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特警力量》剧情简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第16集凌云和郑直劝回准备放弃的沈鸿飞

沈父嫌医院住着太闷,急着要出院。王小雅捧着鲜花走进病房,沈鸿飞对小雅热情不起来,沈父沈母不知内情对小雅热情得很,还拼命让儿子送小雅出去。小雅问沈鸿飞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吗?自己的确有很多缺点,比如昨天就不该任性,应该陪他父亲一起来医院看病的,但现在她后悔了,真的很后悔。沈鸿飞心软了,说只当一场误会吧,只是劝小雅以后少和熊三在一起。但小雅说那他和凌云的关系又怎么解释?沈鸿飞言不由衷地说自己和凌云只是同事。王小雅说沈鸿飞变得不如以前那么直率了,明明心里对凌云有好感,但还死不承认,她认为沈鸿飞现在已经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这个企业小职员了,她大声说自己配不上沈鸿飞这个大特警。沈鸿飞斥责小雅都在胡说些什么?小雅说祝他幸福,她也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说完头也不回地上了熊三的车,沈鸿飞紧追几步,但车已飞驰而去。熊三劝小雅不要难过了,他说小雅和沈鸿飞根本不是一类人,他们心里想的对方根本理解不了,所以即使没有昨晚的事他们也最终走不到一起,还是面对现实吧。

郑直还是将情况向龙头汇报了,龙头问他是担心沈鸿飞变质吗?龙头问郑直,人人背后都没有眼睛,但战友就好比是背后的眼睛,如果连战友也不信任,那怎么去完成任务。郑直豁然开朗。他发短信向凌云道歉。杨主任对沈鸿飞说他父亲必须尽快手术,否则只能维持三至四个月。杨主任说让他们尽量多陪伴,这样对治疗还是有帮助的。到了归队的日子,沈鸿飞还是没回来,郑直他们打他电话也不接。郑直急得去找凌云。此时沈鸿飞经过深思熟虑打电话给龙头,他说决定退出猛虎突击队,龙头说如果因为是父亲要手术他可以准他的假,但沈鸿飞说自己已经决定了,龙头说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孝顺儿子的请求,但请他记着,猛虎突击队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龙飞虎问队员们是不是都想把沈鸿飞找回来?凌云说自己不相信他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何苗说没有沈鸿飞他走不到今天;段卫兵说劝不回来就抢回来;小黑插话说抢不回来就绑回来。龙飞虎派凌云和郑直去劝回沈鸿飞,他对他们下死命令,如果两点之前赶不回来,那么让他们也直接退出特警队。

队友们纷纷替他们加油鼓劲。沈父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他说自己有老伴陪着就行,让儿子赶快归队训练去。郑直和凌云赶到公安医院求沈鸿飞跟他们回去,凌云哭着说,当初是他劝他们不要放弃,现在他自己却要放弃。她说他们只有四十分钟时间了,如果赶不回去他们都将被淘汰。但沈鸿飞说父亲只有一个希望他们能理解。沈父得知儿子要退出特警队,他义愤填膺地将儿子一通训斥,把沈鸿飞赶回了猛虎突击队。两点就要到了,全体队员都站在烈士纪念碑前等着归队的队友,铁牛说自己去给凌云打个电话,龙头说不用打电话,如果他们劝服不了沈鸿飞,又来不及归队的话只能说明他们无能。

第17集沈鸿飞等七人成为特别突勤队成员

沈鸿飞三人终于赶在两点钟及时回来报到,沈鸿飞请求收回退队申请,看着按时归队的三人龙飞虎满脸的欣慰。新老队员在烈士纪念碑前宣誓入警誓词。龙飞虎对着队员们回顾猛虎突击队的发展史,他告诉他们猛虎突击队的第一任大队长叫做王平,在一次处突行动中,队长王平为了掩护新队员,也就是他龙飞虎,而光荣地牺牲了。陶静听着父亲的事迹不禁热泪盈眶。龙飞虎举着猛虎突击队的旗帜告诉队员,这面旗帜在每一位猛虎突击队员的心中是无价的,因为这上面凝聚了队长王平和其他牺牲队友的鲜血,它代表了猛虎突击队的信仰,它会带领他们每一个人去战斗。一旦国家需要,大家就要随时听从召唤。龙飞虎问被自己单独叫来的七人——沈鸿飞、郑直、凌云、陶静、何苗、段卫兵、赵小黑,问他们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单独叫他们来训话?他是要单独训练他们,根据上级指标要在猛虎突击队成立一支特别突击勤务小队,这支小队将是突击队中的突击队。从现在开始他们不再是小鼠队,更名为小虎队。

接下来的日子小虎队被强化训练着,负重拉练、射击、反恐实战演习……经过训练队员们之间的默契和团结协作与日俱增。难得休闲一会的小虎队员们纷纷替自己想着代号,华南虎、东北虎、孟加拉虎……甚至跳跳虎、母老虎都被他们想了出来。雷恺在花园里拿着女儿的照片边看边亲着,心情无比愉悦,站起来时却突然腰痛得无法直立,雷恺掏出随身带着的药盒吞下药片才算缓解疼痛。雷恺将教学大纲交给龙飞虎,龙飞虎夸他最近工作效率提升很快啊,雷恺笑着说还不如说是他逼得比较紧。龙飞虎问雷恺有多久没回家看孩子了?估计孩子又该对他陌生了,他让雷恺收拾下行李下午回家看看,代向嫂子问好。周末难得休假,沈鸿飞急着回家却打不到车,凌云如及时雨般出现说要送他回家,路上凌云问沈父最近身体如何?沈鸿飞说听母亲说手术很成功,已经回家静养了,但他总是担心父母在骗他。沈鸿飞父母正在念叨儿子,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一看是王小雅来了。熊三在楼下百无聊赖地等着王小雅,接到老板打来的电话,嫌他最近货走得太慢,熊三说是因为东海市在严打,所以行动不是很方便,他保证自己一定会努力的。沈鸿飞在父母家楼下发现了熊三的车。

第18集沈鸿飞和王小雅彻底分道扬镳

凌云奇怪地问熊三怎么会在这儿?熊三说自己果然没看错,沈鸿飞和凌云真的是一对,他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和小雅的事就算这么定下了。小雅掏出两万元钱说是这是自己的一点心意,让沈父收下,但沈鸿飞父母说手术的钱单位都给报了,家里真的不缺钱,让她把钱收起来,心意他们领了。小雅正要离开,沈鸿飞带着凌云进门,看到小雅,凌云说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说着就要走,但小雅出声喊住了她,沈鸿飞对小雅说不管她怎么想都是她误会了,他们互相都误会了。王小雅一时气结对沈鸿飞说没有误会,当初他在酒店看到的都是事实。说完转身对沈鸿飞父母说自己今天来就是想道个别,她没有福气做他们家的儿媳妇。沈鸿飞向父亲保证自己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小雅的事,沈父让他自己回房间冷静一下。沈鸿飞看着床头小雅的照片泪流满面,而此时小雅正将自己和沈鸿飞的合影撕得粉碎,用力洒向空中,借此与自己的过去告别。

熊三一直默默地跟着小雅,小雅问他打算跟自己到什么时候?熊三说她走到时候他就跟到什么时候,他担心她会出事,他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王小雅说自己现在很冷静,她知道自己和沈鸿飞之间结束了,说完将头靠在了熊三的肩上。难得休息半天,吴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要和小飞燕去登山。凌云去花店买花想去看望沈鸿飞的父亲,正巧郑直也来到这家花店买花,他也想去看望沈父,凌云说他虚伪,她说郑直就是跟踪自己而来,任郑直怎么解释也没用,还好陶静他们随后跟了过来,陶静说凌云怎么跑那么快,把手机都拉在宿舍了。原来大家约好一起去探望沈父。一群“小虎”拥到了沈家,大家一起和面包饺子,为沈家带来了许久未有的活力。王小雅父母在窗口看到熊三送小雅回家,他们坐在客厅要和女儿谈,妈妈说自己已经和物业了解过了,物业说这几天天天有辆宝马车来接她,开车的人凶巴巴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他们对女儿说,他们是人民教师,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出格的事情。新队员接到任务让他们擦登高突击车,队员们干得不起劲,老队员过去教训他们,一脚踢翻了水桶,还说他们情绪不高涨,凌云说他们是来当突击队员的,不是来当洗车工的。老队员说不要以为龙头夸他们几句就不知道几斤几两了,让他们好好擦车,不然晚上没有饭吃。新队员们义愤填膺,想要奋起反抗,沈鸿飞默许他们的行动,说偶尔和老队员开开玩笑也没有关系。

第19集“小虎队”分工起风波

新队员们齐心说不能再犹豫了,说干就干!他们一起上前将三名老队员绑在一起,把洗车布塞在他们嘴里,然后围着他们作势拍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时候到了,小黑高兴地对着一名老队员说:“哎呀,山羊兄,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老队员们被羞辱个够呛。山羊向龙头报告,说“小虎队”起义了。龙头赶到现场,看着排成一列的小虎队和被绑成一堆的老队员,龙头问这是谁干的?沈鸿飞说刚才他们是进行了一场自发性的小规模的实战演练,事实证明,他们能完成比擦车更艰巨的任务,同时要感谢老队员的配合。龙头问他们花了多长时间?谁最难对付?沈鸿飞报告说花了5分钟,最难对付的就是警犬猎奇。龙头说他很欣慰新队员们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制服他最训练有素的三名老特警,还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警犬,他决定老队员罚跑五公里,新队员则罚跑十公里,因为新队员不服气,罚跑从十公里增加到十五公里。跑完步再罚一千个立卧撑,龙飞虎让他们边练边公布了突击队的岗位分工,其他分工并无异义,龙头排赵小黑为第一狙击手,而段卫兵则为第二狙击手兼观察手,段卫兵不服气,小黑也认为自己没有段卫兵射击水平好,他甘愿当第二狙击手。

但龙飞虎觉得段卫兵个性太硬,容易折。赵小黑知道段卫兵心情不好,他哄着段卫兵,让他别为这些小事伤了和气。段卫兵气愤地问赵小黑有他那么了解狙击手吗?赵小黑说自己当初当狙击手纯粹就是被划拉过去的,段卫兵说赵小黑根本不配和自己抢这个狙击手。段卫兵提议两个比比试试枪法吧?赵小黑豪情万丈地说:“头掉了碗大个疤,谁怕谁?来!”与是两人叫来所有战友做见证,来到射击场比试,龙头问他们是不是来真的,小黑说自己虽然明知比不过段卫兵,但他不能丢武警的人。两人都表示愿赌服输。吴迪指着地上的两把高精狙说,这枪一把得三十万,一发子弹就得五十元,他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无聊,要打赌就打赌,非得拉上他的枪干嘛,要知道高精狙都是有寿命的,每开一枪都是对枪有消耗的。

陶静则暗暗嘀咕说男人真是很无聊的生物,她还有衣服没洗呢就被拉来陪赛。比赛正式开始,赵小黑和段卫兵使出浑身解数,从十米靶开始打,每一次增加十米,一直打到一百五十米靶时,龙头喊了停。段卫兵问为什么不比了?龙头说因为胜负已分。龙头让他们自己去看被扛回来的靶子,龙头宣布小黑赢了。段卫兵问为什么?龙头说一寸长,一寸险,虽然段卫兵的射击技术远超赵小黑,但实际执法时一百米即为极限,用心远比技术来得重要。龙头告诉大家要记住永远不能失手。龙头带着陶静来到公安医院,告诉她这就是她的训练场。龙头对陶静说从今天开始刘医生就是她的师傅,除了每周二次回基地训练,其他时间就跟着刘医生好好实习。

第20集小虎队队员开始正式执行任务

狙击手眼力第一重要,小黑在一五一十地数米粒练眼力,猎奇过去把他手里装米的盆打翻了,小黑愤怒了,他对着猎奇说自己不就是拿个桶扣在它头上嘛,怎么那么记仇啊?抱怨完只得默默地把打翻在地的米粒装回盆里继续数。教官让新队员之间互相格斗,并警告他们如果谁讲情面不尽全力,就别怪他们这帮“老鸟”手下无情了。第一场就是郑直对沈鸿飞,郑直显然不是沈鸿飞的对手,沈鸿飞多次手下留情,郑直觉得他看不起自己,教官也多次警告他必须尽全力,被逼急了的沈鸿飞发力狂打,郑直被打得鼻血直流晕了过去。沈鸿飞背起郑直就往医务室跑,他责怪郑直干嘛那么拼,郑直说他们虽然是兄弟,但总有一天他要战胜沈鸿飞。莎莎在饭店外透过玻璃窗看到爸爸和一个阿姨在一起吃饭,还有说有笑的,顿觉委屈得很,忍不住就拉开门走了进去,龙飞虎看到女儿赶紧追了出去,莎莎哭着问他那女的是谁?龙飞虎说就是一同事,莎莎说见过哪个女同事给男同事挟菜的吗?还笑得那么猥琐。龙飞虎见女儿小小年纪说出这样的话非常吃惊。从医务室出来,凌云前来看望郑直,怪沈鸿飞下手太重。在凌云面前郑直装得哼哼唧唧挺难受的样子,凌云一转身郑直就缠着沈鸿飞教他刚才格斗时用到的那套组合拳。凌云躲在暗处看着两人心里骂道“两个疯子”。

陶静被绑在椅子上当人质,何苗在练习排爆,陶静扭来扭去不停地催何苗,结果何苗一剪子下去炸弹“爆炸”了,陶静对着何苗双眼直瞪说自己被他“害死”了。无奈两人一个身份是医生,一个身份是排爆手,分在一个小组,陶静再不愿意只得继续陪何苗练。因为吴迪没陪左燕却参加同学会一直生气不理他,吴迪写了检查追着左燕要念检查,左燕让他留着自勉,吴迪一转身看到龙头正在自己身后,显然刚才他和左燕的对话全被龙头听去了,龙头非要拿他的检查看,吴迪感觉不好意思,龙头说自己是要给女儿写检查想拿来借鉴一下而已。路遥辛苦了一天回到秦朗家,秦朗要给她热饭,路遥说真的不用,自己啃块面包就行了,秦朗对路遥说两人在一起也有半年多了,但总觉得路遥和自己之间有一种隔阂,路遥让秦朗不要多想,她的个性就是如此。秦朗说下午莎莎回来就一直关在房间里,晚饭也没吃,路遥听了连忙去看女儿,莎莎正和网友聊天呢,听到妈妈进来赶忙装得睡眼朦胧的样子,但她的小伎俩怎么瞒得过重案组组长的法眼。

眼看着母女俩又要开始交战,莎莎对妈妈说如果觉得自己的存在妨碍了她和秦朗过日子,那么可以把自己送到爸爸那儿去。路遥嘀咕说自己倒是想把女儿送过去,但那人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照顾好女儿?新队员们在洗车,突然一级战备警报拉响,老队员们要出警了,新队员们心里不是滋味,沈鸿飞大声报告,说小虎队请求参加行动!龙头让他们去拿武器装备,队员们兴奋得立即转身就向库房跑去,不多时全副武装地集合准备出发执行第一起任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特经力量 电视剧 剧情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