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剧本!剧本!剧本! 《狼图腾》导演为什么需要5年


来源:南方周末

人参与 评论

 

  

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一头雪白的卷发,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聊天时常常眉飞色舞,还不时模仿他拍过的那些主角:老虎、熊和狼——《龙兄虎弟》、《熊》和历时5年上映的《狼图腾》。

这5年来最重要的准备是什么?“有三个:剧本、剧本、剧本。”阿诺在北京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说道。

2009年,阿诺接下了由姜戎小说《狼图腾》改编的同名电影导演工作,在官方的宣传中,影片被冠以里程碑式的意义:“首部由非中国导演执导、中国出品的巨制”。

阿诺是一个不着急的导演,在他三十多年的导演生涯中,创作了12部影片,几乎每部都耗时漫长。他拍的第一部电影《高歌胜利》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那部影片前后历时七年。

《狼图腾》花了五年:一年多来调研、写作;两年来训练狼群、选营地;一年半拍摄,2013年12月16日结束拍摄后,是一年的后期制作。

“这么多年我没有一次感觉到耗时是无用的。像红毯、豪车这些东西确实是存在,但那是工作中最无聊的一部分。真正有意思的是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剧本上。”阿诺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不断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剧本有多关键,“你先有一个好剧本,明星和钱就都来了”。

在南方周末采访阿诺的前几天,中国女演员宋丹丹在微博上和编剧的口水战,再次挑起并延展了中国影视的编剧、改编等问题。

阿诺很多影片都是小说改编,最为著名的是根据杜拉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情人》。阿诺说,他因为剧本改编问题和杜拉斯闹翻了6个月,但他坚持己见,“后来电影获得了成功,我也才能和她继续做朋友,直到她去世”。

阿诺不断强调的另一个话题是:“好的改编剧本总是和原著保持一定距离的,电影不是照抄原著,而是导演或编剧的再创作。”

《狼图腾》片方的说法,影片投资7亿人民币,创下了华语片投资之最,此前阿诺拍摄最花钱的一部影片,是2001年的《兵临城下》,投资9600万美金。回头总结《兵临城下》的成功,阿诺认为是自己坚持独立制片,否则投资可能要翻倍,费用上涨,意味着必须要修改剧本,要让它变成有黑人、有白人、有打斗、有爆炸场面……

“我拍片时,喜欢把好莱坞大片的标准运用到比较文艺的题材上,要保证这部影片有其娱乐的元素在。我喜欢欧洲文艺片的风格,也喜欢好莱坞大片的拍摄模式,两者结合也未尝不可。”阿诺说。

“假如对内蒙古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千万别拍”

南方周末:电影《狼图腾》原计划是北京奥运会期间推出,但没有实现,2009年,你接手该片拍摄,现在也过去了5年,这部电影的难度这么大?

阿诺:重大的电影项目往往耗时。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调研、写作,在这一年时间内我也在选演员,让他们试演某些场景。在野外拍摄且涉及动物的电影,耗时就更多了。狼是尤为困难的拍摄对象,它们既危险,又很容易受到惊吓。从未见过摄影机的狼群,看到这些机器后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花了两年时间训练狼。在这过程中,我们要准备营地,找到合适的驯狼师,这又花了一年时间。同时,写剧本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是一项精细的重建工作,每一幕都不能马虎。还要考虑场景的选择,2500个画面的故事板,每幅画面都需要我审阅;考虑到季节、天气对影片的影响。本片有16个月的实际拍摄时间,还有一年的后期制作。所以我们不得不花5年。

南方周末:你看的是2008年《狼图腾》的法文版,这部小说哪些部分吸引了你?

阿诺:我最爱的是整本书的主题。这本书让我兴奋之处,是通过来自北京的年轻学生的视角,去发现蒙古族文化的智慧、蒙古族人民的魅力。从中我得知蒙古族人的善战得益于对狼群的模仿。其次,我个人十分喜欢观察社会与文化。

我对当时的中国不是太了解,但我知道那时候人们就已受到污染的困扰了。这本书告诉人们如何保护环境,它同时也在中国十分畅销,这表明环境污染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全球化问题。有关美丽的蒙古草原和狼群,有关如何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样的主题,向来是我的心头所爱,这些都让我激情澎湃。

南方周末:所以环境问题将是你在电影《狼图腾》中展现的主题?

阿诺:是我关注的重点之一。此外,我和这个故事有共鸣。姜戎,也就是本书的作者,1967年从北京被送到内蒙古,我也在同一年从法国巴黎被送到非洲中西部的喀麦隆。去之前我对那里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到了之后,我彻底爱上了那个地方,因为它和我之前接触过的完全不一样。我在那里了解到“我是谁”。这段经历,就像内蒙古对于姜戎一样,完全改变了我(他)的人生。这就是我对这个故事毫不费劲就产生了共鸣的原因,我在故事里看到了自己。

其次,我很多作品的共同主题就是,一个或几个年轻人,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生活,或者认识了一个背景完全不同的人,被彻底地改变。就像我拍的《情人》,描述了一个年轻的法国女子在越南生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中国男人,从此永远地改变了自己,这样的主题我非常喜欢。

南方周末:《狼图腾》很畅销,但与此同时,它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最激烈的观点是德国汉学家顾彬提出的,他说这本书有“法西斯”倾向;有一些批评说,这本小说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有人认为这部小说是一部劣质的励志学;还有人认为《狼图腾》虚构了一个事实,虚构了一种文化。对于《狼图腾》引起的这些争议,你怎么看?

阿诺:有争议是好事,这些观点都有正确之处。但是,还有很大一批读者认为这是一本令人兴奋的好书。任何伟大的作品都会招致大量可怕的恶评。只要作品中涉及一种利益,或是一种令人感兴趣的观点,就会有这种后果。德国人估计看到什么都会想到法西斯主义,因为他们为此承受了很多苦难。好评恶评我们都需要。

南方周末:我们采访姜戎时他提到,“这部小说是‘中国的故事,西方的精神’。”有人认为,书中描述的草原文化,与西方文化更为接近。你同意吗?

阿诺:我认为中国读者的数量会比西方读者数量还多。伟大的故事不是关乎民族国家的,而是关乎人类与人性的。

好电影会得到全世界认可,比如《末代皇帝》。假如你满脑子想的是,怎么让北京朝阳区某条街上的那个人看懂我的故事,那你还是别拍电影了,每天晚上写在自己的小笔记上给自己看好了。

南方周末:真的不用考虑吗,好莱坞发行方经常抱怨,美国人对“很中国”的故事不感兴趣,因为“太中国”了,跟他们也太远了。

  


阿诺:有时候你喜欢的小说背景是19世纪,一个遥远的国家,作者也生活在那个时代,但这并不妨碍你爱上这本书。要让人喜欢你的故事,你本身要热爱你写的这个故事,其次是讲故事的天分。我有很多中国同行都很会讲故事,比如李安。他拍过西部牛仔的电影,拍过海上漂着的老虎,拍过19世纪的故事,都是很中国的方式,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拍电影前,不该害怕有人看不懂。我刚开始根本没有想过我的电影有那么多人看,我只是跟随我的心来考虑,我的朋友会喜欢怎样的故事而已。你不能为一些你完全不了解的人拍电影。要是你只是想着,“发生在我女朋友身上的事挺值得拍成电影的”,那么找到好演员,找好角度,你就会成功。越是个人化、私人化的故事,越是全世界共通的故事。

南方周末:中国不缺“个人化”、“私人化”的故事,但看上去并没有“全世界共通”。

阿诺:原创故事必须和你有关,但是一个人的故事有可能因为太过私密而令人丧失兴趣,为了让别人对这个故事保持兴趣,就要让它变得特别。陈阵和小狼在一起时展现出来的人性,那种真正的善良,根本不用特意强调,就能看出他对小狼的爱是多么真诚。导演和演员的真实情感,总是会通过银幕表现出来。拍爱情,要让人感觉到那种化学反应;拍内蒙古,要让人感受到你爱着内蒙古。假如导演对内蒙古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千万别拍。

让·雅克·阿诺在《狼图腾》拍摄现场,在他看来,不管拍广告、纪录片还是剧情片,一开始就要“从小事抓起”,如果没有现场经验,“真正去拍片的时候就完蛋了”。 (剧组供图/图)

“我和杜拉斯,很典型的演艺圈故事”

南方周末:你曾和姜戎一起去内蒙古采风,你们一起相处了三周,那三周的收获是什么?

阿诺:姜戎给我展示了很多对他意义非凡的地方,比如他发现小狼时它藏身的那块石头,比如那些还记得他的老人家。姜戎的激情让我印象深刻,他随时随地都可以让车停下来,激动地把路边的花草山石指给我看,向我介绍不同的羊群,狗在晚上怎么吠的,人们怎么吃奶酪的。有一次,他还让翻译和他一起扮演狼,我扮演猎人。这是属于姜戎的回忆。

我当时被一群顾问围绕。姜戎说这扇门要这么开,因为风从这里吹过来,顾问就会反驳,说那块的门那样开,等等。我还遇到了哈尔滨的两个专家,他们都是专门研究蒙古狼的,也写了书,我对这种深入研究某一现象或事物的书很感兴趣。姜戎和这两位专家对蒙古狼的观点不一样,毕竟他们和狼打交道的经历是不同的。姜戎非常热心地想以纪录片方式还原那时候的生活方式、自然环境,他对细节的还原非常执著。

南方周末:在《狼图腾》里,你保留了什么,增加了什么,删减了什么?

阿诺:这些学生被送去的时候很年轻,应该会有些女性朋友。我在电影里做了点暗示。书里没有写到,但是姜戎告诉过我,他的很多朋友都和当地的女子要好。这条线是姜戎给我灵感的。

此外,有些关键场景,是我每次读到都情不自禁发出感叹的。比如,狼群在一个暴风雪的晚上偷袭马群,刚开始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拍摄,但我们还是做到了。还有一些迷人的场景,比如陈阵第一次发现小狼并开始喂养它等。我们花了很多工夫分析,人们对狼的成见与真实的狼差距很大。拍这部电影让我很兴奋,我了解到狼的行为模式和我们原来设想的有多么不一样。我只是个普通人,能震撼到我的场景也能震撼到别人。

 

  

 


南方周末:小说中这些精彩的章节,比如陈阵遭遇狼群包围,狼群与羊群、马群交战,掏狼窝,喂养小狼崽,你是如何展现的?

阿诺:狼被困在火山口里那幕,我们用了好几公里长的护栏,我们需要让狼感到不被禁锢的自由,但不能让它们跑出去。我们当时面对了很多安全问题。来自加拿大的驯狼师是全球最棒的。他和他的妻子及助手们在北京生活了三年,他与那些训练了两年半的狼一起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有狼的镜头时,我会带他到现场去,告诉他我想要拍摄的角度、想要的效果、背后的原因、具体位置。事实上我们就像建了一个动物园,让这些狼自由自在、舒适地生活。我们的拍摄需要大量的组织工作,一个看似简单的场景背后的工作往往并不简单,比如狼群把马群包围起来的那一幕。电影中将近90%的场景都是用真实的人与动物来拍的,基本上没有使用后期制作。在暴风雪夜狼和马一起奔跑的场景,我们也是真实拍摄的。

南方周末:有没有可能会让动物受伤的镜头?

阿诺:只有遇到可能伤害动物的场景时,我们才会使用一些拍摄技巧。比如狼在猎杀马的时候,一般它们会先咬住马尾,马失去重心之后,会和狼一起摔在地上。我们在拍摄的时候,会装一个假的马尾放在马背上,并把马放在小拖车上。这样狼抓住假马尾后,马不会因为掉下来而受伤。马被咬住的时候会扬蹄反抗,为了不伤害我们花重金从小豢养的狼,我们会用假马腿等道具。这些镜头都很短,观众看不出来,后期特效只占了影片的2%左右。大自然赋予你的美比那些人工特效做的要好几百倍。

南方周末:你和影片的原著有很多接触,比如你说姜戎想象中《狼图腾》应该是纪录片风格的,那你是怎么在原著和剧本改编中寻找平衡的?

阿诺:小说可以读100个小时,而电影只有1小时45分钟。你读完一本书,不可能什么都记得,当你向朋友复述的时候,你只是在对这几个特定的场景作总结。我也一样,读完一本书,能记得的场景人物是有限的,而电影就是我对这些让我印象深刻的场景、人物的复述。

一本好书是一本真诚的书。而我记得的东西,我也会很真诚地把它拍成电影。当然,只要是和书不一样的载体,展示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把小说改编成音乐剧,或是刻成雕像,结果是不同的。我的电影里有很多元素是受到小说影响的,但也有一部分不是。

我的两部电影,《情人》和《玫瑰之名》,都是改编自伟大的文学作品,这两部电影和原著都不尽相同。书和电影本身就是不同的。

南方周末:杜拉斯刚开始不同意你对《情人》做的改编,但电影上映后,她非常满意。你还记得她看完电影后,对你说了什么?

阿诺:拍摄期间,我们6个月没有联系。后来电影大卖,我决定去见她。那天她请摄影师来拍照,很热情地拉着我对着镜头摆出各种造型。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演艺圈故事,假如你的电影失败了,那么即使你们是好朋友也不会再见面。结果决定一切。拍电影要长远考虑,每天都要把电影的整体性、大方向放在心上,切勿因小失大。就像我和杜拉斯因剧本问题闹翻了6个月,但我坚持己见,电影获得了成功,我也才能和她继续做朋友,直到她去世。

狼是电影《狼图腾》的主角,阿诺让人花了两年时间训练狼,还豢养了狼崽,他的经验是,狼崽会认人,会把一两个人当作妈妈或者朋友。 (剧组供图/图)

“票房高的国家很多, 我来中国是因为感觉好”

南方周末:打破国籍、国别界限的合拍片,尤其是中外合拍片,要想取得全球成功,有哪些“必须做”和“不能做”的?

阿诺:《末代皇帝》、《卧虎藏龙》、《少年派》都是中外合拍的,它们收获了巨大的成功。我这里举的例子,都是好导演加好故事,它们都拍得真诚。如果你想让一个法国女人扮演一个中国四川的女子,那么这种电影不会成功,因为这种合作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这个故事和一个来华的德国人有关,那么就不要找什么意大利、挪威的演员或是合作方,这种合作一开始就是种灾难。合作的前提是这种合作是必要的,千万不要为了“合作”来拍片。

合拍最主要原因是为了适应欧洲的进口片配额制度。我不记得具体数字,假如说每年有100部影片可以进入欧洲的电视市场,那么其中80部必须是欧洲影片。很多人忘记了,不管一部电影在商业影院多么成功,更多的人是在私人屏幕上看到它的,无论是在电视、家庭影院还是手机上。一部电影的生命不只是在影院上映的那几个星期。

虽然《狼图腾》讲的是中国人在中国发生的故事,电影里除了一些地方方言,95%的对话都是普通话;但我生在法国,我的摄影指导生在法国,有我们这几个人,它就比一部中国电影更容易进入欧洲市场。

中国在欧洲市场大有机会。法国不是欧洲电影的龙头老大,但绝对是欧洲国家中与世界各国合拍电影数量最多的。我可以为中国电影和法国电影牵线搭桥,而且我知道对中法故事感兴趣的大有人在。

南方周末:具体到《狼图腾》,磨合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难吗?

阿诺:主要是在一些场景的拍摄问题,没有什么特别的与中方磨合问题。我之前拍过一部加、英、法三国合作,由美国投资的电影。那部电影是完全在摄影棚里拍的,演员需要在没有实际场景的情况下表现出惊讶、喜悦等各种情绪。这些都是需要教的,都需要交流。

南方周末:你曾说你享有巨大的权力,把最终剪辑权牢牢攥在手中,没有磨合问题,是这个原因吗?

阿诺:到目前为止,我写剧本和拍摄这部电影都拥有极大的自由。我能和我的制片人探讨、分享我的看法,我需要听取他们的意见。我来中国,一开始就想要听取周边人、朋友们的意见,之后再来做自己的判断。这部片子没有另外的导演剪辑版,你所看到的就是我想要向你呈现的样子。

美国也有审查制度,不过那是商业性质的审查,比如这部片子会因为不适合儿童或是不适合年轻女性观看而被叫停。我知道他们的运作规则,会和他们签署合约,规定我有最终剪辑权。

南方周末: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有没有对你造成影响?比如,对电影中的某些情节进行大幅修改?

阿诺:没有。我们得到的反馈更像是观众留下的影评,比如“这个细节可以丰满一点”。我的助理可以作证,从头到尾,我的工作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我的自由度很高,我也对此心存感激。

南方周末:使用中国演员冯绍峰和窦骁也是你最终做的决定吗?

阿诺:当然。我和他们分别见了几次面,我把决定上交给我的团队,我们都同意他们是最佳人选。导演总是最先拍板的那个,如果需要讨论我们再讨论。导演和制片人之间的关系一定要处理好。

南方周末:众所周知,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你执导这部电影,有没有受到票房的诱惑?

阿诺:票房高的国家有很多,我来中国是因为我在中国感觉很好,发现了很多很多值得被讲述的故事。我还想再拍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

南方周末:所以票房不是你的第一考虑指标?

阿诺:我知道没有票房我拍片也没指望了,但这不是我首要考虑的因素。电影是一个产业,只有十分之一的电影会赚钱,百分之一的电影会大获成功。对我来说,要把预算、拍片时间表牢记心中;要本着让全世界看到这部电影的心态来拍片。还有,只有你想创新出彩,你的电影才会成功。总之,我建议大家拍原创电影,而且把眼光放长远,瞄准全球市场。

设身处地替老虎和狼着想

南方周末:黑色喜剧《高歌胜利》是你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很少有人第一部作品就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肯定。回头来看,你怎么看待这部电影的成功?

阿诺:我在喀麦隆住了一年。白人殖民者和黑人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有趣了,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笑料。构思的时候我用了一些传闻,还有一大部分是我的个人经历。拍这片花了我七年,其中两年在写作,因为当时我不懂怎么写剧本。也遇到过财政困难,导致了电影难产,但是幸运的是,我成功了。

南方周末:你每部片子都用时这么长,怎么能说服投资人同意呢?

阿诺: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电影本身的,他们希望看到一些令人兴奋的东西。制片人也能看到,这个导演是有能力使电影盈利的。我之前拍摄过的电影,只有一部是亏本的,这也让人相信我。

南方周末:亏本的是哪部电影?

阿诺:一部法国片。我拍之前就告诉投资方,可能会亏,因为这个题材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发现很多人,包括美国人,都为能参与一项新鲜事物的创造而感到骄傲。假如你通过一部很垃圾的电影赚了钱,但你的父母、朋友都不喜欢这部片,你赚得再多也不会快乐。涉足电影圈的人都想拍出伟大的电影。所以我的建议是,拍片要现实一点,但也要有野心。

南方周末:1981年你的《火之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化妆奖。影片讲述的是旧石器时代人类,为什么会对人类远古的历史感兴趣?

阿诺:我一直对原始社会感兴趣。通过我当时的女朋友,我认识了很多考古学家,这对我拍片很有用处。之后我被送到了非洲,这部电影的创作是水到渠成的。就是说,一些在你看来很遥不可及的题材,其实是和我的个人经历紧密相关的。

南方周末:有什么题材是你不会去拍的吗?

阿诺:我没有禁忌,只要我没有涉足过的题材,我都想拍。这就要说到为什么我对拍电影一直带着激情。我可以花两年或更长的时间研究一个主题,比如太空生活,比如古埃及生活。我对新鲜事物一直带着敏锐的好奇。

南方周末:《狼图腾》之前,你的《熊》、《龙兄虎弟》都是跟动物有关。拍摄动物是件难题吗?

阿诺:动物与演员没有什么不同,它们也是电影角色之一。假如要拍一个婴儿因为想要一块蛋糕而哭喊,那么就要把这个小孩放在一个他感到安全自如的环境里,而且确保他对摄影机、其他演员没有恐惧感,确保他还是很想要那块蛋糕。这种拍摄模式同样适用于动物。但是要确保你设计的情节是可行的,符合动物天性,不能设计一些动物不屑或不可能完成的情节。比如,让一头老虎进到这个房间,让它吃东西,让它形成条件反射,知道到这里来是能吃饱的。通过这种长期训练,就可能拍摄到老虎进来后在你怀里打盹的画面。因为这是它可能有的行为,而让老虎紧盯摄影机这种画面,就不一定可行,它可能会把摄影机吃掉。就是说,要用动物的思维来考虑动物的行为,“假如我是一只老虎,我会怎么做”。我的工作就是,设身处地地为各种各样的角色、人物考虑,在怎样的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反应、行为。

南方周末:说服查理兹·塞隆,裘德·洛这样的演员参演一些商业性不浓的艺术电影困难吗?

阿诺:一点都不难。如果一个演员只在大制作、大片里出现,他很快会被打上花瓶的标签。很多时候,钱不是重点,他们想要的是关注度。打电话给我经纪人的演员很多很多,我认为演员需要找到一种平衡,在票房和名声之间进行取舍。名声来自你重视的人。很多演员之前都是默默无闻的,好故事把他们送到观众面前。用大牌演员只是对投资方的一种心理安慰,但是观众不吃这套,观众要的是新鲜的东西。在好剧本的基础上选演员,才是正确的步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翔宇]

标签:狼图腾 剧本 导演

人参与 评论

频道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ip.ifeng.com/a/20150225/12907_0.shtml
Server: www174_sjs
Date: 2017/06/24 15:09:03

Powered by Tengine/2.1.0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