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日神剧的编剧有哪些套路?欢乐吐槽版


来源:知乎

人参与 评论

什么抗日喜剧 抗日爱情剧,抗日科幻剧,抗日公路剧,抗日穿越剧,抗日密室剧,抗日宫斗剧…………

首先:

无限子弹板载!不用换弹夹板载!

  

刚在网盘里面找到的照片,补充在前面:

这个姿势端枪结果就是手变成烤猪蹄(^o^)/

  

手撕鬼子就不说了,那是港灿搞出来的奇葩。

独立X啊特别行动组那是为了剧(HAO)情(BIAN)需(GU)要(SHI)。

当年王外马甲的中国骑兵一出来其原型部队的老兵就找去算账了 ,这事情萨苏提过。

上次碰上王外马甲,说他写129师骑兵团写出个麻烦来 -- 《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成书之后,有人告诉他北京军区有一位老领导到处拍桌子找一个叫王员外的,也不知道要干啥。马甲一听这老爷子的名字就有点儿含糊 – 这老爷子的大名在129师骑兵团如雷贯耳,冀南突围的时候抡马刀追着鬼子骑兵砍出好几里的主儿,据说脾气暴得很,跟唐朝那梁建方似的,他找我干吗?

总不是有双胞胎闺女要嫁我吧。

可是又不敢不见,人家威望在这儿呢,以后说句话全国的骑兵见穿马甲的就拿刀砍,我还活不活了?

见面,老爷子果然暴得很,三句话没说完就奔正题 – 那谁谁谁明明是我一枪放倒的,你娃怎么给安老刘身上了?

是这件事儿啊,马甲赶紧解释 –这是为了突出重点人物,所以把几个人的事迹放在一个人身上了。给您道歉,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不然,这书就写散了。。。

一边说一边纳闷 – 那谁谁谁也不算什么大人物,一个小情节而已。这样的主儿你干了也不是三个五个,毙也就毙了,六十年了还死揪着他不放干什么?

说了半天,老爷子才面色稍薺,算是认可了,末了冒出一句来 -- 就是嘛,那是我们四连干的,怎么能算到一连头上呢?

嗯?!马甲这才恍然明白自己犯了什么忌讳 –129师骑兵团里,一连和四连是最能打的两个连,两个连打起鬼子来生死与共,可下来不但连长战士见面要杠肩膀,连四连的马看见一连的同行,都要咬两口。

都六十年了阿!

自从亮剑以后,北外的日语系师生的声音活跃在各大抗日战场上,他们上午还是日军的参谋,下午就变成会说日语的汉奸,晚上又变成反战同盟的士兵…………

自从亮剑以后,所有的日军都多了一只特种部队,他们从不使用日军制式武器,从不使用日军制式军装,从不服从日军上层军官命令 不去剿灭八路军指挥部、边区领导机关,只盯着猪脚死磕最后都被猪脚全灭…………

最后,请看神文《冈村宁次的一天》。

1945年3月的某一天 伪满洲国哈尔滨市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本部。

大齤日本帝国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萌生了一种逃离此地的冲动。

他并不是一个胆怯的人,这一点无论是他的上级还是下属、他的同侪还是敌手都从未否认过。但是此时此刻他所处的环境、他所面对的画面、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那混杂着血腥气与来苏水的味道,都令他恨不能拔腿逃离此地。但为了维护一名大将的威严,以及能让这趟远门变得更有价值,他使劲全身力气,令自己依然能够较为稳当地站在地上。

他所面对的,是一名女子,而且,是一名不着寸缕的女子。

女子双目紧闭,胸口仍在微微起伏,姣好的面容和匀称的身材都足以令人萌生侵犯她的冲动,而溅落在她两腿之间的白浊液体也证明了已经有人将这一冲动付诸了实践。而与这具性感的肉体极为不合衬的,便是铐在女子手脚上的铁镣了,那铁镣均由精钢打铸,每一副都有少说20厘米厚,莫说是束缚住一名弱女子,就是用来囚禁横纲也都绰绰有余,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觉得这种措施属于多余。

“石井君,你们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了?”冈村宁次向身边的一位高个子问道。

“大将阁下。”被称为石井的男人拿出一份报告交给冈村宁次,并解说道,“目前还不能说很顺利,我们已经能够证明这个女人每当接触到精齤液时,她的射术就会变得非常恐怖,例如3天前的那次实验中,中田、角木、野崎他们依次与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之后,我们在这个女人身边放置了一张弓与几支箭,之后便以最快地速度离开了她的囚室,就在野崎离开房间的一秒后,一支箭就射穿了囚室的门,要知道,那扇门足有30厘米厚,而且还包括着铁皮,更可怕的是,这一切都是她在戴着镣铐的情况下做到的。”

冈村宁次盯着报告中的照片,照片中显示着有几支箭已经深入墙体三寸有余,若是这些箭射在人身上,结果不问可知。

“竟然,真的有如此威力。”冈村宁次喃喃道。

“大将阁下,根据我们几次试验的结果来看,这个女人的射术着实可怕,其杀伤力与震慑力已经堪比我们关东军的几位最优秀的射手。我们不知道中国军队中有这种能力的女人到底有多少,也不知道中国军队是否掌握了能够充分发挥她们实力的战术。如果有为数不少的这样的女人出现在战场上,必然会对我们的皇国军人造成一定的杀伤,也将为我们增添不少麻烦。不过大将阁下,您现在无须担心您的安全,我们已经给她注射了足量的麻药,她现在处于昏迷之中,绝对不会威胁到您的安全。”石井一本正经地说道。

冈村宁次抬起头来,端详了一眼面前正一副公事公办表情的石井。他不喜欢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的高个子男人,准确来说,关东军的上上下下他都不太喜欢,虽然他和关东军的那位“老上级”同属巴登巴登同盟,他当年也曾拜托那位现在正在首相位置上张牙舞爪的“上等兵”在他们“三羽乌”开会的时候在门口放哨,但是这点情谊依然无法让他不鄙视那个除了“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外就一无所长的家伙,他更无法理解,究竟大脑要畸形到什么程度,才会疯到去用钢针去刺北方那头冬眠的巨熊的脚心。不过他毕竟是受过严格的日本礼仪和军事素养培训的人,从来不会将这种蔑视和不屑暴露出来,不过在他的心底,可是将对那位首相的鄙视延续到了这支胆大妄为、眼高于顶的关东军以及面前的这位石井四郎中将的身上。

但是现在前线出现的各种新“状况”令这位重视细节的中国派遣军司令也有些焦急,于是他只能拉下面子,用一瓶上好的清酒送给那位首相好来换取这次关东军的配合,毕竟,只有在帝国经营最久、下功夫最深和东北和兵强马壮、人才济济的关东军,才有研究这一系列“状况”的能力。

“石井君,听说你们还查阅了大量资料,并且还询问了日中不少人士,有什么线索吗?”冈村宁次问道。

“大将阁下,我们确实翻阅了很多古籍,也咨询了许多‘愿意配合我们工作’的中国武术界人士,但因为中国武术界的门派间壁垒森严,相互间对很少有交流,因此目前我们只能知道这是一种被称为‘聚精箭’的武功,但是其原理和习练方式都不明。”石井的声音几乎毫无起伏。

“那么在本土那边的调查进展如何呢?”冈村宁次接着问道。

“同样不顺利,不过我们在冬木市的魔术界那里找到了一点线索,他们中的一些魔术师似乎掌握着通过性行为和精齤液的灌注来补充能量的技术,但是具体详情,他们也不肯透露。”石井的头稍微有些低垂。

这群罔顾皇国兴亡的家伙!冈村宁次在心底骂道,但没有说出口。

冈村宁次深知,对面的敌人不是没可能将掌握这门功夫的女子作为陷阱来诱杀他的士兵,而想约束这群精虫上脑的士兵,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于是他凝视着眼前的这个杀人博士,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建议。

“石井君,我只想知道,对付这样的女子,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大将阁下, 恕卑职直言,卑职只有一个建议。”石井咬牙切齿的说道。

“让他们多用避孕套!”

同日 哈尔滨 特高课某处秘密办公场所

冈村宁次不安地看着周围,毕竟这里不同于防疫给水部队本部般深处地下。而且前几天那件“共产党武装击杀400公里外一机齤枪齤手”的事情令他忧心忡忡——————毕竟,他可不想被一个现在正趴在齐齐哈尔某座民房中的抵抗分子射杀。

一旁的一位青年男子看出了冈村宁次的不安,忙解释道:“大将阁下,无须担心。这里的每一扇窗户都已经用铁板封死了,您的安全绝对可以得到保证。”

冈村宁次面上一窘,不过他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的表情,不动声色地冲那个青年说道:“土屋君,听说你带领你的特别小组在历次行动中屡立战功,不愧是皇国的楷模啊。”

被称为土屋的青年先是一愣,随即说道:“大将阁下,我本人的功劳微不足道,倒是我的那些战友们,真希望他们还能听到您的赞誉啊,可惜,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再也无法活着领取他们的勋章了。”

“怎么,伤亡很大吗?”冈村宁次有些惊愕,这件事他之前还不是很清楚。

“伤亡……只能用惨重来形容,我们的伤亡至少是对手的五倍以上,很多优秀的战士都牺牲了,他们都是皇国的精锐啊,神道无念流的土见君,天然理心流的藤井君,大张一刀流的鸣海君,还有斋藤一先生的关门弟子伊藤君……他们……他们都已经无法再回到他们依恋的故土了……”说道最后,土屋的声音竟显得有些哽咽。

“土屋君,不要太过伤心,皇国不会忘记他们的付出和牺牲的。”冈村宁次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也是一惊:土屋提到的这些人在本土都是有名的好手,竟然都折在了这片土地上。

“那么,土屋君,付出了这么大的伤亡之后,我们的战果如何呢?”其实,冈村宁次已经先行浏览过了这一系列行动的战报,但他想亲自从执行者口中得到确认。

“我们的特别小组经过一系列的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但大将阁下,恕我直言,此次上峰的命令执行起来着实存在很大的困难————毕竟我们的对手都是一群穷凶极恶、武功高强之人,活捉实在是太难了,我们在付出惨烈伤亡之后,才取得了击毙对方7人,生俘1人————就是您上午见到的那个女人————的战果。而这时候我们已经折损了大半人手。”土屋的表情有些黯然。

冈村宁次知道,这已经是极为了不起的战果了,面前这位年轻的土屋芳雄少尉所率领的特别小组的战功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当初拜托那位首相帮忙的时候,那位首相便直接推荐了这位还只是一名小小的少尉的土屋,来率领这支由本土的各路高手和军中甄选出的精锐所组成的特别小组,现在看,虽然付出了巨大的损失,但是击毙对方高手、打击敌军士气、活捉实验体等任务均已完成,这个战果无论怎么看都是令人满意的,这令他对这位年轻的少尉萌生了不少好感。

“土屋君,你和你的特别小组都是皇国的骄傲,我谨代表中国派遣军感谢你们所做出的付出,我将亲自为你们请功!”冈村宁次对土屋给予了他向来吝惜的赞誉,他知道,对于这样的功臣,其实是再怎么奖励也不为过的。

“我多么希望伊藤君他们也能听到您的赞誉啊。”土屋礼貌且低沉的回应着。

“土屋君,能向我讲述一下战斗的细节吗?尽管你可能不太愿意回忆起那些事,但这些事情,对我们的战局的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冈村宁次显得前所未有的恳切。

“遵命,大将阁下。”土屋的语气显得有些疲惫和不情愿。“我永生无法忘却我们围攻一个武功极为骇人的大汉的场景,他抓住了伊藤君,只是两手一使劲,便像撕一张牛皮纸一般将伊藤君撕成两半,要知道,伊藤君可是在皇国有数的高手啊!而另一次,我们要对付的那个高手,他简直是在飞!我们的子弹都只能擦过他的衣衫,很多人移动枪口的速度甚至都及不上他的移动速度。最后,我们集中了17把百式冲齤锋枪,3挺捷克式,才将他击毙,而这时候,我方已经有13人被他掷出的飞刀所杀……”土屋的语气愈发无力起来。

“竟然,有这么恐怖……“冈村宁次嘀咕道。敌人的强悍他之前早有耳闻,但在听过第一亲历者的讲述后,他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对手的骇人。

冈村宁次沉吟半响,这才抬起头来,向土屋提出了他最后的问题:

“土屋君,对付这样的敌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加强我们的火力密集度,大量装备冲齤锋枪和轻机齤枪,这是我唯一的建议。”

帝国现在还能不能有精力去制造足够的栓动步齤枪都是未知数呢。不过这一句话,他也只是在心里默念着。

冈村宁次知道下一步要去哪里了。

同日 哈尔滨 某处军工研究所

迎接冈村宁次的是一名叫做平贺源二的研究员,据说是当年那位大发明家的后人。不过冈村宁次考虑到那位大发明家的性取向问题,认为眼前这个平贺最多也只能是那位的旁系后裔。

“大将阁下,卑职已在此恭候多时了。”平贺恭顺地迎接着冈村宁次。

“客套就免了,让我去看看你的收藏吧。”冈村宁次话语中带这些许疲惫。

“大将阁下,这边请。”平贺将冈村宁次引入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正中是一张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枪齤械,令重视细节、熟悉一线装备的冈村宁次感到意外的是,其中的许多枪齤械,他并不认识。

“大将阁下,请过目。”平贺将一支枪递给冈村宁次,冈村宁次仔细端详着这支枪,不禁地想到了刚刚在情报中看到的、他们西方的盟友刚列装不久的STG-44,但是那种枪在欧洲战场都尚未大规模装备,又怎么会出现在中国战场上。冈村宁次抚摸着这支枪的护木与枪托,不知为何,他眼前出现了一头正迎风怒号着的巨熊。

“大将阁下,根据前线反馈的消息,中国军人在使用这种枪的时候,经常会高呼‘卡拉什尼科夫赐予我力量吧!’。不知是何用意。”

“‘卡拉什尼科夫’?这个俄国名字与这支枪到底有什么联系……中国军队又是怎么获得这种枪的……”冈村宁次喃喃自语道,他感到有些头疼,便放下这支枪,向桌子的另一边走去。

桌上的一支步齤枪吸引了冈村宁次的注意,这支枪上安装着一副瞄准镜。冈村宁次发现这支步齤枪与97式、99式狙齤击枪以及毛瑟98K都有不同,但却也叫不出来这支枪的名字,这令一贯熟识枪齤械的他顿时产生了些许挫败感。而更令他感到挫败的是,桌上那些七七八八的安装着瞄准镜的狙击步齤枪中,他大半都不认识。

“怎么会,中国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狙击步齤枪和瞄准镜。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他们不是连制造单筒望远镜都困难吗?又怎么会弄来这么多瞄准镜的?”冈村宁次因为挫败感而有些恼火。

走着走着,他终于发现了一种他认识的枪齤支————加特林机齤枪,他正困惑于为何这种早在上个世纪6、70年代就出现的武器会与这些来历不明的新武器并列之时,平贺走上前来,向他解说道:“大将阁下,这支加特林与过去的手摇式加特林不同,它的转动是通过电力来实现的,因此使得它的射速极为可怕,这是过去的手摇式加特林所望尘莫及的。”

冈村宁次感到一阵来自于心底的疲倦,他真的产生了近乎绝望的情绪,他回头望着平贺,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这些武器,以我们的技术水平,能不能仿制?”

平贺没有回答,但从他那无助的眼神中,冈村宁次读到了答案。

同日深夜 哈尔滨一家日式酒馆中

冈村宁次望着杯中的清酒,似乎想要将自己淹死在里面。“为什么?”他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我们的敌人会如此强大?我们来到这里之前,我们得知,他们的国家积贫积弱,他们的军阀相互攻伐,他们的官吏贪污腐败,他们的人民愚昧无知、胆小怕事。他们几乎没有现代工业,没有现代化的军队,他们怎么看都是一副一触即溃的模样。可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却被拖入了深深的泥潭中?他们中那些神出鬼没的高手,杀死我们英勇的士兵就像捏死一只耗子,而他们的数量,简直要比北海道的松针还要多;他们的射手可以无视一切距离,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他们有着五花八门先进武器,有许多是我们想都不敢想象的。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强大?是因为他们的神在眷恋着他们?还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在庇佑着他们?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夜,大齤日本帝国中国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烂醉如泥。

同年9月9日 南京 侵华日军投降仪式现场

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看着冈村宁次离去时那落寞的身影,感慨道:

“能撑八年,真难为他们了。”

【郎剑秋的回答(19票)】:

你们都太天真了,最近家母住院,我陪床,天天陪家母12小时看遍各大卫视,你们总结的抗日套路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总结了一下,现在的抗日剧已经渗透各个剧种,无论是玛丽苏偶像剧,家庭伦理剧,武侠剧,魔幻剧,推理剧,少儿剧,包括行业剧都陷入了抗日的大坑,编剧们很聪明的,只要将这些剧里的反派变成小日本鬼子,一切顺理成章变成抗日剧。

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因为,我d的凝聚力是不可估量的!

我给编剧们提供一个新思路,那就是:动物抗日!就像里约大冒险那样,把反派换成小鬼子就行了嘛!但是成本……

不过,要节约成本也可以哦!妖怪(包括各路妖魔鬼怪)抗日嘛,毕竟是建国前。最好再加入中国人人皆知的经典妖怪,比如葫芦娃,救完了爷爷,迎来了小鬼子,走投无路的蛇精投奔小鬼子,但是小鬼子连畜牲都不如,居然非礼蛇精,一气之下蛇精联手葫芦娃,将小鬼子赶出了他们生活的那片山,蛇精最好和某只葫芦娃产生感情……如此,来个世纪大和解。

嗯嗯,想到这里,好希望看到白娘子和法海联手抗日啊!还有猴哥抗日,好想看到猴哥大战圣斗士,小魔仙大战宠物小精灵啊……

最后来个妖魔鬼怪抗日大集合,名叫新抗日封神榜。凡参与抗日的妖怪都会得到我d的封神,从此以后在我d的领导下,三界各回其位,我d的光辉照破九重天,突破18层地狱。这样,连建国后妖怪不许成精也有了合情合理的解释。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抗日剧 电视剧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