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埃及说分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在埃及说分手(3)   

当她拎起旅行箱准备要拉开这豪华公寓的房门时,她忽然觉得,迈出这道门,她有可能不会再回到这所房子了,但对她住了两年的房子,竟没有多少的眷恋。她扭头望了一眼,似乎在哪个角落里,隐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莫名的哀伤。

她垂下眼帘,拉开房门,走出去,“哐当”一声带上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过了海关,到了候机室,离登机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候机室今天人声鼎沸,挺热闹的,秦小曼有点奇怪,仔细一看,竟有两拨人吆三喝四的,在这种地方拍照留影。什么人呢?看模样,听口音,就知道这是两个劳务输出团的农民工。一个个来自乡村的汉子,穿着崭新的廉价的西装,脸色红扑扑的,都是第一次出国,都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既紧张又兴奋的神情。看着这些容光焕发的农民工,她知道他们腰包里没有什么钱,但是她想到的却是,此时,谁敢说谁比谁更幸福?

她在角落找了个位子坐下,准备给她们四个“女人帮”的另外三位发短信了。到了这种地方,她们都进不来,也就劝阻不了她。

她重新换了手机号码,是个不错的号,为此交了几千块钱押金。这样,她就可以有选择地只和几个人联系,在这一趟“逃亡”中不受干扰,静一静心,并下定决心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她选好号码,把自己一个人去埃及的事群发给了她们,希望她们能保密,她相信这几个女朋友会保密。如果不保密,她无法想象苏玮得知她不辞而别后会采取什么手段,她的脑海里甚至出现了这么一幅情景:苏玮调动了一支军警,团团包围了秦小曼乘坐的飞机,她无奈地乖乖地走下了舷梯。真的,这不是幻想,苏玮一个电话打进来,她就上不了飞机。上了飞机,她也得下来;她不下来,这架飞机就会永远搁在停机坪上。

发完,她舒了口气,一直绷紧的神经开始有那么一点点松弛。女友们一定以为她疯了,因为她们只知道她遇到了问题,并不知道所有的细节,也不知道有一个“他”存在。那些令人难堪的细节将长久地梗在她的心头,一个人慢慢消化。

手机铃声响了。

范妮最先回的短信,有点大惊小怪:“小曼,一定要冷静,切切!照顾好自己,不要轻易作出决定。一路平安!”

只有费元元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何况她对男人女人的事情是一贯的风格——坚硬粗粝,两个极端,因而语气还算平静:“保持联系,随遇而安,不要折磨自己。什么时候上月球啊?”

这条短信刚看完,马上又收到费元元的一条,看来是意犹未尽,只有两个字:“牛B!”

李越越仍然没心没肺的:“别为难自己,好好玩啊,别忘了给我带小礼物哟!”

看到这些短信,秦小曼笑了。

这笑意没保持多长时间就凝固在脸上了。她在想,要不要通知律师呢?她不想直接面对丈夫,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她无法面对。

另外,要不要告诉“他”呢?

对“他”怎么说呢?“他”留下的那个手机号码,一直关机,什么时候能打通呢?

她没想好。

她想不好。

有一个瞬间,她想自己是不是疯了,谁会爱一个几乎不存在的人呢?谁会为一个几乎不存在的人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在埃及说分手 连载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