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埃及说分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放下电话,苏玮已恢复平静,他本来是经常醉卧花丛的人,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且,他觉得婚姻更多的是一个社会问题,跟性和爱情没多大关系。他在外面“花”是一回事,他也会爱惜自己的妻子秦小曼是另一回事。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娶了秦小曼,已是对她天大地大的恩赐。没见在好莱坞那著名的“梦工厂”里,不断搬演着各种类型的现代版的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苏玮和秦小曼,不过是中国版的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有趣的是,不管老版新版,所有的故事都戛然而止于盛大的婚礼上,没有人关心王子和灰姑娘婚后的生活。最著名的王子和灰姑娘是英国的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结局全世界都知道,绝大多数的平民百姓不愿接受这样残酷的命运安排。

苏玮见秦小曼在书房里没出来,他还是用口含桃花的语气叫道:“宝贝儿,你一个人呆在书房干什么?”

“宝贝儿?”原来这只是他对于怀中的女人一个习惯性的称呼,什么也不代表,更不是秦小曼以为的爱称。

可他的“宝贝儿”秦小曼这会儿听到“宝贝儿”的称呼,如万箭穿心。

她没有回答他,从书房直接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苏玮愣了一下,看来秦小曼听到了他通话的内容。

但这有什么呢?不就是一个电话嘛,一会儿进去哄几句不就行了,哎,女人哪女人,苏玮想。

秦小曼沉静的性格和良好的教养使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不能因为听到一个电话就做出激烈的反应。她能吵?能闹?能跳脚?能骂大街?或者去质问苏玮?都不能,甚至她不能在苏玮面前提这件事,只能闷在心里。但敏感而自尊的她又不能听任自己的丈夫有什么不端的行为而无动于衷,更不能忍受的是外边沸沸扬扬,她却一无所知。她很清楚,像苏玮的家世背景,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

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这样的事情,跟“女人帮”也没法说,她张不开口。她甚至有一点点后悔,何必推开那扇门?永远不要推开那扇门!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是一种大幸福。所以古人说“难得糊涂”。

这时,苏玮恰到好处的出公差,飞往国外,商定公司老板来华访问事宜。看来,苏玮很高兴这个时候出这趟差,他离家的时候抑制不住他的好心情,口气轻松的说:“宝贝儿,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我会给你带礼物的。”说完,拉开门就走了,以前,总要拥抱一下或是吻一下的,这一次,是迫不及待的走了。他一走了之,留下她一人愁绪纷乱,夜不能寐。

她不知道的是,另外那一位歌星“宝贝儿”,与苏玮同机飞往欧洲。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幸运儿,苏玮就是这样的幸运儿,这是上帝的眷顾。除此之外,无话可说。

一直跟踪报道这位女歌星行踪的狗仔队,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消息?将二人手挽手走进海关的倩影“偷”拍了下来,登在了网站上。不过两个人都戴着大墨镜,女歌星的手臂还挡住了半边脸。

好在平时秦小曼就不怎么上网看这些娱乐界花边新闻,她没有兴趣。这阵子更没心思,回到家里连电脑也不想打开。有时,范妮她们打来电话,她总是支唔几句,说单位上要赶一个材料,不想再去玩儿“女人帮”的游戏,不想让人发现昂贵的豪宅有时也是一个黑乎乎的深渊。

是因为情绪不佳还是其他原因,秦小曼这个月例假推迟了好几天。大礼拜,她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不想去见计阿姨和老爷子,早上起床饭也不想吃,倒了一杯番茄汁,喝了两口就喝不下去了。呆呆坐在地毯上,心想,可别在这个时候怀孕了。她知道自己情绪恶劣,这时怀孕,会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而且,如果苏玮并不爱她,她要这个孩子吗?她不知道。她不想知道。

后来,又想,反正苏玮不在家,她一个人这么闷下去,非得把自己闷出病来,搞不好疯掉了。干脆,一个人去医院,一是检查,二也是散散心。

这么一想,爬起来,拢了拢头发,冷水抹了把脸,随便换了件衣服就出了门。

出门时,心里冷不丁“砰砰”疾跳了几下,跳的人心里慌慌的,慌什么呢?真的是身体出现异常情况了吗?她定了定神,才开了电梯,到了车库,开走了她的那辆红色MINI车,并打开了黑色的车蓬。以前,她很少掀起车蓬,她觉得那样太招摇。今天,她想透透气,畅畅快快的透口气。

她哪里想到,就这么突发的一个念头,会是一个逃不过的宿命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在埃及说分手 连载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