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余飞:编剧维权要诀和创作实战技巧


来源:影视独舌

人参与 评论

  

       余飞是一个看重技巧的编剧,也是一个乐于向新人传授技巧的教师爷。余飞是一个关心行业维权案例的有心人,也是一个经常告诫同行如何防范侵权的热心人。他在博客和微博上写下了大量相关文字,这里整理和发布的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觉得有意义也有意思的一部分。

(1) 编剧维权要诀

编剧、作家只要涉足影视行业,头等大事就是弄清法律问题,否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起诉还会判你败诉替人掏律师费。当前复杂的社会构成已不再纯粹是“只要老子活儿好就行”,无数无才无德的掮客大张着吸盘嘴,在等着舔你最爽的地方迷惑进而挟持你。你活儿越好,越有可能沦为借腹生子的傻乂。

某些人认为编剧工作没成本,不必执着于钱与名。这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动物才认为只有食物、藏身之所、奔跑之地、交配对象等具体东西有价值,它们没有思想,所以不知道抽象的东西还会有价值。忽视人类智慧的价值,其实是一种退化。

编剧维权没问题,但如果自己的劳动只占总量很少一部分,或并无相关约定,或侵权、违约在先,事后看到作品大获成功又想来分享红利,请找到足够的证据再诉诸法律,否则有可能会面临反诉和天价索赔。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你想脱下人家的鞋子穿自己脚上,人家就变光脚的了,他也不怕你。

话事的老板不懂剧本,或策划部门建构失败,或觉得有钱就可以牛逼到不给钱,或基于某种关系而成立的公司导致婆婆意见太多无法短时间内总结出来…而试图既不给钱还可以吞下编剧的劳动以备后来者用,这种可能性将越来越少。影视公司要花大力气建立策划部,这是唯一的避险绝招。

作家编剧原创的红利在过去有一大半是属于自己,但现在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转化到了导演、演员的身上。但再怎么转化也不是直接从导演和演员身上长出来的,所以合作才能共赢。大导演大明星成功前,好编剧是他攀登的垫脚石;大导演大明星成功后,好编剧是他下坠的降落伞。精通编、导者更易持续成功。

编剧有心机者也经常干些没意思的事情,比如说明知道自己水平不怎么样,但先买下某本好书的版权,然后将其草草改编成剧本去寻找买家。买家看中了题材但觉得剧本不行,可想要这题材就得连剧本一起买并必须保留编剧的唯一署名权。买家后续再请编剧来重写还没有署名权,原编剧靠倒手版权名利双收。

作家网络作家编剧是一根藤上仨苦瓜,各有各的牛逼和不易。三者经常互相转换,有人跨二或三者游刃有余有人专务其一不见起色,盖因天赋和兴趣不同。三者都是高手较少而生产垃圾的较多,人类所有行业都如此。有文章说网络作家动了编剧的奶酪,没那回事。不管奶酪还是奶子,能动的都是自己挣来的。

原创编剧的合同如果没有退出机制,甲方用10%甚至5%定金拿走你题材的可能性极大。签这种合同之前一定想清楚了,你是否缺这点钱。如果真揭不开锅了,或者是新手想不顾一切先入行,签吧。但凡还能生活下去,或者还有别的入行路子,自己迅速滚蛋远离对方。

编剧合同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让编剧有安全感,有了安全感他才能静下心来创作。合同虽然是法律文本,其实也可以透出人情味儿来。创作是个很微妙的事情,弄得编剧心情不好是双输行为。影视公司法务部门应该学点儿情感表达。很多时候,编剧和公司谈得热火朝天,但合同一来就犹如冰桶浇头。

原创编剧有一条经典的保住自己主动权的合同条款“如双方分歧不可调和,乙方有权选择退回所有稿酬,拿回著作权”,据我所知甲方已经全都在这条里加一句“经甲方许可”,这句话让这条顿时作废。如果对甲方人品能力没有足够信心,请千万不要加上这一句,否则可能会只拿点定金就丢掉了原创题材著作权。

广州培训课上我提出编剧1.55流程:1大纲+5分集+5剧本。先写大纲解决立意创意人物结构大事件等战略问题并双方认可。按30集算,出五集分集磨合通过付1/6分集款,再写五集剧本付1/6初稿款,如此类推。任何环节有问题都可即时调整,甲方损失不会大拿到的是干货,乙方热情不受损不干冤枉事。

老编剧与新编剧合作,别搞“你跟着我学东西,机会难得,我不找你收钱就不错了”那一套,必须弄清新编剧的工作值多少钱,按正规程序履行合同或承诺。蜈蚣再瞧不起自己的腿,有种你就别动。降落伞再瞧不起空气,有种你就别上天。觉得没用就别招,有用就给钱。当然,新人主动投靠事先声明专门学东西的除外。

有些对于正抄袭案的另类声音,我想说:1,不是针对某人,但总得有个开始;2,要真还有许多抄袭,请让被抄者或你自己拿出证据,别暗示全国编剧都抄;3,由此否定制作公司电视台主管部门甚至国家民族没意义,事要一件一件做,这个还没完不可能马上办那个;4,高瞻远瞩指点江山,但别伤了好人,光说的别骂光做的。

编剧遇坏人要能活着出来,承受力会增强,抓住机会的能力也增强,不再是动不动掀桌子满地打滚维权的愤青。我多次觉得无法与人合作时都坚持下来,结果朋友都还在,坏人也现了原形,事业是走了弯路,但朋友合力给我掰得笔直。真坏种当然有,但常规坏人都有生理期只是阶段性犯坏,或者当时没想明白。

编剧往往会往导演方向多看一眼,其实更应该与制片人有相同或相类的积累。只有具备了一个好的制片人的眼光,才可能在谁都帮不上忙的前期决策领域自主选材和创作并把关,远离可怕的外行或恶俗的委托创作。

(2) 剧本创作心得

一剧两星秒至,会逼得同行们调整状态、殊死一搏、做好剧挤进一线行列。顶级的编剧、演员、导演生存状态不可能有太大变化,全国就那么几个宝贝,不涨价就不错了。新人也不用怕,本来就挣扎在底线,不可能更艰难。难过的是中产阶级,好日子没过几天,政策一变,不升上去就得掉下来,没中间地带。

政府、资本和观众共同组成的大过滤器会制约编剧的创作,此情境下很可能雷剧是最大公约数。雷剧被整治后,现在轻松成功并大行其道的是介于雷剧和常规剧之间的半雷剧。一些连起码的编剧基本功都没弄明白的人会火,真正在沉思的人会被“主流”冷落。要挺住,也要学习你不屑的方式中可取之处。

大部分影视公司抓剧本的系统就像神经供电不足的巨型恐龙,呆在荒原之中看夕阳西下,发现旁边有对手叼着丰满的大腿走过时才发现一阵剧痛:原来是老子的腿没了。别什么董事长、总经理了,别假装要融资和搞关系,那些要搞,但不一定要你亲自搞。只有剧本和情人是一个级别的,必须亲自搞。

最近看了几部剧本和制作都不错的国产谍战、战争剧,个人认为表现生活状态的戏还是不要太多,尤其不要太多与大线情节无关的状态戏,因为节奏会明显慢下来,整体呈现断裂状态。在运动中谈情表意才是正道,千万别坐下来谈。深宅公子小姐新婚,与炮火战壕敢死队员最后一吻,你喜欢看哪个?

每集戏总共才四十分钟的内容,如果制作者拿五分之一左右时间闪回表现一号人物的心情,这肯定不是编剧写的。制作者要想清楚了,再好的戏这样弄也会往下掉。闪回旧戏来表现心情和状态是一种偷懒,完全可以写新的好戏来表现状态嘛。兑水是可以的,只要兑得高级,但用过的水还是不要兑太多了。

后面已想好但中间死结过不去,卡在这里要死要活时间精力都花掉人快疯了。其实可以先把后面想好的从死结B点开始写完再回头攻关,彼时心态会松得多。女友撒娇让你背她上了山才跟你好,你完全可以哄她在山下好完了再甜蜜上山看风景。要真背到山上再罚课可能有心无力,尹志平道长要来占便宜了。

想当编剧就啥知识都要提前学,因为任何知识都可能带来灵感,没有日积月累光聪明也没用。临时抱佛脚只能解决点的问题,不能解决线、面、体的问题。就像找到一个嘿咻对象就得连夜装修一个家,最后姑娘后背硌太疼、嗓子眼儿疼跑了。另有些懒鬼一直找不到嘿咻对象是因为他们觉得不嘿咻没必要洗澡。

只要把故事讲得狠到极致美到极致聪明到极致通篇无水戏,就根本没有接不接地气一说。就像你以关羽诸葛亮貂婵合体出现,丫早被亮瞎双眼跪求你留下,还要接哪门子地气?只有在你不行或他不行或都不行之时,才会生出此无名肿痛。就像看中医被认定“气虚”无从反驳,唯一办法是让他把气掏出来瞧瞧。

大事件拖长了没人看,最好每集都相对完整有解决,结尾再留主事件另一并列重要发展阶段悬念。编剧怕观众看不懂,观众烦编剧讲不好。看不懂主要是因为增加无智慧发展过程讨人厌记不住。每天亲亲抱抱外套都不给脱,怎能比得上每天玩儿爽后第二天再换新人来?美剧周播能抓人,无非每次让你到位。

写戏要舍得用料,别老是想着把这点好东西留到后面再用,搞不好连前面用的料都白废了。就像感冒了擤鼻涕别想省纸巾,抠抠索索拿一小薄张一擤之下,满手满身都是甚至喷老婆孩子一脸,最终拿一满包手纸来都不一定能消停。写戏常怀抠索之心,必有因小失大之患。

职场鸡汤文、社会学研究报告、物理公式阐述、好听音乐…有的几乎直接能用作剧本大纲、题材立意、重头戏逻辑设计、人物命运或故事结构。灵感用不同形式隐藏在任何智慧创造中,而其基点相同,我们只须掌握参透不同智慧的方法即可获得取之不尽的解决方案。抄袭同类被捉是令人敬佩的舍近求远蠢货勇士。

写一个三十集的剧本,你不能时刻想着前后所有问题,必须先分成几大块制定战略任务,再从第一块设计开始,第一块先完成第一集,第一集先完成开头设计。落到实处,当前工作只不过设计开头十分钟戏而已。如此分割推进,见恐龙如见kitty,打老虎如打飞机,什么大只欧巴到眼前都是牙签小玩艺。

缺乏真正的原创能力,误以为将十几个议论文的立意融进几百句贫嘴里就完成了经典叙事。大师们总是因为改编好小说而成名,再因为大胆“原创”而在神坛上演皇帝新装。神比谁都有思想,但神很重视表述,不会让子民听不懂。让人猜谜而洋洋自得的不是神,是神经。再好的思想,也能有配得上它的故事。

许多人说剧本是改出来的,我不全认同。剧本最有辨识度的关键部分大到立意小到细节台词,都蕴含看天才的偶然灵感,并非只是修改久了就能获得。生孩子是上天眷顾让你偶得生命之延续,相当于编剧灵感与题材聚合;而给孩子抚触、化妆、换衣服、减肥、美白相当于修改,保姆也自信能干好。

九成以上编剧都需要他人协作推进工作,所以看不到或意识不到的沟通成本占很大比例。因为骄傲、怯懦、自尊、自卑、懒惰、羞涩、口音、相爱、仇恨、敬畏、健忘等等司空见惯的原因,就会在关键时刻不沟通或沟通失误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合作剧本就像打喷嚏,你甚至可以闭眼不看,但绝不能闭口不言。

新手技术和境界很难同时达到较高标准,所以别信那些忽悠你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大师,他练了多少年你练了多少天?你统共就那点血液,一次只能硬一个地方。如果听他的去作不切实际的追求,最后两手都硬但整个儿贫血小脸刷白卖相不行。该入蓝翔的别进大师班,没听说开着挖掘机去比方程式的。

如果不知道怎么写一部好戏,可以先想出三十种你最害怕的事情,再想出三十种最牛逼的办法来解决(一集一种),再找一个你最恨的同性和你最爱的异性来充当男女主人公,让他俩一边虐情虐心一边解决这些麻烦。你最害怕的事情是比如“有人要杀你全家你赶回报信一进门就变成了只有一微米高的人”。

最近看了一些国产生活剧,老话题:如果没有“一个加一个巧合”这个绝招,这些剧百分之七八十就编不下去了。即使这样的剧再成功,我认为该剧编剧也要下苦功夫解决这个问题。世界上几十亿人,即使真的男一正好碰上女一,我们也不能这么写。如果你就要这么写,那也拜托一部剧中只写一次。

一部戏的战略安排没想明白时,必须把自己腾空了纯洁地与她在一起。我经常在自己喜欢的城市区域一个人游荡,什么也不干,瞎看,瞎溜达,瞎吃瞎喝,就是保证一个人与自己的故事在一起。这就像一种招魂仪式,经常会把故事的魂招来。创作时的绝对孤独才是故事的真正热闹。开讨论会更多的是解决技术问题。

一部剧成功剧本最多占一半,制作和播出至少占一半。剧本成功后,制作和播出中的任何环节失败都可以毁了这部剧。如果一生才写一部好剧,选错资方一辈子就拉倒。宁可一元卖给好资方不要一万卖草台班子。当红编剧水平可能不如某些无名者,但红了就有选择。摄制权最好别卖断,制作失败还可能再拍一次。

早年和人一起弄剧本时,开始都是在找好名字,时不时还起点“范坚强”之类开玩笑。给人物起名字是很麻烦的事情,要拿出给孩子起名字的认真劲儿来做这件事情。没有一个符合人物设定气质的名字严重影响创作欲望。别对自己的人物恶作剧或投机取巧或恶意嘲弄,你不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物,观众也不会。

写女一号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被老婆整得求死不能的过程和感受本土化到你最爱的姑娘最美肉体中那颗纯洁的玻璃心中去,想像她在一个长成开除过你的导演的样子但有着你老婆发飙时一样可怕脾气的男人制造的两难选择面前痛苦纠结。

我一直想概括美剧里用得最多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规律,想了很久挤出三个字:反着写。比如《权力的游戏》中的好侏儒,看着那么丑陋、怯懦、荒唐,实际上却有最美心灵、勇敢到救一座城和弑父、用情至深。反着写,是把两种相反到极致的东西杂交到一种人或事上,只要掌握好度,好看是必然的。

编剧的作品老是被拍成烂剧,就算剧本不错,也会举步维艰,因为一般制片人只能看到你有多衰,而真具慧眼的制片人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歪嘴斜眼、满身残疾的乞丐试图在街边揪着路过美女夸自己过去多牛逼现在也多内秀让人家合伙过日子,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你不是段延庆,美女也不是刀白凤。

我为什么在剧本创作中一直推崇高级技巧的发掘?因为当前语境下,政治、历史、社会等题材即使不谈审查,也还存在着许多争议领域,想接近客观不容易。但若从处理人物危机角度看,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永远好看且不存在争议。当然,有抱负者可以以规整那些争议领域为已任,不过搬上荧屏相当艰难。

大部分电视剧都是质量相当次的艺术商品,三五年后就不可能再被记起。编剧适当夸一下正在播出的自己作品是可以的,但别轻易为自己加冕定性为某种级别,九成作品还谈不上级别二字,也就是旅游景点“到此一游”的痕迹。随着科技倒逼视频业发达,我们与次时代人距离将疯狂扩大,除非极优秀,影儿都留不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又天]

标签:编剧 维权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