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平凡的世界》创作谈:时代把“杰出”给了路遥


来源:中国文化报 

人参与 评论

 

  

  

    七、路遥笔下的秦晋之义与秦晋之好

 

我是一个出生在黄土坡上的土窑里、成长在山沟里的山西女子,路遥作品中每一句关于山西的话题,都会勾起我心中一份暖暖的亲切。我想起了“秦晋之好”,悠久的历史给了陕西和山西极深的渊源,早在春秋时期就给我们留下了这个美好的成语。路遥作品中的人物,也与山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的父亲孙玉厚年轻的时候,曾在一家商行吆牲灵,从军渡过黄河,到山西柳林镇驮瓷器。当时,柳林镇一个陶姓窑主家发生了事故,孙玉厚冒死救了陶窑主的性命。老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与他结了拜把兄弟。陶兄还说,孙玉厚将来无论遇到任何难事,他都会尽全力相帮。若干年后,当孙玉厚给陶窑主写信,表达了让陶家收留弟弟玉亭到柳林读书的想法。陶窑主爽快应承,叫孙玉厚“什么也不要管,这小兄弟的一切都由他全包了”。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这才使孙玉亭毕业后在山西太原钢厂当了工人。孙玉厚每每想到与老陶义结金兰的情义,心里都是暖暖的,老陶就是他生活的一座大山,他在风雨飘摇的苦日子里只要想到老陶心中就有了依靠。等到孙玉亭哭着喊着要媳妇的时候,周围人家的彩礼都要得太高了,孙玉厚万般焦急中又想起了山西柳林的老陶,老陶又热心地为玉亭找下了贺凤英。轮到孙少安的时候,孙家又把一个女方“一个彩礼钱都不要”的贺秀莲迎进家门,这女子模样好看不说,进了孙少安家的那个破墙烂院里,没有一丝的嫌弃,“还满嘴奶奶、妈妈、爸爸叫个不停,把孙玉厚一家人都高兴乱了!”贺秀莲眨眼的工夫就把自己融入了孙家,严丝合缝,水乳交融,这当然与晋陕两地人身处同样的环境,过着同样的日子有关。此后,孙少安一家每逢紧要关口,运砖买骡子,办砖厂筹款,山西的亲家总是倾其所能,慷慨资助。在路遥的心目中,陕西与山西两省人,有着永也割不断的情缘。在路遥的文学世界里,山西人知恩图报,重情重义,有求必应。他在用自己的手中笔,诠释着山里人的“秦晋之好”。另外我还想说一件作品之外的事,《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在广州《花城》杂志发表之后,当时的文学界或者说文学评论界,对《平凡的世界》几乎是一片否定之声,没有人说好,第二部没有任何一个刊物愿意发表,最后还是在山西作协的《黄河》杂志上得以刊出。

山西和陕北两地人,住的是同样的土窑洞,喝的是同样的苦井水,面对的都是黄土坡上的山峁沟梁,行走的都是曲曲弯弯的羊肠小道。从地缘的角度讲,我们晋陕两地人就是血缘上的近亲。

因此,我们当今最需要的就是路遥,最需要的恰恰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对生活的真诚,对文学的虔敬。这,就是我改编《平凡的世界》的最大动力。

作者简介:

葛水平,山西省沁水县山神凹人,山西作协副主席,现居山西长治。出版有长篇小说《裸地》,中短篇小说集《守望》、《喊山》、《地气》、《过光景》等,散文集《我走我在》、《河水带走两岸》等,写过剧本《盘龙卧虎高山顶》。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平凡的世界 创作谈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