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平凡的世界》创作谈:时代把“杰出”给了路遥


来源:中国文化报 

人参与 评论

 

  

  

    二、平凡是路遥敬天知命的精神底色

 

每一次走进陕西感悟都很深刻,这片土地不一样。秦军作战最疯狂的时候,士兵连铠甲都不要,如狼似虎,潼关铁门的启动声成为其他六国的丧钟。如此大地之子,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来自土地之上追求高远理想的苦斗精神。

路遥的陕北,既是时空的,又是社会的,点缀在山脚或沟畔的人家,都使人想到自然和人事的沧桑变化。一只乌鸦从老牛的背上起飞,将苍凉的叫声带向黄土塬上,那一声叫让所有走进陕北的人对这片土地充满敬意。陕北,见证了铁马冰河的惨烈,见证了短兵相接的血腥,也见证了人类历史上一种难以想象的苦难。历史中,饥饿感是我们父老乡亲似乎永远也摆不脱的噩梦,饥饿是成为斩断农民生活链条的最大恶魔。如今,解决温饱已经不是我们当今农村和农民的话题。

陕北人有一种青山无处不道场的修行。这并不意味着就是不懂得争取。他们用菲薄的物质供养着自己的精神,使得它不会过于丰满和发达。他们对精神的卓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静悄悄的、无师自通的忍耐和理智正是黄土地对他们的恩润和泽养。路遥给这种平凡的精神赋予了宗教般的自由。我记得我看过一句话,大意是对任何意志的供奉都是一种顺从。而路遥将这条拯救之路带领到中国当代文学前所未有的高度。人只有进入到一种无所为的状态才能让过度的自我解脱出来,才能自动克制自己的欲求。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怎么满足。或者说,一切带有消极性质的满足,都是一种恶!我们要去除的是痛苦,而不是一味的需要!这也是《平凡的世界》这部作品最美的地方。当物质匮乏的时候,是人都感觉到痛苦,而且是灵性越高的人感觉越是强烈。路遥就是这样的人。

人身不净,心就不能纯粹。路遥作品中的陕北人,他们最终并不是什么战天斗地轰轰烈烈干了多大事业的人物,而是归于常态,因为平凡,才是人生的常态。不管你干过多大的事,平凡就是陕北人敬天知命的精神底色。《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凭着自己的打拼,置下砖厂,按理说兄弟俩一起干挺好。我却理解路遥为啥要让少平出去。他不是单纯的要独立。这也是路遥的梦想,人只有不断地把自己放置到一个比较难的位置上才能不断地克制和净化,甚至神话自己。否则,你就要被自己打败。那个年代的人对什么都有一个十分明确的目的。少平作为家里的老二,次子,在没有分家的情况下,主动地分担家用。其实他自己也是一肚子难活,人生很不尽如人意。就跟他们清瘦的长相一样。为啥长得那么克制,是因为心克制。少平如果不是一个从小在精神上有准备的人,他是不能摆脱人穷志短的群体原理,作为一个个体脱离出来,争取到读者的视线中,有路遥自己知天敬命的精神底色。

下一页:中国改革和经济发展最初的实践者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平凡的世界 创作谈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