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埃及说分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这是个信息社会,到处充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真真假假的各种信息,家庭也不例外。前些日子就有了一部风靡一时的影片《手机》,手机传递着信息,反过来,又成了泄密的工具,成了家庭关系不和的重要媒介。秦小曼的故事演变也与手机有关,看来,无论生活在何种阶层,都和小老百姓一样总有逃不掉的世俗因缘。

苏玮电话多,不是一般的多,总是接了一个刚收线,下一个就打进来了,除非关机。秦小曼平时并不太在意这些电话,更不会去查看他的来电或短信内容,她不会去干这种她认为绝对下作的事情。但最近,苏玮有时接电话,似乎要回避着什么,神情也有些微妙,还有几次,他一边“哎,好,嗯”的支唔着,一边进了书房,关起门来接听电话。这时,秦小曼就收拾收拾手边的事,看会儿书,上上网,准备一下第二天工作的材料,从不询问或怀疑什么。她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示人的一面,她们“女人帮”有时煲电话说一些没油没盐不着调的混话,她不是也不想让苏玮听见吗?

苏玮从书房出来,总是很抱歉的说:“没办法,宝贝儿,每天都有这么多推不掉的应酬。对不起。”

苏玮这个态度,秦小曼能说什么?能想什么?出于自尊,她只是微微一笑而已。有时候,她还得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的说一句:“你忙你的吧,别管我。”

苏玮一听,会上前去抱住她,吻吻她的额头,说一句:“宝贝儿,你真好。真是我的好老婆”之类的话。

秦小曼本能的觉出这话不对劲儿,有一种明显的心虚的感觉。

是祸躲不开,躲开不是祸。那天晚上,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吃过晚饭,苏玮又钻进书房去了。这一段时间,他下班正常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回到家独自在书房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了,说是在网上处理一些业务,有时候一处理就到下半夜。苏玮这么说,秦小曼也不打扰他。

一天晚上,家里的座机响了,是计阿姨打来的电话,说是要和苏玮谈他们总公司老板来华访问的事情。秦小曼不敢怠慢,拿着话筒去敲书房的门,先轻轻敲了两下,没动静。她又敲了两下,还是没动静。她推了推门,门没锁,一推就轻轻开了——

苏玮背对着门站在窗前的橡皮树旁,正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说着:“宝贝儿,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宝贝儿……”

秦小曼一下子愣住了:宝贝儿,哪个宝贝儿?他还有几个宝贝儿?

这时,苏玮根本没看见秦小曼,这个“宝贝儿”显然不是他的妻子秦小曼。但秦小曼的丈夫苏玮喊起来一样的熟稔顺口,不打一点儿磕巴。

苏玮还在柔声细语的说:“宝贝儿,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怎么会呢?有些事情还需要时间……你别着急,哦……”

她本来想说“苏玮,电话”,却一下子开不了口了。

苏玮的第六感官一定感觉到了什么,他回过头来,略有点惊讶的看了一眼秦小曼,没有与电话里的另外一个“宝贝儿”道别就收了线,顺手把手机塞进裤兜。秦小曼脸上看不出什么,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机械的说:“电话,家里的电话。”而在几十秒前,她会说“妈妈的电话”。下意识的,她改了口。婚后,她虽然喊“妈妈”喊的挺顺口,不知为什么,心里想到时,思维中还是“计阿姨”这个称呼。

苏玮又看了她一眼,接过话筒匆匆从她身边走过去。

秦小曼走进书房,呆立在窗前,窗子里映出的是她自己模糊不清的身影,脑子里一阵空白,一阵混沌。窗前的那棵橡皮树,长势良好,叶片肥厚,绿油油的。此时,这亮亮的绿泛出油黑,沉沉的压在心底。一直以来,她隐隐约约的一丝不踏实,有了确凿但无力的印证。她知道她一直不安的是什么了,从一开始,她就担心,像苏玮这样的条件,能不能和她相敬如宾齐眉举案风平浪静相安无事的走下去,是有一个大大的问号的。无论她秦小曼有怎样超群的美貌气质性格品德,无论她怎么做,都会有红杏出墙的那一天。但这一天,也来得太快了!快的秦小曼一时有些发蒙,不知如何应对。

苏玮和母亲在电话里聊了几句,看来联系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来华访问的公司大老板的事情进展顺利,有关方面要苏玮把日程表和具体访问内容发过去,好进行安排。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在埃及说分手 连载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