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剧本《潇湘之梦》


来源:艺海•剧本创作

人参与 评论


2.崩霆琴

大宅内,一灯如豆。

一个年轻人在伏案疾书,昏黄的灯光勾勒出他坚毅的脸部轮廓。

他身边,暗的光影里,伴随着极轻微的“嗡嗡”声,白色的线条在旋转,

一个年轻妇人,他的妻子在纺纱……

一件衣服披在年轻人身上,他回过头,妻子温存一笑,又坐回去,继续纺纱……

起风了。

豆粒大的雨点打在屋瓦上,“噼噼啪啪”一片响……

雨越下越大,伴之以电闪雷鸣。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映亮了大宅门上的匾额:“大夫第”。

一声霹雳!

一片火光青烟,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梧桐树被劈倒……

年轻人跑到院子里,捡起一截还在冒着烟火的焦木……

焦木化为一架古琴……

年轻人抚琴,琴声激越……

画外音:“琴名崩霆,曲为变法。从湖南浏阳到北京,这个叫谭嗣同的年轻人,将自已对家国的万种情怀,一腔忧思,都化为了变法的奔走呐喊……”

琴声中,风云变幻……

琴声由激越而忧愤,继而悲壮……

“嘣!”一声,琴弦断了!

谭嗣同缓缓地从琴几旁站起……

画外音:“变法失败了,谭嗣同拒绝逃亡海外而毅然赴死,他说:‘各国的变法从来没有不流血而成功的,今日中国还没有为变法而流血的人,那么,请从我谭嗣同开始吧!’倔犟的湖南人啊,你的生命是多么俊朗刚强!”

谭嗣同一袭白衣,从容向刑场走去……

此时,幽暗的“大夫第”宅内,他的妻子擎一盏火苗如豆的桐油灯,静静在纺车边坐下,开始纺纱。白色的线条旋转着,在幽暗中划出一个朦胧的圆……

她的身后,长长一队清丽的少妇,长长一串如萤火的桐油灯,长长一溜纺车,在幽暗中划出一个个白色、朦胧的圆……

纺车“嗡嗡”,是少妇们无词的哼鸣……

风儿吹起谭嗣同的白袍,衣袂飘飘……

深邃的夜空中回荡着他的声音:

望门投止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纺车“嗡嗡”……

3.翠翠

纺车化为巨大的水碾,悠悠转动,洒下一片绿色和湿润……

一条溪河静静流淌,河水清彻,映出岸上吊脚楼倒影。

河上有一只靠竹缆牵引的渡船,摆渡的是一个少女。眼下没人过渡,少女便摘了一片树叶,坐在船头,吹出单纯好听的调子……

画外音:“这个女孩叫翠翠,大慨触目为青山绿水之故吧,湘西的女孩多叫翠翠。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初阅人世,活泼善良如一只山中小黄麂……”

有乡亲在喊渡船。

翠翠赶快把船渡了过去。

不远处传来“嘭嘭”的鼓声,今天是端午节,乡亲们是去看划龙船的,一个个欢喜得很。

乡亲们上岸走远了,翠翠坐在船头,却再也没有心思吹树叶。她就那样静静地坐了一会,站起身,朝鼓声“嘭嘭”的地方跑去……

屈子祠前,一队队桡手在祭龙头,赞礼粗犷雄浑:

一个龙头樟木雕,

三国英雄算马超;

文武双全关胡子,

黄忠宝刀永不老;

张飞喊断当阳桥,

赵云救主逞英豪;

领唱的青年男子,人长得秀拔出群,声音又清越高亢,冲击得女孩子们一阵阵心头发热!

五虎上将都请到,

屈原爹爹声音高!

一声炮响龙出水,

我的龙船往前飙……

赞礼声中,一声炮响,十几条龙船如蛟龙出水。顿时,河面上水浪飞溅,映着阳光,如千万朵金花绽放,壮丽辉煌……

鼓声嘭嘭,鞭炮噼啪,两岸观众呐喊助威声融汇交响于一起,澎湃而来……

“嘡!”一声锣响,那个青年男子所在的龙船最先冲过终点线!

两岸爆发出海潮般的欢呼……

那青年男子,被人群英雄般抬举着欢呼,忽然,他一眼看见站在人群外,痴痴望着他的翠翠。

他的心像突然被箭射中,疼起来……

他从人们肩上跳下,径直朝翠翠走去。

翠翠脸红心热,低着头,慢慢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香袋,塞在他手中,转身就跑……

月亮升起来了,白天的热闹喧响一下子消失了,悠悠转着的水碾,蒙蒙树木的暗影,衬着蓝而深邃的夜空,似在诉说一种悠远的情怀。

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这小鸟儿也安静了。

沐着如银的月光,青年男子登上了翠翠家对面长着幽幽竹篁的高崖。

这年轻人为心中爱情思念煎熬,要用歌声来宣泄倾诉。

他轻轻唱起来……

画外音:“因为他唱得轻,就听不清他的歌词;因为是在月光下,就感觉他的歌声的温柔。这轻轻的温柔的歌声,翠翠听得见吗……?”

翠翠睡着了。

睡梦中,她觉得自已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仿佛轻轻各处飘着,水碾、菜园、船上……

她醒过来。

揉揉眼睛,似梦非梦;看看窗外,月色如水。

歌声还在……

她晓得了,是那个人……

那年轻人被爱支撑着,是准备如杜鹃般唱到吐血喉咙烂的,忽然见吊脚楼下,一个窈窕的身影向自己走来,因为惊喜,那歌声竟一下停了……

月光朦胧,两个人影一步步走拢……

水碾悠悠转着……

4.禾场坪

夏夜。

农家。

禾场坪。

还是那轮又大又圆的月亮。

一个穿兜肚的小男孩,躺在竹床上看月亮。

小男孩的母亲,坐在他身边,拿着蒲扇轻轻拍打,一边为他驱蚊子,一边教他唱着童谣:

月亮粑粑跟我走,

我跟月亮提笆斗……

开始是母亲教一句,小男孩学一句,很快小男孩就学会了。

稚嫩的童声:

月亮粑粑跟我走,

我跟月亮提笆斗……

童谣声中,小男孩已经能放牛了──

山坡上,牛儿在悠闲的吃草,小男孩打着赤脚,爬树摘桑椹吃;

夕阳西下,农舍炊烟袅袅;

小男孩放牛归来,母亲为他擦去脸上污垢,给他盛饭……

笆斗里边三升米,

一泼泼倒阳沟里。

借你的瓢,

舀三瓢……

童谣声中,母亲一手牵着小男孩,一手拎着一块腊肉,送男孩到私塾去读书;

孔子像前,小男孩给先生磕头,母亲远远站着,目光满是虔诚和欣慰……

借你的牛,

耕蛋丘;

借你的马,

上辰州……

童谣声中,母亲已是满头白发。就着桐油灯微弱的灯光,赶做一双布鞋;

早晨,禾场坪上。小男孩已长成青年人,长发披肩,拎着一口藤箱,即将远行;

母亲将布鞋交给他;

他跪倒在地,叩别母亲;

母亲倚着家门,望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

辰州底下一朵花,

摇摇摆摆到谢家。

谢家的姑娘圆团团,

养个儿子考状元……

童谣声中,青年人登上东渡的轮船,前往日本;

汽笛长鸣,青年人望着远去的国土,泪眼模糊……

童谣声化为日本歌舞伎音乐……

青年人手拿一张《朝日新闻》。

透过裱糊着雪白皮纸的隔扇,可以看到日本艺妓表演的身影,听到混杂着中国留学生声音的,醉熏熏的唱和、喝彩声……

青年人眼睛像要冒出血来,日本艺伎表演的身影在他眼中化为了那幅“列强瓜分中国时局图”,音乐、喝彩声变成了枪炮声……

青年人愤懑已极,将《朝日新闻》撕成碎片!

纸片纷纷飘落,化为日本海的浪潮……

年青人仰天长啸:

长梦千年何日醒,

睡乡谁遣警钟鸣?

腥风血雨难为我,

好个江山忍送人……

海潮拍打着沙滩;

年青人奔来,纵身一跃……

一排大浪冲天而起……

画外音:“‘咚’一声,从湖南新化那个小山村走出来的陈天华,将他年轻的生命化为往日本海的一跃!他投海的声音如一朵浪花,很快被日本海汹涌的浪涛声所淹没;他投海的声音如一声惊雷,化为唤醒麻木国人的警世钟!……”

钟声阵阵,滚过长空……

禾场坪。

母亲在倚门盼望……

突然,山路上出现一个人的身影……

母亲惊喜地揉了揉眼睛,踮起脚尖……

一个,又一个……长长一列队伍沿着山路走来,他们之中有的戎装佩剑,有的西服革履,有的长衫飘飘……一个个英姿勃勃,气度不凡。

画外音:“回来了!求学东瀛,终归故土,湖南的儿子回来了!黄兴、宋教仁、蔡锷、杨度、刘道一……但是,那个唱着‘月亮粑粑跟我走’的小男孩呢?他怎么没回来……?”

母亲在这些人中间辩认着,寻找着她的儿子……

黄兴从怀里掏出那双布鞋,双手高举,“嗵”地跪倒!

所有的人齐唰唰跪倒在母亲面前!

母亲颤巍巍接过布鞋,捧在怀里……

画外音:“‘这个傻孩子,他走的时候,怎么没穿鞋呢?听说日本海的海水,是刺骨的冰冷啊……’母亲没有哭泣,她只是抬起头来,望着那遥远的天际,轻声埋怨着她的孩子。风儿吹来,她的白发在春风里庄严地飘拂……!”

天际化为夏天的夜空……

响起了稚嫩的童谣声:

月亮粑粑跟我走,

我跟月亮提笆斗……

叠印:海潮拍打着沙滩;

一个年青人奔来,纵身一跃……

一排大浪冲天而起……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盛和煜 剧本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