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埃及说分手


来源:凤凰网影视文学

人参与 评论

 

  

作者:杨菁 

著名作家,湖北郧阳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国戏曲学院教授,主教专业写作和艺术鉴赏,游历过美、法、日、新西兰、埃及等20多个国家,进行讲学和文化交流活动。主要作品:长篇小说:《欲望水城》、《在埃及说分手》,戏曲及电视剧本《苍天在上》、《三峡传奇》、《金陵梦》等中短篇小说《滴泪泉》、《沉钟》、《爱的蒙太奇》等数十篇;报告文学《县委书记和远嫁的藏女》获《中国作家》报告文学奖。在《戏曲艺术》、《文艺报》、《中国戏剧》等刊物发表评论文章数十篇,著有学术论文集《在舞台深处邂逅》(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小说简介:

 《在埃及说分手》是国内第一部以遥远而神秘的埃及作为背景的中国情爱小说,讲的是现代人在物质与精神、金钱与爱情之间徘徊挣扎的故事。某大学"校花"秦小曼闪电般嫁给了有着权势背景的京城著名公子苏玮,而她的几个大学女同学都还在"围城"外飘荡,暗暗羡慕秦小曼自天而降的豪华生活。但在一个春节前夕,秦小曼摆脱苏玮,捐出了昂贵的首饰,搭上了飞往埃及的航班,去追寻一个几乎不存在的男人……该书比较成功的塑造了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摆脱荣华富贵而不惜一切追寻爱情的秦小曼、电视台主持人范妮、畅销书作家费元元、时装设计……

《在埃及说分手》在埃及说分手(1)   

秦小曼一过海关,就觉得有某种东西扑面而来,一下子攫住了她,渗透到神经末梢。是什么呢?让自己有如此隐隐的不可遏制的冲动,想拥抱什么,亲吻什么,或者想穿透什么,破坏什么。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靠边站住脚,闭了闭眼,第一个感觉是,终于逃脱了,不用再心惊肉跳的老觉得有人在后面追上来了,拦住了她,夺走了她的机票和护照。她很清楚,苏玮是通天的,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稍有不慎,她秦小曼就会像那个孙悟空一样逃不脱如来佛的手心。所以,她这一次的行动,没有告诉任何人,连最好的那几个朋友也不知道。出国的手续,是托老魏办的,那个暗恋了她多年的大学老同学。这些年来,她其实从未和老魏联系过,她是横下心来,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去找的老魏。一看见秦小曼,那个在公司颐指气使的魏总,就成了白雪公主面前的小矮人。老魏看了看她,是那种深深地“看”,那眼锋像掠过一阵旋风,不由分说地扒光了被看者的衣衫,使被看的女人一下子赤裸了,变成了一具光光的躯体,那当然是美丽的躯体。

深深地看过后,老魏垂下眼帘,几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最后说了句:“我试试吧。”就拿着她的身份证、护照和几张照片走了。

这一走,很长时间没有音信。

她没有打电话,也不敢打电话——办不成,打电话也没用。

就在秦小曼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老魏打来了电话,一切都办妥了。当然,除了名字,她的身份全变了,出国所需的一切手续都是老魏的公司出具的。递给她护照时,老魏又看了她一眼,依然是让秦小曼无地自容的那种“看”,是“扒”不是“看”。然后,照旧一言不发,扭身上了车。

这一回,秦小曼目送着老魏的车绝尘而去,心里有了一丝极细的暖意。

三天后,秦小曼搭了一辆出租车到了机场,她结完账,没要车票,还随手把大衣扔在车后座上,说了句:“师傅,大衣送给你吧!”就下了车。出租车司机是个长了一脸络腮胡子的资深“车夫”了,扭头看了一眼,看出那是件质地良好时髦新潮的浅灰呢隐格长大衣。但开车的年头多了,知道这世上形形色色的人更多,见怪不怪地眨了眨眼,没吱声一踩油门走了。秦小曼长出一口气,扭过身走进自动门,忽觉一身轻松,是那种有点虚脱感的轻松。她穿着“LEE”牌牛仔裤、耐克登山鞋,棉麻白上衣外套着雪莲牌浅粉色开领羊绒衫,最外面是一件凯撒牌嵌花浅棕色短款皮衣,脖子上松松垮垮地围着一条一半浅黄一半深绿的波斯长丝巾,长发随随便便绾在脑后。她是多次出国的人,她知道这样的穿着使人显得既年轻又干练,也便于在长途飞行中随着纬度的变化,气温也在变化的时候层层卸掉“包装”,飞抵目的地时,她估计就只能穿衬衣了。她很喜欢自己这件白色大翻领绣花棉麻上衣,有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的骨头缝儿里的时尚。

过了海关的秦小曼才敢相信自己是安全的了。刚才在机场高速路上,她还不时向后张望,看看有没有被跟踪,每当有其他的汽车超车时,她都会有一阵惊悚从后脑勺贯通下去,一直麻到脚后跟儿。此时,她站在长长的直行滚梯上,眼神没有焦点地直视着前方微笑,空气中真的有什么确凿无疑的存在使她莫名地兴奋,她真想张开手臂大喊几声。到这会儿,她可以说了,她要到埃及,到埃及去!没有人会想到这一点,想到她秦小曼也会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来。一个有秘密的人,是会产生隐秘的快感的。今天已是农历腊月二十六,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到那个时候,她像蒸发了一样,谁也找不到她,那会是什么情景?想到这儿,她的嘴角一挑,似笑非笑。

让他们去团圆吧!她再也不需要那虚假的面子了。

她终于胜利大逃亡了!

走着走着,哦,她开始明白了:一旦放松下来,一直纠缠着她的,是一种久违了的熟悉而陌生的亲切感。一到这里,就是出国,就是旅行,就是漂泊,就会想到浪迹天涯,开个玩笑吧,就会期望艳遇和奇遇——艳遇和奇遇是人类永恒的遐想,何况她这一次去的是非洲,是埃及。

为什么是埃及?只有她自己知道。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在埃及说分手 连载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