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埃及说分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在埃及说分手(2)   

她也需要一次这样的“逃亡”,需要一次时空大挪移。通过剧烈的自我折腾,将她面临的诸多烦事杂念抛之脑后,尤其是那些她难以割舍的却必须放弃的东西。学中文的她许久不和专业打交道了,只有在旅行的时候,她会捡拾起一点感觉来。她给了自己一些泰戈尔式的“理由”:“既然生活中总有遗憾,何不让遗憾也变成美丽;这样的美丽,何不让它发生在埃及。”或者是“每到异国他乡,总觉得满街都是梅里美笔下的卡门,连自己也是,只是那火辣辣的艳遇,却从未发生”。埃及,不仅仅有金字塔,有狮身人面像,有尼罗河,还有那非洲的太阳和阿拉伯人的神秘极端都使人神往。

当然,还有“他”。

“他”去了非洲,也许还要去埃及。

这就是她选择“逃亡”到埃及的原因和动力?

确定了去埃及之后,她就看了几本有关埃及的书,记住了一些话:“埃及是不能被评判的,埃及只能以埃及的方式去体验”;还有“喝过尼罗河水的人将重返埃及”。她要去体验埃及,她要去喝尼罗河的水,这不是让人兴奋的缘由么?

临出发的前几天,她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中,但还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在上班时间溜出来,一个人开车回到Tiffany公寓,悄悄收拾起行装。两百多平米的房子,一个人在里面显得空荡荡的。原本,她很喜欢这套房,除了厨房和卫生间,所有的房间都是大落地窗;入夜,几条马路的车水马龙形成长长的流光溢彩的灯火巨流,十分壮观。一进门,甩掉脚上的鞋,扔掉手中的包,脱掉身上的大衣,她拉上遮光隔音的炫彩大花窗帘,关上手机,拔掉座机插头,歪躺在本色小牛皮沙发上,又看了一遍电影《尼罗河惨案》。她喜欢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世界上从未有哪个女作家能将血淋淋的谋杀写得如此优雅,如此上流——男作家也没有。她有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全集,还有全套的神探波洛的DVD。不过,她喜欢那个风度翩翩的法国胖子扮演的比利时侦探波洛,不喜欢那个玩儿假模假式绅士派头的歪脖子英国佬扮演的波洛。

此时看到的片子,谋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又看到了金字塔,看到了尼罗河,看到了那些神庙,那些匪夷所思的巨柱,那些巨大的法老石像,和被那个变态的老女作家摸过的据说象征旺盛性欲的公羊雕像。她和“他”能在这些地方会合吗?看见“他”时,她会不会冲上去紧紧抓住“他”,再也不松手!快看完的时候,她叹了口气:谋杀都能如此的优雅,如此的上流,分手为什么不能优雅一点儿?上流一点儿?没办法,这里是中国,不是英国贵族在法国情调的尼罗河上。

她坐起身来,拿起遥控器,准备关机,忽然听见那个法国胖子正在说该片最后一句台词,用法语说的,是莫里哀的台词,竟是击中要害的一句话:“女人最大的愿望是有人爱她。”

法国胖子用法式咏叹调的语气念完了这句台词。

她一下子愣了,以前为什么没注意到这最后一句台词?

连一点点记忆也没有。

她又歪倒在沙发上,全身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屋子里暗暗的,空气黏滞。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在埃及说分手 连载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