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说 客》


来源:艺海•剧本创作

人参与 评论

 《说客》

(《艺海》杂志提供)

  


剧作家简介

  


徐 瑛

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编剧专业,1991年至今在中国歌剧舞剧院担任专职编剧,曾于1996年至1998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交流,并应美国洛杉矶大学世界文化艺术系的邀请担任该系客座教授,讲授中国传统戏曲创作。其戏剧作品曾在中国大陆、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以及香港等地区的剧院和国际性艺术节上演出,为当今颇受国际戏剧界关注的中国剧作家。

代表作品:歌剧《胡笳十八拍》(美籍华裔著名作曲家林品晶作曲)、《茶》(谭盾作曲)、《诗人李白》(与廖端丽合作,郭文景作曲)、京剧连台本《连升三级》、话剧《刺客》、《说客》等。

  

时间: 春秋末年

地点: 鲁国 齐国 吴国 越国

人物:

子 贡——孔子弟子,出场时四十多岁。

子 路——孔子弟子,出场时五十多岁。

孔 子——出场时六十多岁。

颜 回——孔子弟子,出场时三十多岁。

公冶长——孔子弟子,出场时三十多岁。

田 常——齐国丞相,出场时五十多岁。

夫 差——吴国国王,出场时四十多岁。

勾 践——越国国王,出场时五十多岁。

伍子胥——吴国丞相,出场时六十多岁。

伯 嚭——吴国太宰,出场时六十多岁。

范 蠡——越国大臣,出场时四十多岁。

西 施——越国美女,出场时二十多岁。

术 士——四十多岁。

狂 士——三十多岁。

虎贲甲——二十多岁,守卫吴宫的卫士。

虎贲乙——二十多岁,守卫吴宫的卫士。

齐国士兵、吴国士兵、越国士兵

序 幕

[孔子墓前,墓旁有一茅草屋,为子贡守墓的居所。

[子贡打扫坟台擦拭墓碑恭敬地上香。

子 贡 我的老师孔子去世已经整整六年了,门下的三千弟子早已各奔东西,唯有我还在这里守着。我守着老师的陵墓,不是为了给世人树立一个孝子贤孙的楷模,而是因为除了在这里与老师做伴,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老师去世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听公冶长说,老师弥留之际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叫一声,叹一气。每每想起这一情景,我就不禁百感交集悲从中来。老师最喜欢的弟子是子路,最赏识的弟子是颜回,最偏爱的弟子是公冶长,而最器重的弟子则应该是我,端木赐,子贡,否则他也不会把拯救鲁国的重任托付给我。我没有辜负老师的重托,我创造了一个奇迹,成为了鲁国的救星,一个被人争相传颂的英雄。我确实称得上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此生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他人不能想象的。我曾经与各路诸侯分庭抗礼,在生意场中如鱼得水,赚钱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如果不是生逢乱世,我的生意绝对可以做得更大,赚钱赚到富可敌国。对一些人来说,生逢乱世是生不逢时,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应运而生,而对我来说则是二者兼而有之。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大混蛋,我就是个大混蛋。老师死了,子路死了,颜回死了,混蛋长寿,所以我还活着。我凭借混蛋的智慧拯救了鲁国,却让天下的生灵惨遭涂炭。如此这般一个人物,如此这般一番作为,真不知道后人会如何评价。老师交给我的任务是让鲁国免遭战乱之苦,这个任务我完成得很好,直到今日国人都在安享我给他们带来的和平。但与此同时,我的所作所为也导致了天下大乱,给天下的苍生带来了一场大灾难。我的老师孔子不知如何定论我的作为,所以他只能叹气。他在弥留之际的叹气,除了遗憾仁政的理想不能实现,无疑还有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茫然。我也很迷惑,目标是崇高的,过程是完美的,鲁国得救的结果也是众所期待的,然而天下大乱却不是我的本意,也实实在在地违背了老师的初衷。我其实意识到了很可能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意识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在一个物欲横流、礼崩乐坏、见利忘义、道德沦丧的时代,想要做到不损人又利己,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异想天开。为了拯救我的祖国,我别无选择。既然游戏已经开始,就只能不择手段硬着头皮将这场游戏进行到底。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个个原本不相干的局外人被卷了进来,他们兴奋地盘算着自己的利益,热血沸腾地投入到一场疯狂的杀戮游戏中。脱缰的野马拉着隆隆的战车开始狂奔,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摧枯拉朽,势不可挡,任何想要阻止这场游戏继续下去的努力都属自不量力的徒劳。大势所趋,逝者如斯,谁也无力回天。游戏玩到这个地步,委实是有点被我玩大了。

[音乐进入,转场六年前。

 

第一幕

第一场

[鲁国孔府。

[幕后人声鼎沸:“齐国人兵临城下啦!齐国人兵临城下啦!”

[腰佩短剑、武士打扮的子路跟随儒生装束的颜回和公冶长匆匆上。

子 路 齐国凭什么要来进攻我们鲁国?

公冶长 凭它的强大。

子 路 总得有个理由吧?

公冶长 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

子 路 师出无名啊!

颜 回 是,师出无名。

子 路 那它不会有好结果。老师说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

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

颜 回 齐国不是礼乐之邦,所以才会兴师来犯。

子 路 那就跟他们打,我们鲁国也有军队。

颜 回 鲁国的军队不堪一击,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子 路 还没交战怎么知道?当年曹刿后发制人以弱胜强……

颜 回 曹刿在哪里?

子 路 曹刿死了。

颜 回 曹刿死了,我们鲁国现在没有曹刿了。

子 路 你不要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老师说了,三军可以夺帅,

匹夫不可夺志!

颜 回 你就会背老师的语录。

子 路 难道老师说得不对吗?

公冶长 老师当然说得很对,但是——

子 路 你别但是,你的但是就是卑躬屈膝地去跟人家求和。

公冶长 求和有什么不好吗?和为贵。就怕你想求和人家还不干呢!

子 路 打又打不过,求和人家可能还不干,那照你的意思,就只能是坐

以待毙了。

[孔子上。

孔 子 当然不能坐以待毙。

三 人 老师——

孔 子 鲁国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母都长眠在这片土地上,作为鲁国的子民,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国土不被侵犯。

公冶长 捍卫国土,也是捍卫尊严。

子 路 拿什么去捍卫呢?要钱我没有,要命我有一条。

孔 子 我知道你不惜命,大丈夫为国捐躯,也是死得其所。

子 路 这么说,国君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跟齐国人决一死战了?

孔 子 国君希望有人能去说服齐国人退兵。

子 路 哦!

孔 子 但是大臣们都沉默不语。

子 路 那就让我去吧。

孔 子 你去?你的脾气,说不了三句话就会跟人动手,你去是送死。

子 路 老师也太小看子路了。子路的修养何至于那么差?好像我除了打架别的什么都不会。

孔 子 那你告诉我,你去打算怎么说。

子 路 自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孔 子 齐国人若知情达理,也就不会兵临我们鲁国的城下了。

子 路 嗯……

颜 回 如果老师信赖学生,就让颜回去吧。

孔 子 你为人厚道,太书生气。

子 路 厚道也是缺点?

孔 子 厚道当然是优秀的品德,但跟不可理喻的强盗打交道,厚道却不是锐利的武器。

子 路 嗯……

公冶长 老师觉得我去怎么样?

孔 子 你为人木讷,不善言辞。

子 路 老师您不是说君子讷言敏行、小人巧言令色么?

孔 子 巧言令色不等于反应机敏能言善辩,明白吗?

子 路 嗯——要说反应机敏能言善辩,那就只有子贡了。

孔 子 子贡呢?他在哪里?

子 路 八成在棺材铺。

孔 子 他去棺材铺干吗?

子 路 这不是可能要跟齐国人打仗了吗?打仗就会死人,死人就得买棺材。像子贡那么精明的商人,还能错过这么好的发财机会?

孔 子 你不要这样说人家,子贡是君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子 路 何谓君子?老师您说过: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子贡经商,贱买贵卖,囤积居奇,唯利是图,哪是君子所为?

孔 子 他真的在棺材铺?

子 路 我这么猜测。

孔 子 这就是你的大不该。怎么能凭空臆断呢?

子 路 老师干吗袒护他?就因为当年周游列国是他出的钱吗?

孔 子 野人!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子 路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这话真是说得不错啊!

公冶长 子路!有你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吗?你都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不懂规矩?

颜 回 他就是孩子,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童言无忌。

子 路 你不要说话。你从来就知道顺着别人的意思说,所以讨人喜欢。

孔 子 子路!

子 路 不是这样吗?老师您那么喜欢他,不就是因为他乖巧听话吗?这也很正常,人嘛,谁不喜欢被别人阿谀奉承呢?老师您别介意,我只是这么泛泛地一说,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孔 子 子路啊子路,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子 路 您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您也童言无忌好了。

孔 子 你跟随我这么多年,脾性至今也不见有丝毫的改变。

子 路 老师您说过,改了就不是子路了。

孔 子 是啊!改了就不是子路了。你能去帮我把子贡找来吗?

子 路 老师真打算让子贡去充当说客?

孔 子 子贡能言善辩见多识广——

子 路 而且还很有钱——老师不会是想要他花钱去贿赂齐国人吧?

孔 子 野人!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衣冠楚楚的子贡匆匆上。

子 贡 齐国丞相田常率领军队已经兵临城下了。

公冶长 正在说要你去充当说客让齐国人退兵呢!

子 贡 哦?

颜 回 是老师的意思。

孔 子 你经常往来齐鲁之间,在齐国交友甚广,与齐国丞相田常也打过

交道,我思来想去,我们鲁国恐怕再也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了。

子 贡 嗯——

孔 子 你在犹豫什么?

子 贡 国难当头,自当挺身而出,只是弟子不才,虽有报国之心,就怕

辜负众望。

孔 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就尽其人意听其天意吧。

子 贡 弟子当尽力而为。

孔 子 自古弱国无外交,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鲁国虽弱,却是热爱和平的礼仪之邦,与强国打交道,当做到不卑不亢,有礼有节,仁义智信,以德服人。士不可以不弘毅,你任重道远啊!

子 贡 老师教诲,弟子谨记在心,只是——

孔 子 只是什么?

子 贡 弟子一时也没想好,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孔 子 你懂得变通,这是我让你去的一个重要理由。拯救鲁国的重任全

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希望你不辱君命。

子 贡 弟子明白。

孔 子 此去齐国军中,吉凶祸福难料,你且随机应变,见机行事。

子 贡 老师放心,弟子心里有数。

孔 子 嗯!公冶长,去打几坛好酒来,我要亲自为子贡壮行。

[激越的音乐进入,起合唱。

合 唱 子贡出马,

保国卫家。

游说四方,

奔走天涯。

巧舌如簧,

敌得上千军万马;

因势利导,

谈笑间搅乱天下!

尔虞我诈,

尔虞我诈,

凭借着三寸之舌说闲话,

竟换来血流成河泪飞花!

 

第二场

[齐鲁边境。

[子贡上,子路跟上。

子 贡 前面就是齐军大营,师兄请回吧。

子 路 我要跟你去。

子 贡 你跟我去干吗?

子 路 我想跟你学习。

子 贡 跟我学习?

子 路 是的。

子 贡 学什么?

子 路 看你怎样说服齐国人退兵。

子 贡 哦。

子 路 我以为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老师说齐国人若知情达理就不会兵临我们鲁国的城下,我想来想去,越想越没主意,换了要我去,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子 贡 你说的并没错。

子 路 那老师说得不对?

子 贡 老师说的也没错。

子 路 这我就不明白了。

子 贡 道理是一定要讲的,就看你讲什么样的道理,怎么讲。

子 路 你打算讲什么?怎么讲?

子 贡 我在琢磨田常发兵的动机。

子 路 哦?

子 贡 战争总是跟利益联系在一起的,只有疯子才会没来由地发动一场战争。田常不是疯子,骤然来犯,定然有其现实的目的。若搞清楚了他想要什么,让他退兵就有了八成把握。

子 路 嗯,说得有理。那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

子 贡 田常官居相位,心高气傲野心勃勃,久有觊觎王位之心。然齐国的高氏、国氏、鲍氏、晏氏四大臣都很有势力,田常纵然位高权重,对此也不免心存忌惮——师兄,你我就此别过吧。

子 路 你带上我,也让我长长见识。

[一队齐国士兵在队长的率领下吼叫着冲上,将子贡与子路团团围住。

[子路拔剑出鞘与之形成对峙。

队 长 干什么的?

子 贡 烦请跟你们丞相禀报一声,就说有一个叫端木赐的老朋友求见。

队 长 你就是端木赐?

子 贡 听说过?

队 长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都说你富可敌国。

子 贡 纯属谣传,如何信得?(塞钱与队长)有劳了。

队 长 候着。(下)

子 路 你这是行贿啊!

子 贡 这叫通关节。

子 路 你这么做,只能助长人性的贪婪。老师说过——

子 贡 老师说过,别人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好了。

子 路 老师什么时候说的?

子 贡 你不在的时候说的。

子 路 哦?

[士兵簇拥田常上。

田 常 子贡先生!

子 贡 丞相大人。

田 常 别来无恙乎?

子 贡 能吃能喝能睡。

田 常 看来你的买卖是越做越兴隆了啊!

子 贡 托您的福,还过得去。

田 常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来跟我做买卖的?

子 贡 丞相劳师远征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道歉都来不及,岂敢问

罪?至于买卖嘛,那倒是可以谈一谈。

田 常 哦?

子 贡 我是生意人,你也是生意人,只是各有侧重而已。你要的是权,我要的是钱,但权也好,钱也罢,讲的都是一个利,所谓唯利是图,赔本的买卖绝对不能做。

田 常 那是自然。

子 贡 可是你发兵来打鲁国,却是在做一桩赔本的买卖。

田 常 此话怎讲?

子 贡 因为鲁国不好打。

田 常 哦?

子 贡 你看,我们鲁国的城墙又薄又矮,护城河又浅又窄,国君昏庸,大臣无能,百姓胆小,士兵厌战,这样的国家怎么能跟它打仗?你要打就应该去打吴国。

田 常 去打吴国?

子 贡 吴国的城墙又高又厚,护城河又宽又深,国家粮草充足,士兵骁勇善战,这样的国家才容易打。

田 常 你在跟我开玩笑?

子 贡 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田 常 你所谓的不好打,在我看来轻而易举就能拿下,你所谓的容易打,反倒是不好对付的——

子 贡 这就对了。有句话你没听说过吗?有内忧则找厉害的打,有外患则挑弱小的攻。你是聪明人,怎么连这都没想明白?

田 常 嗯——你说。

子 贡 你是齐国的重臣,齐国能有今日之强大,全仗了你的功劳。然而我听说你三次请求国君封赏却都遭到了拒绝,原因何在?因为有别的大臣反对。你想靠攻占鲁国来树立你的威信,想借扩张疆土来巩固你的权威,但你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

田 常 你接着说。

子 贡 一旦你攻下鲁国,功高盖主,国君势必对你心怀戒备,从此对你敬而远之,而大臣们则认为你拿下一个羸弱的鲁国根本不算什么本事,非但对你不以为然,而且还免不了要在暗中与你作对。国君疏远你,群臣嫉妒你,如此一来,危机四伏,你岂不是身置险境了?

田 常 你再接着说。

子 贡 如果你去打吴国,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

田 常 吴国很强大,加上有个老谋深算的伍子胥,实在没有战而胜之的把握。

子 贡 打不过才好。

田 常 好在哪里?

子 贡 如果战事吃紧,朝野势必恐慌,你是齐国军队的统帅,能否打败吴国就全仰仗你了,连国君都得对你唯命是从,谁还敢不服从你?到了那个时候,整个齐国岂不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么?

田 常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

子 贡 我跟你说这些,首先当然是为了保全我的国家,这是不言而喻的。但与此同时,我也是真心地替您着想,替我的买卖着想,所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你的地位巩固了,我的买卖也好做,我的买卖做大了,还能少得了你的好处?如此互利互惠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田 常 委实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只是我已兵临鲁国城下,弃鲁不打,转而伐吴,实在没有理由,上上下下都不好交代啊!

子 贡 你不需要理由,只需按兵不动。

田 常 按兵不动?

子 贡 按兵不动,我去吴国,让吴国来打你。

田 常 让吴国来打我?

子 贡 让吴国来打你。

田 常 你能让吴国来打我?

子 贡 我会给它一个打你的充分理由。

田 常 什么理由?

子 贡 吴王夫差心怀称霸中原的野心,一直苦于没有东征西伐的借口,现在齐国恃强凌弱攻伐鲁国,我去求他出兵救鲁伐齐伸张正义,有这么好的一个借口,他不来才怪。

田 常 嗯——既然你说得这么肯定,那就照你说的办。我放弃攻打鲁国,冒险迎战吴国,给了你足够大的面子,你打算怎么谢我?

子 贡 我可以跟你做两笔大买卖。

田 常 什么买卖?

子 贡 鲁国弱小,逢战必败,人死得多了,棺材也就做得好。丞相与吴国开战,难免会死人,棺材势必紧俏,我可以按低于市场价卖给你一批。

田 常 嗯——你说另一笔买卖。

子 贡 鲁国逢战皆被动防御,故盾牌做得一流,世间的任何长矛都难以刺穿。我可以批发棺材的方式卖给你一万张盾牌,丞相与吴国开战,就不必担心吴国的矛尖了。

田 常 君子一言。

子 贡 驷马难追。

田 常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送你一辆马车,你现在就上路去吴国吧。

子 贡 多谢大人赏赐。

田 常 你要知道,我不能等太久,如果一个月内吴国没有发兵,那我也只好把鲁国灭了。

子 贡 明白。

[士兵簇拥田常下。

子 路 你说要去吴国,是缓兵之计还是真的要去?

子 贡 是急中生智的权宜之策。但吴国是必要去了。

子 路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胡乱答应,老师说了,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先行其言而后从之,你真有把握说服吴王发兵吗?

子 贡 吴王好大喜功,说服他应该不难。

子 路 嗯——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不妥?

子 贡 有何不妥?

子 路 老师说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这不是嫁祸于人么?

子 贡 为了拯救鲁国,我只能这么做。

子 路 可是——

子 贡 可是什么?

子 路 我有点晕菜,一时还没回过味来。

子 贡 那你回去慢慢想吧。

子 路 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一起去吴国。

子 贡 跟我去干吗?

子 路 我给你赶车。当年老师周游列国,一路之上都是我赶车。不是我吹牛,我敢说鲁国再没有比我赶车赶得好的了。

子 贡 我不需要车夫。

子 路 那我给你当护卫。此去吴国路途遥远,这兵荒马乱的——

子 贡 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

子 路 你别这么自以为是。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子 贡 咒我是不是?

子 路 我一片好心,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啊!

子 贡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心中感激不尽。

子 路 你感激个屁!你分明是嫌我没有修养,怕我跟着你给你丢人。

子 贡 哪有的事情?

子 路 那你为什么不肯带上我?

子 贡 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子 路 老师说了,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见多识广,我孤陋寡闻,我想跟

你学习。

子 贡 你一定要跟我去,我得跟你约法三章。

子 路 你说。

子 贡 第一,人前不许说话。

子 路 这个容易,我装哑巴就是。

子 贡 第二,不许与人斗勇。

子 路 后退一步天地宽,这个道理我懂。

子 贡 第三,不许多管闲事。

子 路 若路见不平呢?

子 贡 那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子 路 嗯——就照你说的做好了。

子 贡 你且重复一遍。

子 路 人前不许说话,不许与人斗勇,不许多管闲事。你放心,既然我

已答应了你,就一定能做到。老师说了,君子言必信,行必果……

子 贡 我再给你加一条,你能做到就带上你。

子 路 你说。

子 贡 不许有事没事把老师的话挂在嘴巴,张嘴闭嘴跟我背诵老师的语

录。

子 路 嗯——

子 贡 嗯什么?

子 路 老师的话没有道理吗?

子 贡 老师的话,每一句都有道理。但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是照本宣科

食古不化。

子 路 没太明白。

子 贡 那你路上慢慢琢磨吧。

子 路 路上慢慢琢磨?

子 贡 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去吴国吗?去把田常送的马车赶来,我们现在

就出发。

子 路 你等着!(兴奋地跑下)

子 贡 燃眉之急暂时得到了缓解,现在得马不停蹄地赶去吴国。老实说,我心里对能否见到吴王都没有一点底,更别提说服他发兵了。但事到如今势如骑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我的国家根本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如果我不能完成使命,鲁国势必陷入灾难的深渊。

[幕后传来子路的吼声:“驾!”与一声清脆的马鞭声:“啪!”

子 贡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等待我和鲁国的将是怎样的

命运,此时此刻,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必须马上出发。子路已经套好了马车,我的这位天真率性、嫉恶如仇、经常闯祸、喜欢背诵老师语录的师兄将与我同行。

[音乐起,转场。

 

第二幕

第一场

[吴国王宫。

[音乐声中,西施载歌载舞,夫差端坐中央饮酒观赏,伯嚭站立一旁。

西 施 (唱)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

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

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

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

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

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沚。

[一曲终了,夫差为之击节,伯嚭跟着鼓掌。

伯 嚭 夫人且歌且舞,声情并茂,果然绝色绝艺,天下无双。

西 施 太宰言过其实了。

夫 差 美人不必过谦,太宰所言恰如其是,孤王心中亦有同感。来来来,

与孤王共饮此樽。

西 施 西施不胜酒力,怕要醉的。

夫 差 美人醉时,魅力四射,醉了才更加的好看。

西 施 醉了丑态百出,就成一个鬼了。

夫 差 哈哈!那便与孤王一同做个风流鬼!

[夫差搂西施饮酒,伍子胥匆匆上。

伍子胥 大王——

夫 差 伍相国匆匆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伍子胥 大王听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了吗?

夫 差 什么意思?

伍子胥 勾践为大王所败,归国后即以柴薪为床,饭前必先舌尝苦胆,足见其念念不忘报仇雪耻。

夫 差 道听途说吧?

伍子胥 确有其事,并非谣传。

伯 嚭 勾践对大王心悦诚服忠心耿耿,当初大王偶感风寒,他尝粪问疾,

你不也亲眼目睹了吗?

伍子胥 为了博得大王的信赖与欢心,竟然能咽下恶臭的粪便,这样的人

岂不可怕?

夫 差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伍子胥 勾践厉兵秣马图谋不轨,大王不得不防。

伯 嚭 你说他厉兵秣马,是你亲眼所见?

伍子胥 从越国来的人都在传言。

伯 嚭 说来说去,还是道听途说啊!

伍子胥 伯嚭,你为什么总是偏袒吴国的敌人?

伯 嚭 伍相国,这话从何说起?

伍子胥 勾践磨刀霍霍,你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到底是何居心?

西 施 吴越两国早已化敌为友,相国也未免杞人忧天了吧?

伍子胥 我们君臣商议国事,轮不到你说话。

夫 差 伍子胥!

伍子胥 大王见谅。

夫 差 你到底想要干吗?

伍子胥 大王,居安思危才能长治久安,这是匹夫都明白的道理。当年对

勾践网开一面,无异于放虎归山。今日之越国俨然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大王若坐视不管任其壮大,臣敢断言,勾践迟早会发动复仇之战。

夫 差 嗯——相国所言,太宰怎么看?

伯 嚭 伍相国心存忧患之意识,只是有点太过危言耸听了。

伍子胥 危言耸听亦胜过麻木不仁。

夫 差 相国的意思是要我举兵伐越?

伍子胥 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先发制人,一举消除隐患。

夫 差 相国容我三思。

伍子胥 大王不要忘了勾践与你有杀父之仇,你二人不共戴天。

夫 差 容我三思。

[夫差挥手,伍子胥与伯嚭退下。

西 施 大王真打算举兵伐越?

夫 差 伍相国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西 施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夫 差 此话怎讲?

西 施 既然大王以为伍子胥言之有理,当年就应该杀了勾践,也免得今日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夫 差 亡羊补牢也不晚吧?

西 施 越国早已俯首称臣,就凭道听途说的传言便对一个臣服的属国用

兵,大王就不怕招来天下人的非议?

夫 差 这个嘛——

西 施 伍子胥依仗辅佐先王有功,倚老卖老,总是用教训的口吻跟大王

说话,俨然他才是一国之君,也太肆无忌惮了。

夫 差 念其一片忠心,这个就不跟他计较了吧。

西 施 大王不是不跟他计较,大王是不敢跟他计较。

夫 差 你说我怕他?

西 施 如果不是怕他,又怎么会对他言听计从?

夫 差 我对他言听计从吗?

西 施 伍子胥天性好战,总是在不停地寻找敌手,找不到就树立一个,

今日是楚国,明日是越国,这么些年下来,打了那么多的仗,哪一仗不是他提议你点头?大王明知勾践忠心臣服,对大王特赦之恩深怀感激之情,伍子胥说一句要打,大王就打算发兵,身为一国之君,大王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主见呢?

夫 差 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主见的。

西 施 大王志在天下,就得要有一言九鼎独断专行的霸气。

夫 差 我现在就让你领教孤王的霸气!

[夫差搂西施入怀。

[切光,黑暗中传来西施撩人的呻吟声。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子贡 说客 话剧剧本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ip.ifeng.com/a/20150319/13427_0.shtml
Server: www175_sjs
Date: 2017/06/28 10:02:17

Powered by Tengine/2.1.0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