八、九个编剧,如果以后有好的,还是给我们中国作家剧本,我们还是可以发。电影文学剧本我们是完全发,电视剧基本上都是节选一些主要的。这是我要编影视版的主要原因。

更主要的原因,我们影视剧本创作越来越低俗化和媚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倾向,我的分界线就定到1995年之后,1995年之前我们有宰相刘罗锅,有康熙微服私访,它是很通俗的电视剧,也非常好看,但是它不是低俗和媚俗,这一点我可以界定一下。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目前这十来年间,我个人看比较好的电视剧,一个是《亮剑》,一个是《打狗棍》,一个是《人间正道是沧桑》,《打狗棍》整个儿写了中华民国史,不是因为他很严肃,像过去的正剧,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我觉得能够非常历史、真实地创作这个戏。《亮剑》更不用说了,《亮剑》是抗战题材最优秀的代表作,巅峰之作,后来这些抗战剧无法跟他们相比。还有一部是《人间正道是沧桑》,这部剧虽然后来没有《打狗棍》和《亮剑》的复播率高,但是我觉得这部剧创作花的功夫也很大。可以看到很少有穿帮的东西,甚至我的年轻一点的编剧就问我,这个《人间正道是沧桑》里杨丽华那一件衣服,就是一个旗袍,整个儿从青年时代一直到快解放时,怎么还要穿这个?他们就不理解。后来我跟他们讲,这个事情我经历过那个年代,那个年代就是有一件好衣服,都是去出席某一个场合之后回来就要压箱底,家家都有,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所以那个时候不像现在,现在是扔衣服的时代,那个年代是不能扔的,尤其是好的。这个《人间正道是沧桑》,我觉得这十几年来是创作最严肃的一部作品,正好把我们五四运动文化结出国共两党两支队伍的精英人物,又打又和,非常真实。我觉得这个戏写的通俗,一看就明白,但是不庸俗、不低俗、不媚俗,正好是习大大文艺座谈会上讲的,我觉得这是之我们想的。但是现在问题就来了,我们的编剧可能是会站在一个高度上来创作这个东西。但是被投资方、被制片方选中以后,可能就要被篡改。现在整个儿到最后完成东西的权利不在我们编剧的手里,而是在制片方和投资方。他们常常根据他们自己的主观,自己随意地改,他根本不会尊重编剧。他认为我这样可能有利于我这个向电视台销售,有利于观众,有利于电视台上广告。他都是这样想。

所以我说,1995年以后,电视剧影视创作逐步滑向低俗化,这个恐怕是我们未来应该纠正的。纠正靠谁?我觉得靠我们编剧是不行的,这个主要是国家管理的层面。这些年,应该是广电总局他们没有尽到责任,为什么?我们现在实际的东西每年也就够拍六千集就可以了,你现在一拍就是一万六千到一万八千,每年至少有六到八千集是播不出来的。现在就造成电视剧创作成本很高,比如说一个演员一集戏高的就可以拿到八十万,成本一下子高了多少?现在没有播出来的一个影视剧,加上胡军一千多人,一共六千万的资本金,胡军一个人拿走三千万,这个戏能拍好吗?就得压缩到别的地方了,为什么会产生这个问题?还是广电总局整个从管理层面上做得不够。你又没有那么多演员,这样演员的价格就上来了,导致现在电视剧创作非常混乱,出现越来越俗的现象,导致管理不力的现象非常非常多。八十年代的末期、九十年代的初期我就写电视剧本,而且都拍过、播过。因为编剧是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也具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因此他不会,他被制片方、投资方要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从整个层面上,我觉得还是需要我们国家加强管理。我们编剧有自身的需要,这一点我毫不怀疑在座的这些优秀的编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戏剧影视文学 高峰论坛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