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剧本!剧本!剧本! 《狼图腾》导演为什么需要5年


来源:南方周末

人参与 评论

 

  

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一头雪白的卷发,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聊天时常常眉飞色舞,还不时模仿他拍过的那些主角:老虎、熊和狼——《龙兄虎弟》、《熊》和历时5年上映的《狼图腾》。

这5年来最重要的准备是什么?“有三个:剧本、剧本、剧本。”阿诺在北京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说道。

2009年,阿诺接下了由姜戎小说《狼图腾》改编的同名电影导演工作,在官方的宣传中,影片被冠以里程碑式的意义:“首部由非中国导演执导、中国出品的巨制”。

阿诺是一个不着急的导演,在他三十多年的导演生涯中,创作了12部影片,几乎每部都耗时漫长。他拍的第一部电影《高歌胜利》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那部影片前后历时七年。

《狼图腾》花了五年:一年多来调研、写作;两年来训练狼群、选营地;一年半拍摄,2013年12月16日结束拍摄后,是一年的后期制作。

“这么多年我没有一次感觉到耗时是无用的。像红毯、豪车这些东西确实是存在,但那是工作中最无聊的一部分。真正有意思的是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剧本上。”阿诺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不断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剧本有多关键,“你先有一个好剧本,明星和钱就都来了”。

在南方周末采访阿诺的前几天,中国女演员宋丹丹在微博上和编剧的口水战,再次挑起并延展了中国影视的编剧、改编等问题。

阿诺很多影片都是小说改编,最为著名的是根据杜拉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情人》。阿诺说,他因为剧本改编问题和杜拉斯闹翻了6个月,但他坚持己见,“后来电影获得了成功,我也才能和她继续做朋友,直到她去世”。

阿诺不断强调的另一个话题是:“好的改编剧本总是和原著保持一定距离的,电影不是照抄原著,而是导演或编剧的再创作。”

《狼图腾》片方的说法,影片投资7亿人民币,创下了华语片投资之最,此前阿诺拍摄最花钱的一部影片,是2001年的《兵临城下》,投资9600万美金。回头总结《兵临城下》的成功,阿诺认为是自己坚持独立制片,否则投资可能要翻倍,费用上涨,意味着必须要修改剧本,要让它变成有黑人、有白人、有打斗、有爆炸场面……

“我拍片时,喜欢把好莱坞大片的标准运用到比较文艺的题材上,要保证这部影片有其娱乐的元素在。我喜欢欧洲文艺片的风格,也喜欢好莱坞大片的拍摄模式,两者结合也未尝不可。”阿诺说。

“假如对内蒙古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千万别拍”

南方周末:电影《狼图腾》原计划是北京奥运会期间推出,但没有实现,2009年,你接手该片拍摄,现在也过去了5年,这部电影的难度这么大?

阿诺:重大的电影项目往往耗时。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调研、写作,在这一年时间内我也在选演员,让他们试演某些场景。在野外拍摄且涉及动物的电影,耗时就更多了。狼是尤为困难的拍摄对象,它们既危险,又很容易受到惊吓。从未见过摄影机的狼群,看到这些机器后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花了两年时间训练狼。在这过程中,我们要准备营地,找到合适的驯狼师,这又花了一年时间。同时,写剧本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是一项精细的重建工作,每一幕都不能马虎。还要考虑场景的选择,2500个画面的故事板,每幅画面都需要我审阅;考虑到季节、天气对影片的影响。本片有16个月的实际拍摄时间,还有一年的后期制作。所以我们不得不花5年。

南方周末:你看的是2008年《狼图腾》的法文版,这部小说哪些部分吸引了你?

阿诺:我最爱的是整本书的主题。这本书让我兴奋之处,是通过来自北京的年轻学生的视角,去发现蒙古族文化的智慧、蒙古族人民的魅力。从中我得知蒙古族人的善战得益于对狼群的模仿。其次,我个人十分喜欢观察社会与文化。

我对当时的中国不是太了解,但我知道那时候人们就已受到污染的困扰了。这本书告诉人们如何保护环境,它同时也在中国十分畅销,这表明环境污染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全球化问题。有关美丽的蒙古草原和狼群,有关如何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样的主题,向来是我的心头所爱,这些都让我激情澎湃。

南方周末:所以环境问题将是你在电影《狼图腾》中展现的主题?

阿诺:是我关注的重点之一。此外,我和这个故事有共鸣。姜戎,也就是本书的作者,1967年从北京被送到内蒙古,我也在同一年从法国巴黎被送到非洲中西部的喀麦隆。去之前我对那里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到了之后,我彻底爱上了那个地方,因为它和我之前接触过的完全不一样。我在那里了解到“我是谁”。这段经历,就像内蒙古对于姜戎一样,完全改变了我(他)的人生。这就是我对这个故事毫不费劲就产生了共鸣的原因,我在故事里看到了自己。

其次,我很多作品的共同主题就是,一个或几个年轻人,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生活,或者认识了一个背景完全不同的人,被彻底地改变。就像我拍的《情人》,描述了一个年轻的法国女子在越南生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中国男人,从此永远地改变了自己,这样的主题我非常喜欢。

南方周末:《狼图腾》很畅销,但与此同时,它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最激烈的观点是德国汉学家顾彬提出的,他说这本书有“法西斯”倾向;有一些批评说,这本小说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有人认为这部小说是一部劣质的励志学;还有人认为《狼图腾》虚构了一个事实,虚构了一种文化。对于《狼图腾》引起的这些争议,你怎么看?

阿诺:有争议是好事,这些观点都有正确之处。但是,还有很大一批读者认为这是一本令人兴奋的好书。任何伟大的作品都会招致大量可怕的恶评。只要作品中涉及一种利益,或是一种令人感兴趣的观点,就会有这种后果。德国人估计看到什么都会想到法西斯主义,因为他们为此承受了很多苦难。好评恶评我们都需要。

南方周末:我们采访姜戎时他提到,“这部小说是‘中国的故事,西方的精神’。”有人认为,书中描述的草原文化,与西方文化更为接近。你同意吗?

阿诺:我认为中国读者的数量会比西方读者数量还多。伟大的故事不是关乎民族国家的,而是关乎人类与人性的。

好电影会得到全世界认可,比如《末代皇帝》。假如你满脑子想的是,怎么让北京朝阳区某条街上的那个人看懂我的故事,那你还是别拍电影了,每天晚上写在自己的小笔记上给自己看好了。

南方周末:真的不用考虑吗,好莱坞发行方经常抱怨,美国人对“很中国”的故事不感兴趣,因为“太中国”了,跟他们也太远了。

  


阿诺:有时候你喜欢的小说背景是19世纪,一个遥远的国家,作者也生活在那个时代,但这并不妨碍你爱上这本书。要让人喜欢你的故事,你本身要热爱你写的这个故事,其次是讲故事的天分。我有很多中国同行都很会讲故事,比如李安。他拍过西部牛仔的电影,拍过海上漂着的老虎,拍过19世纪的故事,都是很中国的方式,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拍电影前,不该害怕有人看不懂。我刚开始根本没有想过我的电影有那么多人看,我只是跟随我的心来考虑,我的朋友会喜欢怎样的故事而已。你不能为一些你完全不了解的人拍电影。要是你只是想着,“发生在我女朋友身上的事挺值得拍成电影的”,那么找到好演员,找好角度,你就会成功。越是个人化、私人化的故事,越是全世界共通的故事。

南方周末:中国不缺“个人化”、“私人化”的故事,但看上去并没有“全世界共通”。

阿诺:原创故事必须和你有关,但是一个人的故事有可能因为太过私密而令人丧失兴趣,为了让别人对这个故事保持兴趣,就要让它变得特别。陈阵和小狼在一起时展现出来的人性,那种真正的善良,根本不用特意强调,就能看出他对小狼的爱是多么真诚。导演和演员的真实情感,总是会通过银幕表现出来。拍爱情,要让人感觉到那种化学反应;拍内蒙古,要让人感受到你爱着内蒙古。假如导演对内蒙古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千万别拍。

让·雅克·阿诺在《狼图腾》拍摄现场,在他看来,不管拍广告、纪录片还是剧情片,一开始就要“从小事抓起”,如果没有现场经验,“真正去拍片的时候就完蛋了”。 (剧组供图/图)

“我和杜拉斯,很典型的演艺圈故事”

南方周末:你曾和姜戎一起去内蒙古采风,你们一起相处了三周,那三周的收获是什么?

阿诺:姜戎给我展示了很多对他意义非凡的地方,比如他发现小狼时它藏身的那块石头,比如那些还记得他的老人家。姜戎的激情让我印象深刻,他随时随地都可以让车停下来,激动地把路边的花草山石指给我看,向我介绍不同的羊群,狗在晚上怎么吠的,人们怎么吃奶酪的。有一次,他还让翻译和他一起扮演狼,我扮演猎人。这是属于姜戎的回忆。

我当时被一群顾问围绕。姜戎说这扇门要这么开,因为风从这里吹过来,顾问就会反驳,说那块的门那样开,等等。我还遇到了哈尔滨的两个专家,他们都是专门研究蒙古狼的,也写了书,我对这种深入研究某一现象或事物的书很感兴趣。姜戎和这两位专家对蒙古狼的观点不一样,毕竟他们和狼打交道的经历是不同的。姜戎非常热心地想以纪录片方式还原那时候的生活方式、自然环境,他对细节的还原非常执著。

南方周末:在《狼图腾》里,你保留了什么,增加了什么,删减了什么?

阿诺:这些学生被送去的时候很年轻,应该会有些女性朋友。我在电影里做了点暗示。书里没有写到,但是姜戎告诉过我,他的很多朋友都和当地的女子要好。这条线是姜戎给我灵感的。

此外,有些关键场景,是我每次读到都情不自禁发出感叹的。比如,狼群在一个暴风雪的晚上偷袭马群,刚开始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拍摄,但我们还是做到了。还有一些迷人的场景,比如陈阵第一次发现小狼并开始喂养它等。我们花了很多工夫分析,人们对狼的成见与真实的狼差距很大。拍这部电影让我很兴奋,我了解到狼的行为模式和我们原来设想的有多么不一样。我只是个普通人,能震撼到我的场景也能震撼到别人。

 

  

 


南方周末:小说中这些精彩的章节,比如陈阵遭遇狼群包围,狼群与羊群、马群交战,掏狼窝,喂养小狼崽,你是如何展现的?

阿诺:狼被困在火山口里那幕,我们用了好几公里长的护栏,我们需要让狼感到不被禁锢的自由,但不能让它们跑出去。我们当时面对了很多安全问题。来自加拿大的驯狼师是全球最棒的。他和他的妻子及助手们在北京生活了三年,他与那些训练了两年半的狼一起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有狼的镜头时,我会带他到现场去,告诉他我想要拍摄的角度、想要的效果、背后的原因、具体位置。事实上我们就像建了一个动物园,让这些狼自由自在、舒适地生活。我们的拍摄需要大量的组织工作,一个看似简单的场景背后的工作往往并不简单,比如狼群把马群包围起来的那一幕。电影中将近90%的场景都是用真实的人与动物来拍的,基本上没有使用后期制作。在暴风雪夜狼和马一起奔跑的场景,我们也是真实拍摄的。

南方周末:有没有可能会让动物受伤的镜头?

阿诺:只有遇到可能伤害动物的场景时,我们才会使用一些拍摄技巧。比如狼在猎杀马的时候,一般它们会先咬住马尾,马失去重心之后,会和狼一起摔在地上。我们在拍摄的时候,会装一个假的马尾放在马背上,并把马放在小拖车上。这样狼抓住假马尾后,马不会因为掉下来而受伤。马被咬住的时候会扬蹄反抗,为了不伤害我们花重金从小豢养的狼,我们会用假马腿等道具。这些镜头都很短,观众看不出来,后期特效只占了影片的2%左右。大自然赋予你的美比那些人工特效做的要好几百倍。

南方周末:你和影片的原著有很多接触,比如你说姜戎想象中《狼图腾》应该是纪录片风格的,那你是怎么在原著和剧本改编中寻找平衡的?

阿诺:小说可以读100个小时,而电影只有1小时45分钟。你读完一本书,不可能什么都记得,当你向朋友复述的时候,你只是在对这几个特定的场景作总结。我也一样,读完一本书,能记得的场景人物是有限的,而电影就是我对这些让我印象深刻的场景、人物的复述。

一本好书是一本真诚的书。而我记得的东西,我也会很真诚地把它拍成电影。当然,只要是和书不一样的载体,展示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把小说改编成音乐剧,或是刻成雕像,结果是不同的。我的电影里有很多元素是受到小说影响的,但也有一部分不是。

我的两部电影,《情人》和《玫瑰之名》,都是改编自伟大的文学作品,这两部电影和原著都不尽相同。书和电影本身就是不同的。

南方周末:杜拉斯刚开始不同意你对《情人》做的改编,但电影上映后,她非常满意。你还记得她看完电影后,对你说了什么?

阿诺:拍摄期间,我们6个月没有联系。后来电影大卖,我决定去见她。那天她请摄影师来拍照,很热情地拉着我对着镜头摆出各种造型。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演艺圈故事,假如你的电影失败了,那么即使你们是好朋友也不会再见面。结果决定一切。拍电影要长远考虑,每天都要把电影的整体性、大方向放在心上,切勿因小失大。就像我和杜拉斯因剧本问题闹翻了6个月,但我坚持己见,电影获得了成功,我也才能和她继续做朋友,直到她去世。

狼是电影《狼图腾》的主角,阿诺让人花了两年时间训练狼,还豢养了狼崽,他的经验是,狼崽会认人,会把一两个人当作妈妈或者朋友。 (剧组供图/图)

“票房高的国家很多, 我来中国是因为感觉好”

南方周末:打破国籍、国别界限的合拍片,尤其是中外合拍片,要想取得全球成功,有哪些“必须做”和“不能做”的?

阿诺:《末代皇帝》、《卧虎藏龙》、《少年派》都是中外合拍的,它们收获了巨大的成功。我这里举的例子,都是好导演加好故事,它们都拍得真诚。如果你想让一个法国女人扮演一个中国四川的女子,那么这种电影不会成功,因为这种合作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这个故事和一个来华的德国人有关,那么就不要找什么意大利、挪威的演员或是合作方,这种合作一开始就是种灾难。合作的前提是这种合作是必要的,千万不要为了“合作”来拍片。

合拍最主要原因是为了适应欧洲的进口片配额制度。我不记得具体数字,假如说每年有100部影片可以进入欧洲的电视市场,那么其中80部必须是欧洲影片。很多人忘记了,不管一部电影在商业影院多么成功,更多的人是在私人屏幕上看到它的,无论是在电视、家庭影院还是手机上。一部电影的生命不只是在影院上映的那几个星期。

虽然《狼图腾》讲的是中国人在中国发生的故事,电影里除了一些地方方言,95%的对话都是普通话;但我生在法国,我的摄影指导生在法国,有我们这几个人,它就比一部中国电影更容易进入欧洲市场。

中国在欧洲市场大有机会。法国不是欧洲电影的龙头老大,但绝对是欧洲国家中与世界各国合拍电影数量最多的。我可以为中国电影和法国电影牵线搭桥,而且我知道对中法故事感兴趣的大有人在。

南方周末:具体到《狼图腾》,磨合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难吗?

阿诺:主要是在一些场景的拍摄问题,没有什么特别的与中方磨合问题。我之前拍过一部加、英、法三国合作,由美国投资的电影。那部电影是完全在摄影棚里拍的,演员需要在没有实际场景的情况下表现出惊讶、喜悦等各种情绪。这些都是需要教的,都需要交流。

南方周末:你曾说你享有巨大的权力,把最终剪辑权牢牢攥在手中,没有磨合问题,是这个原因吗?

阿诺:到目前为止,我写剧本和拍摄这部电影都拥有极大的自由。我能和我的制片人探讨、分享我的看法,我需要听取他们的意见。我来中国,一开始就想要听取周边人、朋友们的意见,之后再来做自己的判断。这部片子没有另外的导演剪辑版,你所看到的就是我想要向你呈现的样子。

美国也有审查制度,不过那是商业性质的审查,比如这部片子会因为不适合儿童或是不适合年轻女性观看而被叫停。我知道他们的运作规则,会和他们签署合约,规定我有最终剪辑权。

南方周末: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有没有对你造成影响?比如,对电影中的某些情节进行大幅修改?

阿诺:没有。我们得到的反馈更像是观众留下的影评,比如“这个细节可以丰满一点”。我的助理可以作证,从头到尾,我的工作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我的自由度很高,我也对此心存感激。

南方周末:使用中国演员冯绍峰和窦骁也是你最终做的决定吗?

阿诺:当然。我和他们分别见了几次面,我把决定上交给我的团队,我们都同意他们是最佳人选。导演总是最先拍板的那个,如果需要讨论我们再讨论。导演和制片人之间的关系一定要处理好。

南方周末:众所周知,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你执导这部电影,有没有受到票房的诱惑?

阿诺:票房高的国家有很多,我来中国是因为我在中国感觉很好,发现了很多很多值得被讲述的故事。我还想再拍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

南方周末:所以票房不是你的第一考虑指标?

阿诺:我知道没有票房我拍片也没指望了,但这不是我首要考虑的因素。电影是一个产业,只有十分之一的电影会赚钱,百分之一的电影会大获成功。对我来说,要把预算、拍片时间表牢记心中;要本着让全世界看到这部电影的心态来拍片。还有,只有你想创新出彩,你的电影才会成功。总之,我建议大家拍原创电影,而且把眼光放长远,瞄准全球市场。

设身处地替老虎和狼着想

南方周末:黑色喜剧《高歌胜利》是你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很少有人第一部作品就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肯定。回头来看,你怎么看待这部电影的成功?

阿诺:我在喀麦隆住了一年。白人殖民者和黑人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有趣了,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笑料。构思的时候我用了一些传闻,还有一大部分是我的个人经历。拍这片花了我七年,其中两年在写作,因为当时我不懂怎么写剧本。也遇到过财政困难,导致了电影难产,但是幸运的是,我成功了。

南方周末:你每部片子都用时这么长,怎么能说服投资人同意呢?

阿诺: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电影本身的,他们希望看到一些令人兴奋的东西。制片人也能看到,这个导演是有能力使电影盈利的。我之前拍摄过的电影,只有一部是亏本的,这也让人相信我。

南方周末:亏本的是哪部电影?

阿诺:一部法国片。我拍之前就告诉投资方,可能会亏,因为这个题材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发现很多人,包括美国人,都为能参与一项新鲜事物的创造而感到骄傲。假如你通过一部很垃圾的电影赚了钱,但你的父母、朋友都不喜欢这部片,你赚得再多也不会快乐。涉足电影圈的人都想拍出伟大的电影。所以我的建议是,拍片要现实一点,但也要有野心。

南方周末:1981年你的《火之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化妆奖。影片讲述的是旧石器时代人类,为什么会对人类远古的历史感兴趣?

阿诺:我一直对原始社会感兴趣。通过我当时的女朋友,我认识了很多考古学家,这对我拍片很有用处。之后我被送到了非洲,这部电影的创作是水到渠成的。就是说,一些在你看来很遥不可及的题材,其实是和我的个人经历紧密相关的。

南方周末:有什么题材是你不会去拍的吗?

阿诺:我没有禁忌,只要我没有涉足过的题材,我都想拍。这就要说到为什么我对拍电影一直带着激情。我可以花两年或更长的时间研究一个主题,比如太空生活,比如古埃及生活。我对新鲜事物一直带着敏锐的好奇。

南方周末:《狼图腾》之前,你的《熊》、《龙兄虎弟》都是跟动物有关。拍摄动物是件难题吗?

阿诺:动物与演员没有什么不同,它们也是电影角色之一。假如要拍一个婴儿因为想要一块蛋糕而哭喊,那么就要把这个小孩放在一个他感到安全自如的环境里,而且确保他对摄影机、其他演员没有恐惧感,确保他还是很想要那块蛋糕。这种拍摄模式同样适用于动物。但是要确保你设计的情节是可行的,符合动物天性,不能设计一些动物不屑或不可能完成的情节。比如,让一头老虎进到这个房间,让它吃东西,让它形成条件反射,知道到这里来是能吃饱的。通过这种长期训练,就可能拍摄到老虎进来后在你怀里打盹的画面。因为这是它可能有的行为,而让老虎紧盯摄影机这种画面,就不一定可行,它可能会把摄影机吃掉。就是说,要用动物的思维来考虑动物的行为,“假如我是一只老虎,我会怎么做”。我的工作就是,设身处地地为各种各样的角色、人物考虑,在怎样的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反应、行为。

南方周末:说服查理兹·塞隆,裘德·洛这样的演员参演一些商业性不浓的艺术电影困难吗?

阿诺:一点都不难。如果一个演员只在大制作、大片里出现,他很快会被打上花瓶的标签。很多时候,钱不是重点,他们想要的是关注度。打电话给我经纪人的演员很多很多,我认为演员需要找到一种平衡,在票房和名声之间进行取舍。名声来自你重视的人。很多演员之前都是默默无闻的,好故事把他们送到观众面前。用大牌演员只是对投资方的一种心理安慰,但是观众不吃这套,观众要的是新鲜的东西。在好剧本的基础上选演员,才是正确的步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狼图腾 剧本 导演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